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部落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赏析

男主角很宠女主角,市长夫人一念倾尘

2020-12-15 11:33:49一流部落小说
“先生,你以后可以在你的嘴巴下面积累一些美德。”店主摇摇头说:“这本来是方师傅定的。不知道方大师以后会不会买。这个时候,我真的不能卖给你。”“你有没有眼力,就这东西,这么优雅,你叫人把它送到花楼去。如果你以优

“先生,你以后可以在你的嘴巴下面积累一些美德。”店主摇摇头说:“这本来是方师傅定的。不知道方大师以后会不会买。这个时候,我真的不能卖给你。”

“你有没有眼力,就这东西,这么优雅,你叫人把它送到花楼去。如果你以优雅为荣,我会告诉你赵大师去。”这家古董店是扬州大才子赵大师的生意,这个掌柜为赵大师经营生意。至于赵男主角很宠女主角大师和秦凤仪,赵大师也亲自画了,送给了秦凤仪。店主听到秦凤仪这样说,不得不感叹,想着这种高雅的东西,进百花楼不合适,但进秦这样的爆发之家也是敞开心扉啊!

秦凤仪抱着这套茶具走出古玩店,美滋滋地想:他不喜欢这样的破烂。你想干嘛?虽然看起来不错,但是坏了就要修。但是,虽然他不喜欢,但是他记得他媳妇很喜欢。买一套会赢得他媳妇的好感。

男主角很宠女主角,市长夫人一念倾尘

然后,回到家,秦凤仪想起他,他,他还没有老婆。而且,他发誓绝不嫁给李靖~唉,他为什么要买这个瓷器~真是浪费钱!然后,秦凤仪只记得在脸上敷药的时候:诶,他家要给方家哥送礼。今天,他又和方浩打架了,但是方浩也打了他,差点把他毁容!

第二天,当方浩冷静下来,回到古董店买茶具的时候,他得知茶具县的秦凤仪买的,方浩知道他被秦凤仪骗了!那个讨厌啊,别说和秦凤仪打架,如果秦凤仪还在当场,他一定要掐死秦凤仪!

第九章只是看望病人

虽然这套茶具是买来的,我媳妇暂时没打算娶,但秦凤仪还是很得意地叫方浩吃了回去。这人得意的时候喜欢得瑟,像秦凤仪。他的具体表现在于他做事的热情异常高,特别愿意帮助父母。秦夫妇高兴极了,连秦师傅都说:“我儿子真的长大了。”

秦夫人道:“是,我不是吹牛。我们去扬州市看看,像阿峰这样懂事的孩子能生几个?”秦夫人在家就忍不住夸,出门也是夸。因为她夸的次数太多,别的老婆都怀疑她。不过,秦太太一点也不怀疑,看着儿子一天天变得越来越懂事。秦太太很高兴,对丈夫说:“我们阿凤越来越兴旺了。你应该让他多看看这个世界。”

“我知道。”秦大师道:“听说方哥这几天回国了。哎,阿峰脸上的伤怎么办?”当我以为儿子买了茶具就能和人打架的时候,秦老爷叹了口气,“还是不稳重。”

“小伙子们,你们在哪里打架?”秦太太道:“放心,你用许医生开的好药膏。三五天就好了。”

秦凤仪长得不漂亮,皮肤也好,但一点也不娇气,基本上这种轻伤,才五六天。秦夫人问丈夫:“知府的饭在哪里?”

"瘦西湖的岳明大厦."

“好地方。”秦太太道:“我们阿凤的新衣服,已经有了。衣服一穿,哎,我告诉你,这扬州城是我们阿凤。”市长夫人一念倾尘一句话,秦夫人看着儿子,她怎么看都顺眼。

秦凤仪的伤,好的也挺快的。家里衣服都准备好了。但是,人从方哥家回家,从来不去找知府大人吃酒。不是县长大人面子不够。主要是方哥回国的时候病了。不是什么大病。刚回老家,见了老乡,喝了老家的水,吃了老家的老字号,晚上又吃了两只狮子,坚持着。

秦凤仪听说这件事的时候,对方哥很理解。秦凤仪道:“扬州狮子头,我们吃不腻。”

男主角很宠女主角,市长夫人一念倾尘

秦师傅笑着对儿子说:“你快去换衣服,跟我一起去看看病。”

秦凤仪道:“这个别人不熟悉。去了就看不到老人了。”

“如果你不熟悉,看不见也没关系。你去不去都不行。这是个大问题。”秦老爷父子道:“不要穿得太花里胡哨,换上蓝宝石袍,显个稳。”

秦凤仪根本不喜欢蓝宝石。秦凤仪道:“老土。”他把身体换成了天蓝色,显示出他的青春朝气蓬勃,也很讨喜。秦老爷微微颌首,却没有夸。他儿子,光看脸,就能拿到手。

秦凤仪和父亲坐车只是为了送礼。不去挺好的。此行算是看到了方哥的老身份。哇,客厅里的人太多了,只能坐客人。

不要把秦家看做扬州城的大户人家,可以说秦家只是个商人。说坐不下也不为过。客厅里坐着的绅士都是一流的。按理说秦师傅也有捐官。但是因为扬州市有钱,有钱人多,商人捐官太多。因此,捐了官儿,真的是不够好,而且军衔低于士绅。因此,秦父子只好走到偏厅的客厅坐下。秦老爷在扬州市的人面很广。他已经和乡绅们打了招呼,并将带他的儿子去偏厅。扬州才子赵主事曰:“阿峰与我同坐此室。”赵大师就是那个给秦凤仪写诗,叫秦凤仪以得凤公子之誉的人。

可是,秦少爷愿意,这个房间里还有一个。人们没有举人进士的名气,或者他们有着书香门第里的神仙。秦凤仪留下来,坐哪都得挤一个出来。秦少爷笑道:“他总是跳,所以跟着我。赵大师,你有空的时候,我会请他过来问候你的。”

秦凤仪忍不住听了父亲谄媚的话。他和赵胖子是同龄人。赵胖子的歌舞伎在他家休养。有哪些新的歌舞?一直让他先看看。他爸是干什么的啊,后来他和赵胖子怎么论辈分的。

赵大师笑着说:“你不求平安,阿峰随时都有空。”

两人寒暄了几句,秦凤仪和父亲一起去了偏厅。

偏厅也坐满了人。好在有秦父子的余地。在偏厅寒暄过后,秦凤仪看了两个房间,觉得今天绝对不可能见到老方哥。他悄悄问父亲:“爸,要不我们放下东西,先回去吧?”

男主角很宠女主角,市长夫人一念倾尘

秦老爷白了他一眼,“闭嘴!”来了,就是看不到方哥老。就这么大的房子,你带礼物去探望病人,还得有师傅来陪你吃午饭。秦师傅很久没想去老馆了,就琢磨着,借此机会在老馆的院子里和师傅面对面的见了一面。

秦凤仪只好乖乖地和他坐在一起。然而,他坐不住了。坐了一会儿后,他打算起床来去外头逛逛。秦老爷连忙问,“干什么去?”

秦凤仪眼珠一转,“茅房!”

秦老爷好悬没说,咱俩一块去。知道他这儿子是个屁股上长钉子的,摆摆手,悄声道,“外头站站就行了。”

秦凤仪便起身出去了。他是个闷不住的,如今跟着他爹在外应酬,其实也懂了些规矩,知道大户人家规矩重,他也没往外去,干脆就在这花厅小院的门口与守门的小厮贫嘴闲话,秦凤仪说得正热闹,就见远处行来一行人,不过,人家不是朝这待客的花厅小院来的,人家是顺着方家的青石路,直接往正院去的。隐隐的,秦凤仪觉着那行人有些眼熟,不由伸长脖子认真望去。

这一望,那一行人里就有人回头,这一回头,秦凤仪就瞧见了那人的脸:啊!他媳妇!

秦凤仪立刻双手一捂脸,李镜哭笑不得,这秦凤凰不晓得怎么回事,哪回见了他们兄妹都似见到什么可怕的人一般。李镜甭看相貌远不及秦凤仪这等辉煌俊美,李镜论脑子,十个秦凤仪都不及她。李镜稍一琢磨便明白,这秦家定是来方家探病的。

其实,这事并不稀罕,方阁老这样的地位,回老家便病了,本地士绅自然会过来探望。可方阁老刚回乡,再加上身子不爽俐,此时怕是没心思见本地士绅。要搁个旁人,李镜如何肯理会,但,秦凤凰就不一样了。李镜吩咐身边小厮一声,那小厮便跑了过去,打个千道,“公子可是过来探病的?”

秦凤仪眼睛往他媳妇那里瞟一眼,点头,“是。”

“我们家姑娘说,公子若是不嫌弃,不妨与我们一道进去。您在这儿等,怕是见不着阁老大人。”

秦凤仪心下一喜,又有些不好意思,抬头又往李媳妇那里瞧一眼,李镜微微一笑。

秦凤仪性子活络,想着,他又不是借别人的光,是借他媳妇的光。而且,他爹明知道今天见不着人还苦等,不就是想往方家巴结么。再者,秦凤仪“大梦”之后,长了不少良心,知道体贴父母不易了。秦凤仪与那小厮道,“那你等等,我去叫我爹。”

小厮心说,我家姑娘就是请你,可没请你爹。但,架不住秦凤仪腿快啊,他撒腿就去喊他爹了。小厮那话,硬是没来得及说。秦凤仪过去就把他爹拉了出来,秦老爷还小声问,“哪个李家?”

“回去再说。”秦凤仪拉着他爹就过去了,有些不好意思的与李家兄妹打招呼,“李大哥,李妹妹。”

李镜唇角一勾,“唉哟,看来你认识我。”

秦凤仪道,“那哪儿能不认得。”梦里做好几年夫妻哩。

李镜斜睨秦凤仪一眼,笑道,“这位是秦叔叔吧。”介绍,“这是我哥,李钊。这是方师兄,方悦。”

方锐都不大认得秦家父子,李镜便给方锐介绍了秦家父子。方锐客气一拱手,道,“有劳秦先生秦公子过来探望,祖父已是好多了。”请秦家父子一并入内。

秦凤仪递给李镜一个感谢的眼神,李镜挑挑眉,一幅事后有话说的模样。秦凤仪想到他媳妇的难缠,不由心下暗暗叫苦,想着,探完病立刻逃跑,再不能给他媳妇逮住。

殊不知,李钊在一畔看得是满肚子气,想着这秦家小子,你什么意思啊,先时见了我跟我妹跟见鬼一般,如今这才说话三句半,眉眼官司都打上啦~

嘿!

他妹这是啥眼光啊!这小子除了长得好,咋这么轻佻啊!

秦凤仪浑不知自己在大舅子那里得了个“轻佻”的名号,因为,大舅子还在替他说好话哪。这不,大舅子就与方悦方公子说啦,“那日我与阿镜在琼宇楼吃茶,见秦公子打马经过。以往我只知帝都人物风流第一,不想世间还有秦公子这等品貌,此次南下,当真是见了世面。”

方悦笑道,“我乍一见秦公子,亦是惊为天人。”

然后,秦公子表示,“哪里,我大哥才是一等一的斯文俊秀。”给大舅哥拍马屁。

嘿!李钊暗笑,说这小子轻佻吧,他也不是没眼力。然后,秦凤仪又把方悦方公子从头到脚的夸了一遍,什么有学识啊,风度好啊……反正,只要好话他就说,还有他媳妇的马屁,秦凤仪也没忘了。看他媳妇多照顾他啊,还没嫁他呢,就知道帮他。秦凤仪道,“还有我家阿镜——”接收到大舅兄杀人的眼神,秦凤仪还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了,他说他媳妇,怎么了?

秦老爷轻咳一声,“阿凤,如何这般无礼,亏得李姑娘不嫌你。”

“哦,哦,明白了,是阿镜妹妹,不,李妹妹。”秦凤仪笑的跟朵花似的,对李镜道,“叫你妹妹真不习惯。”

李镜笑,“那你怎么习惯怎么叫呗。”

“不成不成,你看李大哥,跟要吃了我似的。”秦凤仪想着他媳妇这刚来扬州,遂道,“那啥,什么时候有空,我带你到扬州城好生逛逛。咱们扬州城,好地方好东西可多了。”

男主角很宠女主角,市长夫人一念倾尘

方悦望向好友李钊,眼神里满满的不可思议,都不能信等闲人不能入她目的李镜,竟然与秦凤仪这般有说有笑。

李钊木着脸,心说:习惯就好习惯就好,谁叫这秦凤凰生得好呢。

第10章 怎么办?

要不是李镜在场,方悦非得问问李钊,李镜不是相中秦凤仪了。

李镜心下却是对与秦凤仪的进展很满意,这秦公子一点儿都不怕她嘛。也不晓得先时是什么回事,这也不必急,待她以后问问就明白了。

秦凤仪也没只顾与李镜说话,他也打听了方阁老吃的什么药,请的哪家大夫,还给方家介绍了扬州城几家有名的大夫,表示了探病的诚心。

方阁老其实没什么大碍,正是草长莺飞的时节,方家这宅子,在方阁老回乡前提前收拾过,景致自然不差。他老人家正在院子亭中烹茶,见着孙子与方家兄妹过来,眉眼间透出欢喜。见到秦家父子时,方阁老不由一愣,继而赞叹,“这是谁家儿郎,好生俊俏模样。”

秦凤仪一幅二百五的欢喜样,笑嘻嘻的一揖,自我介绍,“老大人,我姓秦,叫凤仪,这是我爹。听说您身子小有不适,我跟我爹过来给您请安问好,您老可好些没?”

方阁老微微颌首,笑道,“坐,坐。”

秦老爷表明来意,送上礼物,方阁老笑道,“有劳秦老爷、秦公子想着,我初回乡,昨儿就馋了狮子楼的狮子头,一时贪嘴,吃了俩,这可不就塞着了。”

秦凤仪笑,“狮子楼的狮子头,当真是一绝,而且,这时候吃,里头放了河鲜芽笋,再一清炖,清香适口,我有一次饿极了,一顿吃了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