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部落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赏析

她手腕上戴着特制的锁链总裁,我不想再伤害你了

2020-12-14 04:49:45一流部落小说
那天晚上,没有朱锦堂在身边,沈睡得很香,几乎一直睡到天亮,连她自己都觉得惊艳。梳洗妥当,沈端端正正地坐在梳妆镜前,让春明给自己梳个髻。春明答应着,拿起梳子,若有所思地卷着头发。沈亲自从首饰盒中挑选了一

那天晚上,没有朱锦堂在身边,沈睡得很香,几乎一直睡到天亮,连她自己都觉得惊艳。

梳洗妥当,沈端端正正地坐在梳妆镜前,让春明给自己梳个髻。

春明答应着,拿起梳子,若有所思地卷着头发。

沈亲自从首饰盒中挑选了一个镶有细丝珍珠的银簪,简单大方但不贵。

她手腕上戴着特制的锁链总裁,我不想再伤害你了

春明整了整头发,拿起一面小镜子朝沈身后照了照,让她能看到铜镜里映出的髻样式。

“小姐,你觉得可以吗?”

沈仔细看了看他的眼睛,点点头:“很好。”

因为她昨晚睡得很好,所以看起来很好。她不需要太多的粉来掩饰自己的疲惫,只是一点点缀。

打扮完了,剩下的就是再选一件合适的衣服。

沈以前从来没有关注过自己的乐器,甚至是手工挑选珠宝和衣服。

结婚前,沈家给她做了很多新衣服,一年到头应有尽有。现在是夏天,光是夏天就有一整盒衣服,有纱的,有丝的,有丝的,每一件都很贵。今天,这些精心制作的衣服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

沈选择了缎织双排扣浣熊和碎花翠露百合裙,这是她平时很少穿的华丽料子。

一切就绪后,沈带着春明和春娥去迎接老太太。

她不知道朱金堂会不会起床。反正规矩是不能忘的。她必须准时去主要医院。

走之前,李嬷嬷匆匆忙忙地跑过来。她进屋的时候,没有发现朱金堂。她突然皱起眉头说:“奶奶和老婆,那位先生昨晚不是回来休息了吗?”

她手腕上戴着特制的锁链总裁,我不想再伤害你了

沈知道她听到了这个消息,笑着说:“爷爷昨晚去书房了。”

李嬷嬷听了,装作知道,点头道:“我明白了。我去看看我叔叔起来了没有。”

沈也不拦她,只说:“你去扶嬷嬷,我先去主医院。”

李嬷嬷很奇怪。她没打算自己去,但也没怎么说话。

和往常一样,沈最先去的是主院。这时,客厅里的丫鬟们一大早就忙着搬出长春花园,把一盆盆盛开的鲜花搬进屋里,依次摆放。

人手脚快,赶在时间之前把花盆放好。

有那么一会儿,朱太太牵着杨妈妈的手从里屋走出来,穿着整齐,灰白的头发还梳得整整齐齐,手臂坚实,显出一股与年龄不相称的朝气。

沈慢慢地招呼她,傅义夫也招呼她。

朱太太立刻扬起眉毛,笑了。她只叫她在自己身边坐下,语气中带着些许责备说:“你怎么来的这么早?锦堂在哪?他怎么没跟你一起来?”

虽然我知道我知道我在问,沈美丽的脸仍然在微笑。他回答:“爷爷昨晚去书房了,好像有事情要处理。”

朱太太“哦”了一声,仔细看了看她的表情,微微笑了笑:“哦.金堂真的是个孩子。重要的是什么,她愿意让新娘一个人住。”

沈垂下脸,轻轻点点头,心里很不确定。她试图轻松回答他们的问题。然而,一旦朱金堂来了,她不知道他会说什么或做什么.如果他还在担心昨晚发生的事情,他会一气之下威胁要把她带走,这很可能会再次引发一场大风暴。

如果,进门才三天,她就被老公带出去了。这对任何女人都是非常致命的打击。因此,对沈来说,也同样难以渡过难关。

她手腕上戴着特制的锁链总裁,我不想再伤害你了她手腕上戴着特制的锁链总裁

第二十五章思考(4)

许得了,因为来得太早,那边一直没有人过来,而且二房之间也一直没有动静。

沈独自陪着老太太喝茶,在门口偷偷观察动静。虽然他的表情没有什么奇怪的,但他的心在狂跳。

朱太太刚起床时,从杨妈那里听到消息,说朱锦堂昨天半夜突然去书房休息。

朱金堂在结婚第二天晚上就让这对夫妻一个人住不是应该发生的事情。他心里一直为孩子担心,这是朱家尖人尽皆知的事。按照朱家的想法,我最讨厌不让沈抱两个孩子三年。

过了一会儿,朱峰夫妇和朱军夫妇到第一个房间来请安,还有几个未婚的姑娘。

朱老爷有十二个女儿,大女儿朱元娘是出嫁最好的。现在,她有了高贵的身份。虽然她很少回家,但她经我不想再伤害你了常回信息或礼物。

只有朱元娘和朱三娘是朱老爷的女儿,其余的都是姨妈生的。如今朱家尚未成家的姑娘只有朱十一娘和朱十二娘,最小的姑娘。两人的年纪差不多,长相和沈差不多,打扮得花枝招展,眼睛很亮。

朱是个大财主,虽然只是个小妾。朱十一娘和朱十二娘身上的首饰,可以一起换成二百亩良田。

看到人都到齐了,只有朱金堂和朱金轮兄弟。

沈暗暗开始担心。就在她心情极度忐忑的时候,门外传来一个小丫环清脆的声音:“师父,二师父到了。”

朱金堂和朱金轮并肩而行,但朱金堂更高,步子更大,是第一个踏进门的。

这时,天已经亮了,房间里阳光明媚。

朱金堂微微抬起头,阳光从头顶照过来。他深邃的五官镀上了10%的淡金色,高傲而高贵,恰到好处。那张不苟言笑的脸,犹如刀削斧,处处透着让人远离家的冰冷气息,让人望而生畏。

而在他的身后,朱金轮英俊的脸庞总是带着一丝风和云的微笑,黑色的眼睛内敛而温柔。他的眉眼和朱金堂略有相似,但并不相像。不得不说,兄弟俩都遗传了父母的优秀基因。两个人都很帅很帅,但和给人莫莫骄傲感觉的表哥不一样。朱金轮的尸体,上多了几分年轻人应有的潇洒气度。他虽然不是长房长子,却也同样优秀过人,一心想要肩担起朱家的重责大任。

沈月尘深吸一口气,望着朱锦堂,起身行礼道:“给大爷,二爷请安。”

朱锦堂的目光从她的身上一晃而过,未做片刻停留。反倒是朱锦纶客客气气上前,拱一拱手道:“嫂子好。”

兄弟二人给长辈们一一行礼问安,朱老夫人含笑受了,随即吩咐下人们准备开饭。

男人们都在外间用餐,由丫鬟婆子伺候着,而女眷们则是和老夫人一起在里间用饭。

身为朱家大少奶奶,沈月尘这会不用站起来伺候长辈,可以坐下来安安静静地用餐了。

春茗站在身后为她布菜,因为已经十分清楚她的饮食喜好了,所以,专门挑一些清淡素菜给她。

她身边的柴氏眼明心细,十分留意着沈月尘的一举一动,见她只吃素食,不免含笑道:“今儿这驴肉蒸饺做的不错,月尘啊,你也尝尝看。”

沈月尘闻言,忙含笑应了。

常言道,天上龙肉,地下驴肉。驴肉味美,是不少人的心头好,可偏偏,沈月尘最不喜欢吃的,就是驴肉。

她才刚咬了一口面皮,便有一股油腻腻的汤汁瞬间涌进她的嘴里,她垂下眼睫,强压住内心的不适,故作无事地将蒸饺一口一口地吃了进去。

沈家的饮食偏重油腻,顿顿须得有鱼有肉,而朱家对于食物的挑选,则要更为精细一些,不管是鸡是鱼,还是野味海鲜,每一样都只取起精华的部分食用。

之前,吴妈也曾悄悄地给她说过,朱家的下人熬煮鸡汤,每次都要用上十只鸡。

如此精细的饮食,让朱家人的口味都极其挑剔。不知怎地,忽然想起昨晚,朱锦堂对吴妈手艺的默许,让沈月尘心神微微有些恍惚,不禁再一次想起外间的朱锦堂

用过早膳之后,朱老夫人向黎氏提起了回门一事。

女子出嫁,三朝回门,是联姻两家非常重视的一项传统礼仪,也是新娘娘家人极为看重的一件大事。

明天就是沈月尘回门的日子了。为此,黎氏早就做了安排,提前准备好了回门礼物。朱家门下店铺众多,随便选几样送过去,都是极其体面的。

朱老夫人望向朱锦堂和沈月尘,想问问他们夫妻两个人有什么计划和安排。

沈月尘垂下眼睫,微微摇头,只听长辈们安排,一脸柔顺的不多作声儿。

朱锦堂见她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母亲说什么便点头应什么,一双晶亮亮的眼睛,格外清明,仿佛内心真的无欲无求似的。

昨天半夜,他故意去了书房歇着,只把她一个人留下。原本以为她会慌了手脚,立马派人过来请话……谁知,她倒是沉得住气,一晚上都没有动静,而且,早上还不忘按时过来请安,好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

朱锦堂不免有点疑惑,她的年纪尚小,懵懵懂懂,胆小谨慎,每次行房之时都会惶惶不安地像个孩子,可是一到了长辈们跟前,却毫无惧色,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回门一事,对朱家而言,只是应做的本分和礼数,所以交代清楚了即可。

朱老夫人信得过黎氏办事,便摆摆手,示意大家各回各处吧。众人依次退下,沈月趁机跟在朱锦堂身后,想要和他一起回院子。

两人一前一后地穿过了垂花门,始终无话。

沈月尘看着朱锦堂那颀长的背影,缓缓低下头,努力的想啊想,想了很久很久,也想不到自己该要如何开口。此时此刻,她该要说点什么才行。

眼看就要走到院门口,沈月尘终于耐不住了,急急上前一步,轻声唤道:“大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