一流部落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赏析

红肿外翻吐出白浊,手指27个的精细动作

2020-12-16 01:04:59一流部落小说
虞书伸出手戳了戳他:“轮到你说了,你为什么不开心?”薛瑞本可以转个弯,把刘坦的委托告诉她,先说明他的困境和必要性。让她不要以为他是想照顾她,其实他没有。他还直截了当地告诉她:“我要你帮着计算贵妃的吉凶,保

虞书伸出手戳了戳他:“轮到你说了,你为什么不开心?”

薛瑞本可以转个弯,把刘坦的委托告诉她,先说明他的困境和必要性。让她不要以为他是想照顾她,其实他没有。他还直截了当地告诉她:“我要你帮着计算贵妃的吉凶,保护她的孩子。”

外面的人以为她能知道生死,只有他知道她的底细,她真的很擅长,是福是祸。薛瑞比刘岚更有信心,只要红肿外翻吐出白浊她愿意在这件事上费心,胎儿就在贵妃的肚子里。万无一失。

而且,这是一条捷径,可以让他从薛家的重重枷锁中解脱出来。

红肿外翻吐出白浊,手指27个的精细动作

虞书想了一会儿,答应道:“是的,我想知道贵妃的生日。我会从明天开始为她计划,直到她安全分娩。”

当她如此愉快地答应下来时,薛瑞并没有感到轻松。她反而用低沉的声音说:“你想清楚了,参与这件事跟你答应贵妃篡改坤书不一样。”

虞书听不懂他的话里有话,在她看来,这两件事都是在帮薛贵妃,有什么区别吗?

薛瑞耐心地向她解释道:“一旦你开始向贵妃讨恶,发现有叛徒在密谋反对她,我要你第一时间告诉我细节——现在想想,谁是最后一个看到贵妃平安分娩的人?”

“王宁?”虞书的第一个想法是双面狗王子。

“如果你能提前知道王宁什么时候出发,你认为会让他偷鸡吃米得多少分?”

虞书两眼放光,王宁不可能派人去伤害贵妃。事情败露后,他一怒之下被皇帝斩断,赶出了京城的大戏。

“三年前,王宁陷害十公主,没有证据。时间久了就不好调查了。如果这次我能抓住王宁的现状,我不会放手的。”薛瑞低声说,又问她:“再想想,还有谁?”

".女王?”

“是的,有一个皇后,”薛对说。“女王掌管第六宫已经十多年了。她有一个空的膝盖,七个中有一个法律。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长大后可能没有孩子。如果她是一个没有道德的女人,她应该放弃它。这一年,皇后白活了四十七岁,比皇帝还老。生孩子很难。年近五十,眼见贵妃怀孕。

“你再想想,如果皇后废了,皇帝最有可能赢的是哪个皇后?”

红肿外翻吐出白浊,手指27个的精细动作

“贵妃,”虞书咽了口唾沫。结果,刘岚没有直接变成办公室王子!其他人在争论什么?有什么好争论的?

“所以,不管谁会害贵手指27个的精细动作妃,他们都能撼动整个韩局。现在你知道你是否参与了这件事。什么意思?事情进展顺利。如果事情失败了,你能承担后果吗?”

听了薛瑞的解释后,余书才发现自己还是想得太简单了。如果她答应他替贵妃掌管祸福,那就完全是“假”了,很难下来。

夺权总有两次失败,死,生不如死。

这让她又犹豫了。她想当然的认为自己更愿意看到刘岚做太子,而不是王宁做太子,否则她也不会愿意帮薛贵妃改坤书,也不会在意皇后和淑妃。

但是,她没有忘记她所做的一切的出发点,都是为了摆脱死者的僵持,都是为了救她的命,可是谁知道刘岚成为太子之后还要多久才能坐上皇位呢?

因为这期间皇帝给了她待遇,刘坦是不是太子,以后能不能当皇帝,她都无法决定能不能保命。

她有必要为了一件不必要的事去冒险吗?

这个问题别人会考虑几天,但对于经常玩概率的虞书来说,这只是喝茶的时间。

“大哥不用吓我。我做到了。大家击掌同意,谁后悔谁就是混蛋。”

她做人的原则之一——与其等死,不如主动出击。

此外,她对薛瑞有信心。她能拉出反对贵妃的幕后势力,薛瑞肯定会让他们到场。

虞书仍然坐在柔软的长沙发上,醒来时她的头发乱蓬蓬的,一撮头发粘在她的头上。当她举起巴掌说粗话时,看起来很傻,但在薛瑞眼里她很可爱。

红肿外翻吐出白浊,手指27个的精细动作

“嘿。”

薛瑞抬起手,拍了拍手掌,发出清脆的声音,但没有退缩。她反而把整只手掌都收在了面前。她舔着滚烫的后背笑了笑:“我不忍心你这个小混蛋。等你后悔了,我们就不干了。”

第六百三十二章上门找茬

8月12日,裕福宴请宾客,常宝街人头攒动。日落时,大多数客人都在场。薛瑞提前分配了20个勤快的仆人给她应急,这是一个损失,否则她将无法接收他们。

水陆会议后,虞书出名了。短短一个月的宣传,连普通人都知道朝鲜有个苗岭女子。在学习了神仙的技能后,她可以呼风唤雨,帮助今天的明升。

安陵城有无数达官贵人想求援虞书一方,但真正能见人的寥寥无几。所以,得到邀请的人不会缺席,没有得到邀请的人会想尽办法把客户“带进来”。

客人来的比虞书的预算多得多,最后他们不得不临时增加20张桌子坐下。何方志和裴静都在前院帮她招待男嘉宾,薛瑞一一介绍。

刘鑫把她娘的忻二老婆提前带来了。在结婚之前,辛的第二任妻子是董家乡太学大学的女儿。她出身书香门第,人缘很好。即使没有圣旨,也足够陪佐伊招待今天来东园的后宫了。

毕竟,虞书的辈分就在那里。今天女嘉宾不多,而且是排名最高的。他们是的老板,四天的妻子,任的妻子,和任瑞诗,谁是帝国的委任。

所有的妇女在来之前都做了一些功课,她们对虞书的生活经历略知一二。他们知道,那位面容慈祥,言辞克制的何太太,是玉奴所认的义母,而不是亲生母亲。

我没见过虞书的母亲。大多数人选择装傻,有些人说话很快-

“怎么这么好的日子还没见到俞太太?”

房间里突然安静下来,笑声还在继续。佐伊慢了半拍。一群人看了她一眼后,她虚情假意地笑了笑:“小玉的妈妈昨天参观花园的时候,被大风吓了一跳。她开了一张喝药的处方,在房间里休息。”

大多数人都听说过这是一个敷衍的词。什么时候没病,偏偏这个时候病了。但想想这个“余夫人”的身份。看来孤独的易学一室妃子不在台面上,剩下的女人都会抛弃生母背景,不是吗喜她见客,亦是人之常情。

  辛夫人当即出来打圆场:“初秋早病,可得好好养着,不然天再冷些人更受不了。”

  众人附和,本来这就揭过去了,却有人不肯放过:“说起来余夫人。数月前我在尹侍郎府上倒是有过一面之缘。”

  赵慧看向坐在上座的妇人,记得刚才辛二太太跟她介绍。这位任夫人是一位三品的诰命夫人,不能怠慢了。

  赵慧不知如何接话,却有人替她接下去,还是刚才多嘴询问翠姨娘的那一个――

  “这么一说,余夫人与侍郎夫人相熟吗?”

  众人支起耳朵,就听任瑞氏笑吟吟道:“岂知相熟,这余夫人嫁人生子前曾在尹夫人屋里做过侍女。两人一场主仆,隔了十多年才又重逢。听说尹夫人有意为他家的三公子聘余姑娘为妻,两家人差点做了亲家,那会儿余姑娘刚刚考了大衍试,当上易师先生,谁想到后来能有这般造化呢。”

  赵慧与在座所有人一样,都是头一回听说这档事,任瑞氏话都说完了,打眼瞧着屋里的女人们各个脸色古怪。她才发觉这位任夫人的话说得不对。

  什么叫余舒差点聘了人?先不说有没有这回事,她又提起余舒那时前程非比今日,叫人听了都要以为两家本来约定了婚事,后来余舒飞黄腾达了,所以反悔。

  经这位任夫人一讲,余舒几乎成了一个势力忘本的小人,这话传出去,要她往后怎么谈婚论嫁?

  赵慧是个性情中人,回过味来,瞬间气红了脸,想要反驳任瑞氏,却不知从何说起,只有紧巴巴地回了一句:“我竟不知还有这一回事。”

  任瑞氏将要说话,就被抢白。

  “尹侍郎府上的三公子?少监夫人莫不是听错了吧,”辛六快人快语,不见辛二太太朝她使眼色,瞪着一双圆眼道:“莲房哪里看得上他。”

  就那么个寻花问柳不学无术声名狼藉的玩意儿,呸!

  有她这一打岔,大家这才想起尹家三公子具体是哪一号人物,一个个狐疑起来。

  任瑞氏不妨被个小姑娘噎着了,皱眉看向说话的辛六,辛二太太一面暗骂这死丫头不省心,一面堆起笑脸,对任瑞氏道:“这丫头都被长辈们惯坏了,说话没个遮拦的,淑人切莫怪罪她个小孩子。”

  都说是个小孩子了,任瑞氏不好与辛六计较,转头对赵慧笑道:“瞧我无心多说了几句,惹了人嫌,贺夫人若不知情,只当个笑话听了罢。”

  伸手不打笑脸人,赵慧固然生气,却记得今日喜庆,总不能非要与人家三品的淑人太太争论是非,闹大了反而更糟。

  见状,诸家夫人们一阵哈哈跳过了这个话题,有眼人都看得出,任夫人是故意找茬儿,就不知余女使是哪里得罪了她,用得着她专程上门揭人老底,给人难堪。

  任瑞氏看到赵慧不敢和她较真,端起面前茶杯,掩住嘴角冷笑,心想:不是为了给紫珠妹妹出一口气,今日她根本不会露面,管她什么女算子、淼灵使者,竟敢在芙蓉君子宴上当众指摘她们瑞家的小姐,坏了妹妹的婚事,真该教训。

  辛六还想要插嘴,被辛二太太摁住了大腿,警告地瞪了她一眼。

  辛六郁闷无比,找了个由头出去透气了。

  。……

  余舒在前院招待客人,被一群人捧着恭维,偶尔有人留意到跟在余舒身后端盘子斟酒的一名侍女,不过是因为她生的白皙可人,多看两眼,哪怕是有人觉得她眼熟,也很难联想到水陆大会上从东瀛远来的那个少年阴阳师。

  酒喝了几巡,余舒借口头晕,把摊子丢给薛睿他们,退到花厅里喝了一碗醒酒汤,换下领子汗湿的外罩,曲腿坐在屏风底下向蹲在她身前给她揉脚的安倍葵问话。

  “葵子,刚才你跟着我见了那么多人,是否看到谁人身上露有将死的迹象?”

  今晚上人多,来者非富即贵,余舒将安倍葵带在身边,有意试一试她的灵通。

  “主人,葵子没有发现客人们有异常,不见谁身上冒有鬼光。”安倍葵跟着鑫儿林儿姐妹学习规矩,大安话说的字正腔圆,一天比一天利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