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部落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赏析

男朋友吃醋把我按在床上,你说该怎么惩罚你

2020-12-14 13:03:36一流部落小说
晚上,当他离开机器大楼时,薛瑞接过虞书递给他的请柬,笑了。他摇摇头说:“你把这个给我,是不是看不起你大哥的人脉?”虞书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所以薛瑞先请她坐下,耐心地向她解释原因:“既然你有这样的头衔,你的身份就够了,但你的面子

晚上,当他离开机器大楼时,薛瑞接过虞书递给他的请柬,笑了。他摇摇头说:“你把这个给我,是不是看不起你大哥的人脉?”

虞书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所以薛瑞先请她坐下,耐心地向她解释原因:“既然你有这样的头衔,你的身份就够了,但你的面子不够谈,远不如那些有家庭背景的人。这安陵城的夷师暗斗,看来你名气这么大,难免尴尬和羡慕。目前正是组织这次宴会的好机会。邀请的客人越多越好,但你得有各行各业的。就算不能一个个交朋友,至少也能混个脸。自然不用我提好处。”

虞书被教了,他的眼睛亮了起来,他频频点头。“那我回去给你多弄几张请帖。”

还是她见识不够?我以为这酒以前可以混着喝。幸运的是,薛瑞有心为她加油。

薛瑞看到她要走了,很快停下来。“急什么?你明天再来还不晚。”

男朋友吃醋把我按在床上,你说该怎么惩罚你

虞书也感到不耐烦,害羞地坐了回去。

“你们那里有多少酒席贴?”薛瑞桌上有一个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但扣着不叫她喝。

余亦舒从薛瑞手里接过酒壶,答道:“还剩二三十个。”

薛瑞放下酒壶,计算了一下。“给我,”他说

余亦舒“嘘”了一声,怀疑地说:“你这么频繁地想把它做完?”

薛瑞看了她一眼,手指勾住酒壶,一手摇着杯子,靠在扶手上,懒懒地说:“大理寺、洪湖寺、光禄寺、文学院、扶南北亚,再加上六个,我还是找不到几个人。”

“哈哈,”虞书干笑两声,趁他分神,抓起酒瓶的底部,还没等她把它倒进杯子里,她就被薛瑞弹到了桌子对面她的额角上。

“拿来,这是衡水白液,酒劲又壮。你喝酒,回去让长辈闻闻,以为回来找我就是喝酒乱搞,你不觉得我不好。”

说完不由分说从她手里接过酒壶,放在很远的另一张桌子上,不让她碰,他也不喝。

虞书不知道这是她最后一次赢得冠军,请他喝酒男朋友吃醋把我按在床上。喝醉的陶陶晚上被他送回家。她很好,但贺一直让在前院喝茶。虽然他没有责备他什么,但他也在话中透露了一些不满,并告诉薛瑞要保持警惕。

男朋友吃醋把我按在床上,你说该怎么惩罚你

这个女婿在做之前就被老丈人抛弃了。他能变成什么样子?

“去吧,晚上风凉了,我们不在餐厅吃饭,叫人把热食装在马车里,逛逛春兰河。等我们回来,还能走一会儿,送你回家就为了吃饭。”

薛瑞拍了拍褶皱,站起来朝虞书下手,然后向外走去。

虞书不喜欢好酒,所以他一直跟随着他。大楼外面的夜色很暗。楼梯拐角的灯笼灭了,视线不清。虞书皱起眉头,费力地辨认着脚下的台阶。这时,走在前面的人影突然转过身来,站在几级台阶下。他向她伸出一只手掌,低声说:“跟我你说该怎么惩罚你来,别摔倒。”

虞书的目光飘了一会儿,她举起手臂递了过去。当她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牢牢地握住了自己的手腕,一路向前迈了一步。一开始她有点慌张,不习惯被别人控制。然而她每一步都踏对了台阶,她一层一层卸下防备,跟着他有力的脚步,从黑暗中一步一步走出来。

靠近明亮的地方,薛瑞才收敛了嘴角勾起的笑意,静静的,没有被她察觉。

第三百八十六章不辜负

宴会前三天,大部分请柬都发出去了,虞书催了两封信,一封给陈静,一封给夏明明。

虞书和夏明明没怎么见面。自从上次误会后,他们一直在给机器制造厂写信。虞书没有派人去峡江别馆发请帖,而是亲自去了。

当虞书在门前报出自己的名字时,他没有关门。等了一会儿,他被邀请进来。夏江何浪之前把她列为拒绝往来账户,主要是为了女儿的荣誉,怕她离家出走,卷入杀人案。现在一切平静,该死的都死了,没有理由再把她关在外面。

男朋友吃醋把我按在床上,你说该怎么惩罚你

更有甚者,杰榜那天闹得沸沸扬扬,连从未出过家门的夏明明都知道了。作为易学第一世家,夏江何浪并不清楚。救了女儿一命的小女孩,十年之内成了女接线员,她也阻挡不了虞书见夏明明。

"这位姑娘将坐下来喝茶,我们的小姐稍后会来。"

丫鬟端茶倒水出去了。虞书独自呆在客厅里。环顾四周,她看到一幅古老的竹石画挂在东边的两个窗户之间。她上前看了看。她不懂画工,但不知怎么的她能看懂,发现了签名上的墨迹。她刚刚认出了“苏”这个词。她听到门外传来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转身看到一个人影。

“阿苏!”

夏明明一进门就看到虞书,她露出一副高兴的表情,睁开一双明亮的眼睛,走过来拉着她的手,抱怨道:“你为什么来找我?”

虞书看着这个几个月没见的更迷人、更水灵的小女孩,笑着说:“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这不是给你发请帖吗?月底我会请酒在锻机楼摆桌子。你会来吗?”

夏明明脸缩得亮亮的,犹豫了一下。“我想去。我怕我爸不让。再说了,我一个人去吃饭不傻吗?”

虞书说:“那就先问问你叔叔。我会保留邀请。如果你来了。我会给你介绍一个新朋友。你们两个姑娘作伴,在单间里吃酒也没关系。”

“我爸爸很照顾我,这几天出去走亲访友。我在哪里过马路?”夏明明带她去茶馆坐下。叹了口气:“我去不了就别怪我。”

虞书点了点头,看了看门口,俯下身子,低声说道:“据我所知,双阳会议之后,你和九王子的婚事就要解决了。我不是教过你一个关于婚姻的故事吗?你有没有给自己定过计划,统计过前景?”

夏明明脸色微红,低头羞涩的说:“算了。不知道能不能做到准确。占卜说我的丈夫和妻子是命中注定的,显示了天人合一的好运。就在10号到20号之间,老公比较贵。”

虞书看到她的眉眼变亮了,她显然对婚姻没有抵抗力,所以她感到有点宽慰。前段时间和刘坦相处,发现九王子性格内向,心思缜密。挺有心机的,如果夏明明感情不好,不能让刘岚喜欢,那两个人走到一起,她一定要吃亏。 “别光说我了,也说说你的事。”夏明明摇摇余舒手臂。朝她眨眼,“你与景尘眼下还好吗?”

余舒挑眉,睨她道:“我是好得很,你关心景尘做什么,我没记错的话,你不是一直看他不顺眼么。”

夏明明拍她一下,嗔道:“都什么老黄历了,你明知道我问什么,少和我装糊涂。”

余舒一脸无辜:“我怎么和你装糊涂了,你不是要问景尘近况么,书信上不都和你提过,他现在是道子,皇上的亲外甥,日子过的很好,不用你操心。”

夏明明露出白眼,“谁操心他了,我是问你和他。”

“呵呵,他现住在公主府,我们又不常往来,你问我和他什么。”

夏明明看着余舒皮笑肉不笑的样子,隐约猜到她与景尘之间发生什么不快,眼神转了转,聪明地没有再追问。

以前他们逃难进京,住在同一屋檐,余舒对景尘的种种体贴照顾,看的她都眼红,当时她已经察觉到一些苗头,听说景尘恢复记忆身世大白,她还曾替余舒高兴,怎想到时日迁过,两人非但没有情进一步,反而有所疏远。

余舒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便指着墙上那幅画道:“那是哪一位大家的画作?”

夏明明望了一眼白墙,“哦,那是前朝文豪苏子瞻的真迹,我爹说这石竹有神韵灵气,挂在客厅迎客要比迎客青松图好。”

余舒听到苏子瞻这个名字,便有些惊讶,上辈子她爱吃东坡肉,当然知道这是苏轼的名字,若是真迹,那这幅画可相当值钱了。

听到耳熟的古人名字,余舒又不禁联想到这大安朝的来由,记得她初来乍到时,曾在义阳城一间书铺里听过一位老掌柜讲史,说的便是宋朝灭亡后,金人侵入中土,一场暴政使得民不聊生。安武帝从乱世而出,揭竿而起,号召大军,率领一帮能人异士,驱逐鞑虏,平定山河,最后被拥立开国称帝。

所以不存在余舒记忆里的大安,应是顶替了后来的元明两朝存立于世的。

余舒不知历史为何有所不同,但是庆幸她是来到这个易学盛行的朝代,让她能够一展抱负,不被男尊女卑所埋没。

余舒从夏江别馆离开,坐上马车,让刘忠往公主府走。

一到公主府前门的街头,就让他停下马车,拴在树旁,余舒将怀里的最后一张请柬拿出来,交待道:“你拿着请柬,去求见道子,见到人以后便带我的话,说请他那一日必定要到,不必说我来了。”

说完放下车帘,下一刻又掀开叫住他,补了一句:“若见不着人,也将请柬留下。”

刘忠人长得高大,却不是个粗笨的,点点头,便朝公主府大门走了。

大约一盏茶过后,人就回来了,余舒见车帘掀动,抬起眼皮问:“见到人了吗?”

“回姑娘话,道子不在府中,小的将请柬交给管事的,也把姑娘的话转告了。”

余舒揉揉眉头,无力摆手道:“调头回家吧。”

余舒不知的是,就在她坐车离开后不久,公主府的管事便将那封请柬,转交到正在溯嬅阁调药的景尘手中。

景尘看过请柬,折好收进袖中,继续将桌上的几包药材配好,交给仆人去煎煮,才转身上了楼。

将至中午,水筠四肢软软地躺在窗下的贵妃榻上晒太阳,听到走近的脚步声,闭着眼睛道:“是不是余姑娘来过。”

景尘走到榻边站定,冷清的双目从窗口眺向伴楼的凝波小湖,沉默不语。

须臾,水筠轻叹一声,转过头仰望他被日光照的俊逸鲜明的脸庞,整整七日,景尘一句话都没有同她说过,她心中忐忑,却不能任由他左右摇摆。

“师兄,你考虑几日,可有了决定?是要斩这无缘情丝,还是继续不顾师伯他们的性命。”

她声音轻柔,话里却带有一种不容妥协地警告。

景尘并不看她,凝望着那一口鳞波湖水,目光波动,嘴唇动了动,终于开口:“一年前,我在义阳城外与小鱼相遇,她是我下山之后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也是被我引祸最多的一人。我离开义阳上路,走之前将我命煞计都的事如实相告,她也曾挽留,后来我遭人追杀,失去记忆,口不能言,在江上被她搭救,她明知我是祸,却未有舍弃之心。她一路照顾,带我这个又哑又废之人进京,几经险阻,帮我恢复武功寻回记忆,让我过了一段安不知日的生活。此番情义,我还之不清,即便是师尊的浑天奇术,在我眼中,也不足弥补我对她的辜负。”

水筠清清楚楚地看见了景尘眼中愧疚,从小到大,第一次听他吐露心事,然而却是对一段她所不知的时光流连不舍,再一次提醒她景尘的道心曾动,让她心中酸楚,嘴角酿出了苦笑:“你若不辜负她,便要害了我们天师道太一宗,师兄,是情重,还是命重,你这还分不清吗?”

景尘视线忽而一转,落在她半是哀求的脸上,神情一冷:“你既知命重,缘何还要暗算害她性命,师父师伯们是命,她一人难道就不是命吗——仙道贵生,你修道十载却连这点体悟都没有,便是侥幸逃过死劫,添上福禄,也难修正果。我若不重情,也不必因你之过错左右为难,无颜见她,我若不重情,也不必因你之要挟进退维谷,你要我斩断情丝,我是不是先要将这同门兄妹之情斩断再说。”

水筠脸上血色霎退,片刻便成纸白,不敢相信这样绝情的话是从景尘口中说出,她心中委屈,然而迎上景尘冷冽异样的目光,却什么话都说不出,只能涩涩地轻唤了一声“师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