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部落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赏析

做错事霸道总裁惩罚,几个农民工一起弄我

2020-12-15 12:46:32一流部落小说
顺着我报的位置,夏莱的头呆了几秒,声音突然有些皱了:“唐二,你和张岱住一起吗?”下午从张远和张大有对我的平静反应中,我能猜出他们是两父子,自然他们不知道我和张岱已经拿到了证书。他们不知道是可以理解的。毕竟,

顺着我报的位置,夏莱的头呆了几秒,声音突然有些皱了:“唐二,你和张岱住一起吗?”

下午从张远和张大有对我的平静反应中,我能猜出他们是两父子,自然他们不知道我和张岱已经拿到了证书。他们不知道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张岱对他们无话可说。没想到的是,夏莱和张岱很亲近,张岱也没有告诉她这件事。

但转念一想,夏莱一直保持中立,两头走。张岱想告诉她,但那不等于什么都告诉她。

做错事霸道总裁惩罚,几个农民工一起弄我

我不知道张岱是出于什么心态,但他既然还没说出来,我当然不会抓住这个机会,于是勉强干笑了一声。

语气长得我都搞不清自己的情绪了,夏莱的声音又显得有点冷清:“我大概半小时后到。见面再谈。”

没有等我再回复,夏莱就离开了电话。

总觉得夏莱的反应和她平时的涵养不一样。这让我不得不仔细想想,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冒犯她的话,可是左右想想也想不通,只好莫名其妙地把手机放回原位。

我在那里站了将近半分钟。我看了看衣服,穿了一天,总是有点出汗,就换了干净的。

我换好衣服下楼的时候,张岱已经用肉松包着的毛巾擦干净,回到大厅了。

他看了我一眼,马上就纳闷了,“唐小二,你要出去吗?”

我想了想夏莱的意思,好像只想一个人看我。我怕张岱说我跟着她,就立刻说:“我出去一会儿。你在家玩肉松包。”

我把目光投向窗外,瞥了一眼。张岱回头望了我一眼:“既然出去了一会儿,我就陪你,不会耽误多少时间。”

我有点着急:“别,你一天都累了,呆在家里放松放松,干嘛到处跑?”

眼睛的焦点在脸上游了一会儿,张岱开玩笑说做错事霸道总裁惩罚:“要不要出去见个男的?带我不方便吗?”

我以为他很难,没想到他这么难。我闷声说:“女人。张岱,你能不能别这样了,让我们看起来像连体婴?我出去一会儿,一会儿回来。你得跟着我。生活中还是有乐趣的。”

做错事霸道总裁惩罚,几个农民工一起弄我

张岱终于被我戳到心里了。他颇为尴尬,带了点委屈:“我担心你晚上出去不安全。但既然你不让我跟着,我就不跟着。出门注意安全。”

嗯,这样看着他,总觉得自己在欺负他。

为了安抚他,我抓住他的胳膊捏了几下,说:“你刚洗完狗,累了。待会儿出去给你按摩。”

送钱也很容易。张岱露出了笑脸。他很受用,说:“那你坐沙发上给我按一下。”

反正我得等夏莱给我打电话。有事做打发时间挺好的。我真的把张岱推回沙发上坐了。当他把肉松袋晾在一边的时候,我会捏他的肩膀,按他的后背。

刚开始的时候,张岱还是安安静静的享受着,但是随着我压的面积越大,我身体的亲密摩擦越大,他那笨拙的手开始不老实了。他时不时的摸我这里摸我那里,试图压抑那些躁动。我一把抓住张岱还不好的手:“快到预约时间了,别闹了。”

他们有些尴尬,但张岱愣了一下,但他转过身来,在我脸上拍几个农民工一起弄我了一下。他突然用手指了指:“那你以后再来,我们再睡三次。”

靠,这个可以提前说一下吗?

更何况三次.会有多晚!

我头上的乌鸦黑黑的,撇着撇嘴。我忍不住逗他:“张岱,我还是希望你长命百岁。你最好放轻松,注意身体。省省子弹什么的。一味的打,后面就没了。放轻松。”

张岱对此并不认同。他振振有词地说:“我很清楚我的弹药库里有多少存货。”

做错事霸道总裁惩罚,几个农民工一起弄我

张岱定了定神,略显沮丧地说道,“唐小二,你真的不要逗我了。我觉得不舒服。你又火上浇油了。我早晚要折磨你。”

我逗他,但我也有度,我赶紧把水止住,轻轻推他说:“要不,你去洗澡。洗个冷水澡,冲动就熄灭了。”

然而,张岱只是站了起来,没走两步。然而,门铃一响,沙发角落里舔爪子的肉松包惊喜地跳了起来。

我也惊呆了,看着张岱。突然忘了自己住的是张岱买的房子。我以为我住在沙威。我嘟囔着说:“不会是房东来收房租吧?”

张岱笑了笑,露出牙齿。他回过身,使劲揉着我的头发,说:“别调皮了。可能是物业。我去看看。”

说话间,张岱山上前两步,打开了门。

我在沙发上,背过身去,很快就听到他满腹疑惑地问:“夏莱,你怎么来了?”

我怔了怔,赶紧站起来,急忙迎了上去,站在张岱身边。

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夏莱淡淡地看了一眼张岱,说:“晚饭还没吃呢。张岱会去附近的饭店给我包海鲜饭和冻柠檬茶。”

张岱迅速收起了那些疑惑。他看了看夏莱,又看了看我。他很轻松地说:“我有个外卖订单,打电话送过去就行了。”

夏莱盯着张岱,语速渐渐慢下来。“你给海鲜饭买了冷冻柠檬茶之后,在香蜜湖北区停下来帮我买了一盒鸡蛋和两盒抹茶蛋挞。如果你想现在做,蛋挞应该少放糖和牛奶,多放抹茶粉。去吧。”

他的脸有点呆滞。张岱应该注意到夏莱想把他抱走。他张着嘴,似乎想说些什么。我觉得这两个哥哥姐姐看不出来,但是很累,我推了推张岱说:“买了就走。”

张岱耸耸肩,碰了碰我的手,说:“好。”

看着张岱走远,夏莱很自然地拍了拍门。她突然摆出一副比我更像这屋里女主人的架势,跟我打招呼说:“唐二,你来大厅坐。”

我和夏莱并肩走回大厅,试图礼貌地问她是否想喝点什么。夏莱已经打开了冰箱的门。她抓起手里的一瓶矿泉水,回头看着我:“唐二,你想喝点什么?”

越来越觉得她更像这里的主人,而我则像是第一次来的客人。

不知所措的我在某种愚蠢力量的约束下摇了摇头。

夏莱再也不担心这个了。她还是看着我:“坐下说话。”

我被夏莱突如其来的压迫感暂时吓倒,停滞了几秒后,我坐在她对面。

拧开那瓶矿泉水喝了一口后,夏莱慢慢拧开瓶盖说:“唐二,接下来我要跟你说的话可能会让你不舒服。这不是我想要的。说出来之前我会向你道歉,希望你能理解。”

夏莱那副彬彬有礼的样子让我的心沉了下去,突然涨了起来,皱纹到处出现,脸上几乎露出来了。幸运的是,我很快就把这些皱纹收了起来,没有把它们变成眉毛上的深结。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平静,我平静地回应:“好的。”

夏莱把矿泉水瓶轻轻放在茶几上,看着我的眼睛,认真地说:“唐二,虽然我没有和你联系太多,但你一直给我留下很好的印象。你很漂亮,但是我看不出你因为漂亮而沾沾自喜,专横跋扈的痕迹。相反,在与人打交道时,你总能给人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你很有涵养,容易相处,性格有趣。总之在我看来,你跟张岱还是挺合得来的,无论是外貌还是内心。”

我做这行几年了,这种高高在上再跌的外交辞令我看够了。我也知道,我戴的帽子越高,接下来的领悟就会越痛苦,以至于夏莱说这些话的时候,无论她的眼神有多真诚,语气有多真诚,我都只感觉到她脊梁骨里一股又一股的冰冷。

但我终于看透了,却没有说出来。相反,我站得很高,淡淡地说:“谢谢。”

夏莱的手优雅地拽着她散落的刘海,夹在耳垂后面,眼睛仍然看着我:“唐二,我刚才说的一切都是我心里的实话,我真的很感谢你。但是,我也有自己的定位和无奈。其实今晚我是来劝你和张岱分手的。”

我是有心理准备的,但是夏莱直接说出她的来意的时候,我还是感觉有人在我骨头缝隙里敲钉子,让我的身体颤抖了几下。

李煜被抽走了,我皱起眉头:“啊?”

“唐二,你是个好女孩,你值得拥有一段可以给你一个家的感情。张岱,虽然现在一直和我爸打架,但始终是张家的一员。就算打一段时间,也打不了一辈子。他总有一天会回到张家的。他肯定打不过我爸,娶个传送门差不多的姑娘。”

她把身体向外移动,夏莱离我更近了。她一如既往的真诚:“唐二,我看你的时候,还以为你跟小姐姐一样善良。真的舍不得看你,在张岱身上花了太多青春。女生的青春很宝贵,就像一个短暂的花期。在你最好的年纪,你要努力吸引能给你婚姻的好男人。你真的不要浪费在我这个傻哥哥身上。希望你好,真的。"

被夏莱一顶接一顶的大礼帽,我的情绪起伏太大,我突然真的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沮丧。我和张岱早就领证了,没有告诉世人没有迂回。

做错事霸道总裁惩罚,几个农民工一起弄我

情绪起伏,凝聚成细碎的碎冰,散落在我的心里成一团乱麻,我迎上夏莱的目光,直奔主题:“夏莱,我想知道你是来告诉我这些的,是你的意思还是你父亲的意思?”还是你们都是这个意思?"

第七十一章你必须离开这段婚姻,你必须离开!

几秒钟后,夏莱的表情突然变得莫名其妙。她轻咳了一声,含糊地说:“唐二,其实我也很不好意思。”

我不是那种非要剥下一层皮,看清里面骨头的方向才能作罢的人。既然夏莱这么巧妙地回避了我的问题,那我就只看得太* * * *。

于是我终于淡淡地点了点头:“好的,我明白了。”

我话音刚落,8点低俗偶像剧里的场景毫无征兆的就在我面前上演了!

迅速打开包,夏莱拿出一张支票,放在茶几上,推到我面前。她脸上挂着深深的歉意:“唐二,我知道你不是那种贪慕虚荣,想从张岱那里得到物质之类东西的女孩。我也知道你看起来很有能力,赚钱能力也很强。我不想羞辱你。只是觉得你帮着照顾张岱很久了。这些辛苦都是你应得的。”

用角随意倒在那张支票上。我怨恨自己此刻对数字过于敏感。我没花几秒钟就数出了一串零。我真的不知道我应该有多开心。我跟着张岱这前半个月,平白无故拿别人的钱。我还是要感叹自己有多贱。霸道总裁小说里没有那些女猪脚。他们总是扔几千万美元。

内心割据下,我回头。我终于不想和夏莱用一张牌来玩猜谜的大游戏了。我直起腰后说:“我和张岱已经把证据拉了。”

在抛出这句话之前,我本可以预料到夏莱会震惊,但没想到的是,她震惊了,粗鲁了。

就像突然来了一场台风,吹散了夏莱脸上的平静。她叹了一口气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弯下腰,毫无风度,头发散落在前面,瞳孔不断放大,她看我的眼神复杂到我想不透。她结结巴巴地说:“你说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