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部落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赏析

阳精喷射肉色内裤,跪着打到她原谅为止

2020-12-15 11:49:42一流部落小说
与孙女士的磋商将在20分钟后开始。她应该打开电脑,测试网络,为下一个视频做一些准备。当然,她也可以接收一些邮件,处理积压的日常事务。但她却坐在这里,浪费宝贵的时间,害怕微小的可能性——秦深的“骚扰”,这种可能性只存在

与孙女士的磋商将在20分钟后开始。她应该打开电脑,测试网络,为下一个视频做一些准备。当然,她也可以接收一些邮件,处理积压的日常事务。但她却坐在这里,浪费宝贵的时间,害怕微小的可能性——秦深的“骚扰”,这种可能性只存在于她的估计中。

从理智上讲,她知道打开电脑后,秦深不会突然出现并说“嗨”。她办公室里没有照相机。秦深过去常常通过电脑麦克风监听动静,但现在,主机已经关机。由此可以推断,他不再关注她的工作内容,而是真的遵守了她的要求,把所有的联系都恢复到了最初的状态,甚至更少:在她“精神病家族史”被沈老老师揭露之后,她心里肯定是少了很多分,事后反击的表现当然对二神老师造成了严重的伤害,但其实她很喜欢二神老师,她的形象在她心里又遭受了第二次打击。可能不会因为“贤妻”而把1800亿元传给秦深吧。即使他还有这样的想法,秦深目前的精神状态.不应该再像他希望的那样处于向上康复期。

如果有什么她不想看到的,那就是秦深终究还是忍不住又来找她,然后她继续拒绝。这一次,没有家人的支持,没有神秘带来的威慑,她有很多办法摆脱他,但那会伴随着对他的又一次伤害——这真的违背了她的意愿。毕竟,刘谦没有异常的爱好,她不喜欢成为踢小狗的人。这可能是她本周本能地避开所有电器的原因,她不想再踢了——秦深痛苦的表情,即使存在于想象中,也不是那么顺眼。

然而,现实还是让她松了口气。秦深对新闻的处理应该比她预期的更积极。李嘉存的案子结束已经一周了,她还没有收到沈家发来的任何消息。不管是好听还是报复,都是零。这也印证了她的猜测——老老师对她很失望,沈红可能在找另一个人选来治疗秦深,二老师自然会明智地不再招惹她,风险因素也就消失了。为了她的安全,秦深没有必要继续监视她。她的生活终于回到正轨,她得到了她需要的隐私与安宁。再也没有狗血巨人争夺生产了。当然,再也没有更烦人的黑客干扰她的咨询,让她在咨询师的道德边缘越走越远。

这是她一直想要的。刘霞不知道她为什么不满意。当然,这个结果也伤害了很多人,比如第四任老师,大姨妈,沈约,第二任老师,老老师.在这个长长的名单中,真的应该有秦深的名字.但是她怎么会在乎呢?别人的喜怒哀乐是什么时候在她心里留下痕迹的?

阳精喷射肉色内裤,跪着打到她原谅为止

她默默地看着黑暗的电脑屏幕。在视野中,这片黑色变得活跃起来,仿佛反映了秦深沮丧的面容。他缩在角落里,像只湿漉漉的小狗一样可怜地颤抖着。他在床上翻来覆去,泪流满面。他绝望地握着剑,抓破了手腕上的旧伤口.想象力无穷无尽,演绎出了《沈钦的一千零一种死法》,刘炜摇摇头驱散了它:即使这些悲观的想象成真,他所有的改编都是基于对自己的爱,如果希望落空,他又会重新跌入深渊。从逻辑上讲,这种结局是无法避免的,迟早总会到来。与其拖延时间,切断已经培养成不可替代的情感依赖,不如现在就去做。

她没有做出错误的决定,她想去秦深的愿望是不合理的。她的联系会让他希望自己已经过时了.现在,一切都很好。如果秦深的状态不好,那也没什么奇怪的。世界很大,人无时无刻不在痛苦中。这些事跟她有什么关系?她在乎什么原因?

这是她一贯冷静的想法。一切正常。她也像以前所有那些时候一样,冷冷地观察着这个世界的运转,但心里有一种更平静的声音。它在说:也许你不想打开电脑,只是害怕随之而来的失望,只是害怕你的等待再次失败。每次你打开电脑,你都在等待秦深的打阳精喷射肉色内裤扰。这种期待一次又一次的落空,让你感到惋惜'

手机轻响,她设置的闹钟提醒我,距离孙女士的咨询时间还有五分钟。

刘深吸一口气,伸出手去按下了电源按钮。

“你好,孙女士。”她微笑着对着镜头说,她知道对方不会发现什么不对的——她不想让任何人发现什么,谁发现了谁也不会发现,就像张文和全世界一样……也许这个世界上只有连静云能有一点小小的例外。

“刘老师。”孙小姐叹了口气,“我又打扰你了……”

再次见到她,刘霞不禁想起了上次见面时的惊心动魄的一幕,那是秦深的罪行之一。从任何角度都很难理解她公然闯入自己的工作场所.她知道他后来私下资助了孙女士的女儿,给她提供了一份新工作,并把她的名字改成了一个陌生的网友,鼓励她脱离家庭,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如果他想闹事,重复上一次出场会是很戏剧性的出场。刘的破绽松了又紧,他对此多多少少是有所准备的笑着——

然而,磋商非常平静,秦深没有制造麻烦.孙女士倾吐苦水,Q.Q、手机、所有电器保持安静,一切顺利。

阳精喷射肉色内裤,跪着打到她原谅为止

“刘姐姐?”

门口传来一阵敲击声,张文凑过来眨了眨眼睛。“已经12点了,你去吃饭吗?”

刘霞回过神来,突然意识到孙女士已经从Q.Q下线了,从11: 30到现在,30分钟过去了。

#

“刘老师。”安小姐的出现总是那么刺激,天气太暖和了,皮草都穿不上。她选择用铂金包来显示自己的身份。从墨镜到红鞋,她都抄袭了詹妮弗杰斐逊最新的街拍。至于刘炜为什么知道这些,自然是因为安小姐的手机随时储存着新电影发布会上大明星的出场。“我的头发是阿玛尼的亚洲化妆师做的,从腮红到眼影,全用的都是J.J同款。”

她稚气地嬉笑起来,“平时也没人说这个,和你多说了几句,刘老师你别笑话我啊。”

“我当然不会。”刘瑕温和地说,她的眼神落到安小姐右手的皮护腕上:还没取下来,也没换款式。从安小姐夸耀的表现来看,她的金主也没有改变行为模式……安小姐对珍妮弗.杰弗森的模仿,并非是因为她欣赏这位大明星的容貌、演技,或是商业才华,仅仅是因为J.J.杰弗森跪着打到她原谅为止是世界上最为耀眼的物质标志,站在时尚浮华这条食物链的顶点,通过对它的膜拜式抄袭,她似乎也成为了那个坐拥一切、身家巨万的成功人士。她的每一次骨灰级模仿,都是对自我的安慰,对不适的排解,模仿力度越大,自我受到的压力也就越强。

和上一次仅仅是衣饰模仿相比,这一次连妆容都一并照抄,甚至还找了专人费工设计发型,可见安小姐的金主不但没有抛弃她,在这段时间内还加强了性.虐力度,这是他对外在刺激的反应,并没有因屈辱而放弃爱好,反而变本加厉……她的猜测没错,金主的阳痿极为严重,以至于他在性虐中已是泥足深陷,即使因此被羞辱,也不会对此产生厌恶,只会把累计的压力和挫折,释放在这项活动中。――更有趣的是,安小姐模仿的珍妮弗.杰弗森这个标志性对象,实际上是金主为她一手择定,参与塑造了这个习惯,他选择了杰弗森这个世界知名的强势事业女性,而非一样是好莱坞大腕,但更有女性特征的诸多女明星……一个颇富可能的猜测是,和每一个S一样,他内心深处,都潜藏了自己也未曾意识到的受虐、受支配渴望。而这种渴望受限于他的教育,永远也无法被表述和满足,这种空虚感会是有力的驱动,让性虐行为一次次升级……

“上一周我们谈到你心里的抵触感。”刘瑕说,“也达成了共识:催眠,即使它有效的话,只是一种让你放松下来,审视自我的手段,催眠无法让人做到自己本能排斥的事情,绝没有电影里那么神奇。让人失忆、性格大变,一听到关键词就丧失意识……这都是艺术演绎,催眠师只要一提出抵触道德观、和本能逆反的要求,接收者就会立刻从催眠中醒来――甚至我们还尝试了一下,让你体验到了催眠的局限。安小姐,在这两周内,你有找到别的催眠师来试验这点吗?”

“没有,”安小姐的表情总是有点懵然的,那种带些天真的娇美确实讨喜,她摇摇头,无邪大眼睛盯牢刘瑕,“也没必要,我相信你,刘老师――”

阳精喷射肉色内裤,跪着打到她原谅为止

她冲刘瑕拼命眨眼,释放好感和信任,那种纯天然的性力,确实威力无穷,能把任何一个人擒获,当然,若是男性的话,效果更佳。

刘瑕微微一笑,不为所动,安小姐也不气馁,“我这次来找您也不是想再让您给我催眠,我是想让您帮我更爱我老公。”

她伸手去卷头发,肩膀因这动作微微瑟缩一下,“这两个人过日子,总是要互相包容适应,我老公真对我挺好的,刘老师,咱们唯一的问题,就是我对他的爱可能还不够多,不能接受他这个爱好――这错完全在我,您能不能帮我咨询一下,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让我更爱更爱他……爱到能为了他接受这种爱情的表现啊?”

一个人该怎么去左右爱情的浓度?刘瑕不禁失笑,“从本质上来说,爱情的产生和消失,都是大脑化学反应的结果。一个人能用意志决定多巴胺和催产素的浓度吗?不能,所以,我想你的要求在科学上并没有任何可行性――”

她不可能给咨询者许诺一个空虚的远景,尤其是对安小姐这样的咨询者来说,即使会让她们失望,迅速并且明确的拒绝也是最恰当的应对方式。通常来说,对安小姐这样目的性极强的短期咨询者,刘瑕也只会说到这里,但,安小姐的情况有些特殊,刘瑕也应该对她此刻的急切负有一定责任,在片刻的犹豫后,她决定走得更远一些。

“况且,我们现在要处理的并不是‘爱得更深’这个问题,”她说,“而是相应更为棘手的‘爱上他’吧,安小姐,你对你的‘恋人’,真的有过爱意吗?这个答案,你自己应该很清楚才对,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咨询里,如果你选择不再继续自我欺骗,对话的进展,应该会更顺利一点。”

“啊――”安小姐吃惊地瞠大眼,好像偷吃被抓住的小孩,虽然还想硬撑,但一瞬间的本能反应,早已坦白了一切,这种娇憨,让人不忍责怪,她吃吃艾艾,“这……我……没有啊,我老公那么好,我干嘛不爱他?你没听我说过我们的故事吗?我老公给了我一切……我怎么可能不爱他?”

“答案很简单,因为爱情是催产素、多巴胺和□□的产物……不管一个人多好,只要他不能令你的大脑产生这些化学物质,你看到他就不会感到愉悦,离开他也不会产生不舍,他再好,你也不会喜欢――或者我们就把这种情感称之为爱……你也不会爱上他。”刘瑕说,她笑了一下,“这世上的痴男怨女、分分合合,多数都是这几种化学物质作怪。她这么好,你为什么不感动,不喜欢?因为我的大脑对她没有反应……至于你的大脑选择对什么样的个体发生反应,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有生理本能的驱使,也有后天环境带来的心理因素影响。”

安小姐听得似懂非懂,但也能抓住问题关键――像她这样的女孩子,通常都有这种本能,“那既然后天环境能够影响,您能不能也影响影响我呢?就影响得我会对他那样的男人产生反应呗。”

“这是个很复杂的心理机制,恐怕大多数关键环节的塑造都在童年完成,”刘瑕说,她忽然感到轻微的烦闷和厌倦,“这就是心理学让人讨厌的地方,成功学告诉你,你的现在决定你的将来,但恐怕心理学的理论是,本能会让你一次次地重复你的喜好,远离你的恐惧,你的喜好和恐惧却不会平白诞生,而是由你的过去来决定。你的过去决定了你的现在,你的现在决定你的将来,最终,影响你一生的所有重大因素,都发生在你最孱弱的时间里,对此,你本人根本就无能为力……这种结构,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被概括为一个词,‘命运’。人只能对命运做极有限的抗争,但几乎永远都不可能逃离……”

安小姐茫然的表情,让她骤然清醒,那个小小的声音又在心底问:这番话,超出了安小姐的知识储备,她几乎不可能听懂,你到底是在说给谁听?

属于她的命运如浪涛般骤然来袭,多种多样的可能性在眼前展现,那些逃不离的,无法改变的过去,轻微的臭气,寒冬中艰涩的脚步,在门梁下晃动的阴影,男人的笑声,酒精的臭味,所有一切一切忽然间在瞬秒内回到记忆表层,人只能对命运做极有限的抗争,但永远都不可能逃离……

连她也一样,当然连她一样,看得懂并不意味着她会成为例外,对所有人来说,她成功地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但只有刘瑕自己知道,她依然只是在抗争之中,从来没有真正地逃离。

她的心情安定下来,从一周前到现在,似乎第一次终于被自己说服,她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断绝和沈钦的联系,确实是为了他好,也为了自己……这是个正确的选择。

“回说到你的具体要求――你想要培养爱情。”她说,回到了咨询之中。“爱情可不可以被培养?答案是,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进行努力,其中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就是性。性刺激能让大脑产生多巴胺,而我也说过,这是爱情的重要介质,由性生爱其实是简单可行的心理机制,你的大脑对这个个体带来的多巴胺已经形成条件反射,就像是巴普洛夫的狗,看到他,大脑就开始分泌多巴胺。所以很多恋人也许在初期感情并不对等,但被追求的一方经过努力,也可以产生不逊色于对方的爱意,这其中性会起到重要的作用。”

安小姐若有所悟,但又欲言又止,刘瑕看在眼里,不动声色。

“但对你来说,这条途径恐怕不太可行。”她说,“事实上,能产生爱情的所有途径几乎都不可行……你在第一次咨询里,用了很长的时间来描述你的恋人出众的个人条件,那种叙述模式,有强烈的自我说服色彩,你的恋人几乎拥有一个理想恋人的一切要素,外貌、财富、对你的体贴……但在你的描述里,缺失了极重要的一环,那就是性。你从未描述他给你带来的性.快感,不曾礼赞他的‘器大活好’,安小姐,根据你对我的自述,我想这是因为你在这方面没有经验,并不是说你没有发生过性.关系,只是你没有从这种活动中获得过多少快乐,你不知道性能带来多大的快感,在一段关系中有多重要,你对性没有渴望,所以在你的理想蓝图里,这个要素也没被提及……你的恋人应该有严重的阳痿问题,甚至连药物都无法提供帮助,也因此才会迷恋S.M关系,实际上,他并不完美,甚至于距离这个形容词,有一定的差距。”

安小姐的嘴唇长成‘O’形,过了一会才咽下一口,她说,“这――”

“而在你的叙述中,我唯一能读出的信息,并不是你的恋人有多优秀,而是你的渴望――你强烈地想要把你和他的关系正当化,把这段关系定义到‘爱’里,所以,你赋予了这个虚拟形象所有你能想到的优点,以此来自我催眠,这是一种微妙的心理,尽管你是在自我欺骗,但如果你能爱上那个虚拟形象,那么在你们的相处中,你也能让自己对这个形象在现实中的映射产生爱意。”刘瑕说,她的语调里没有批判,只是叙述事实,“而这个虚拟形象和现实的结合点,应该是对方的财富,除此之外,双方呈现镜像对称,你越是强调什么,你在现实中的恋人就越缺乏什么。除了财富以外,你最频繁提到的一点,是他的年轻有为,那么,我推断他和你的年龄应该就有差距,其次是他的英俊,所以我想,他的外貌应该平平无奇,至少不以俊秀见长,你还提到了他对你的百依百顺,温柔小心,那么,在你们的相处中,他对你其实并不会有太多尊重,连你所炫耀的‘宠爱事件’都不是那么真实,其实,对珍妮弗的模仿,并不是你的意愿,是你恋人的想望,你只是说服自己,这代表了宠爱和喜欢,因为它给你带来了物质上的好处,你应该去喜欢,去为此骄傲。”

即使她已说得相当和缓,但安小姐还是露出不适之情,她蠕动了一下,仿佛屁股被人打了一记,刘瑕连忙做出补救,“除了他的财富以外,你提到的优点都是假话,而我并不是在指责你什么,安小姐,一个人和另一个人在一起,当然可以有很多种原因――但,就事论事地说,从产生爱意的诉求上来看,恐怕你的恋人,是很难催起你的爱慕之情,毕竟,这属于一个人的生理本能,而也不知是幸或不幸,这部分机制,目前来说,依然无法为金钱左右。”

她顿了一下,“如果你要继续和他的关系,就只能接受这个事实:你不喜欢S.M,这一点无法由外力改变,也许如果你爱上他,你会因爱而接受这个性癖好,但你不会爱上他,这一点,也无法由外力改变。在可见的未来,你会有很多钱,在社会上发生改变,但恐怕这袭华美的长袍,永远会爬满虱子。而且,我必须警告你的是,他的性虐行为会越来越激进,对你的压力也会越来越大,像是今天你所带的这种伤痛,很快就会是家常便饭,甚至还会继续往前发展,更加严重,也许会对你的身心健康,造成不可逆的伤害。我个人的建议是,在你攫取到足够的利益之后,受到更严重的伤害之前,离开你的恋人,否则,事态的发展,恐怕会对你相当不利。”

咨询室寂静了下来,安小姐有一阵子都没有说话,半是震惊,半是若有所思,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她缓缓透一口凉气。

“这……都是你猜出来的吗,刘老师?”她惊魂未定,“咱们就谈了那么一次话,你就……你就猜到了这些,你这别是会算命吧?――我真不敢相信,您这真全都是猜的?”

从某种程度来说,这的确都是观察和推理的结果,但刘瑕并不愿让安小姐把她对这段关系的预测看作是虚无缥缈的推算。

“对你恋人的种种推测?一开始是猜,如果你要用这个词来形容的话,”她说,“但之后就不是了,猜测得到了验证,我在现实中见到了他。”

安小姐的双眼瞪到史上最大,她真诚的惊讶,让刘瑕都抬了抬眉毛。“你不该这么诧异的,安小姐――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我的工作室在百度没有竞价排名,搜索结果无论如何都排不到第一页,按照你以前的消费习惯和文化素养,你对心理咨询的了解几乎为零……你是从你恋人那里,得知到我的吧,在你的圈子里,会接触到心理咨询的人,也就只有他了。我早就想到,也许我和他的圈子会有交叉,不过,他的真实身份,确实还是让我吃了一惊。”

“所以,我刚才说的话,并不是猜测,而是我的推测,我观察过他,交集不多,但对他有些了解――程度的话,你可以自己推理。甚至我还应用了从你身上得到的一些信息,对他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她说,尽着自己的告知义务,这是她对安小姐应有的责任。“所以我可以很有把握地告诉你,安小姐,你的恋人最近受到很大的压力,这可能会加快他的虐待倾向发展的速度……我真诚地建议你考虑逃离,如果你在金钱上有困难――我猜他不会给你太多现金,以便控制你的动向――我可以给你提供一定的帮助,当然,比不上他可能会给你的额度,但应该能让你在一个新城市落下脚,开始一段新的生活。”

这段话,对安小姐来说可能有点复杂,她又开始快速眨眼,这是她开动大脑的标志,她的手不自觉地去摸肩后,但动一下又痛得一缩。

“心理咨询,不是应该对别人保密吗……”她喃喃地说,有点沮丧,“怎么能拿出去用呢,就算用了,就算你用了,也不能……反过来害到我啊……”

没有任何狡辩的地方,刘瑕歉然说,“我当时……有点失控,对不起,安小姐,让你失望了,我不是个好咨询师。”

“算了。”安小姐倒是宽宏大量,自有自己的一套道理,“我也骗了你,扯平了……”

她深吸一口气,坐直身子,总结陈词,“所以,没办法改,要和他在一起,就只能接受这个事实……OK,我明白了。”

她开始收拾自己的手提包,回身去拿外套,刘瑕说,“安小姐――”

安小姐说,“嗯?”

她看了刘瑕一眼,明白过来,“――噢。”

考虑一下,点点头。“嗯。”

刘瑕就不再说什么了,她站起来把安小姐送到门口,倒是安小姐自己,手放到门把上,又停了下来。

“刘老师,你会看不起我吗?”她回过头,有点忧虑似的。

“不会。”刘瑕说。

安小姐大松了一口气,又像小女孩一样地笑了起来。“那就好――那我以后,还能再来找你吗?”

“我建议你不要,因为我和你的恋人关系紧张,如果被他发现,后果也许会很严重。”刘瑕说,安小姐立刻又沮丧起来,“如果你一定要来,那也要非常小心。”

“那当然。”安小姐一缩脖子,这是在卖可爱,但这带动肩膀,她又因为痛得一缩,不过这不妨碍她在嘴上做拉链的动作,“我又不傻,这件事是我们俩的秘密――这一次,你可不要再泄密了,刘老师。”

“一定。”刘瑕说,她站住脚,看安小姐打开门。“安小姐。”

“嗯?”安小姐回眸。

“你一定要小心。”

安小姐微怔,注视刘瑕片刻,她眼底――在所有那些天真无邪之下,坚不可摧的某处地方,似乎有微微的融化。她轻轻地点点头,望着刘瑕浅笑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