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部落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赏析

温的女婿,不断的在她的身上驰骋着

2020-12-13 18:12:38一流部落小说
百里苍鬼哽咽了,然后漠然地看了她一眼,冷哼一声离开了。西凉毛这次没有阻止他,只是静静地想了一会儿,然后迅速穿上衣服,但这次没有专门扎胸,头发被拉了一半,然后跟着她出了门。门外的两个海盗等得很不耐烦。我不知道他们的主

  百里苍鬼哽咽了,然后漠然地看了她一眼,冷哼一声离开了。

  西凉毛这次没有阻止他,只是静静地想了一会儿,然后迅速穿上衣服,但这次没有专门扎胸,头发被拉了一半,然后跟着她出了门。

  门外的两个海盗等得很不耐烦。我不知道他们的主人什么时候会等这个小白人。虽然他们不拒绝美女美男,毕竟海上航行和潜伏劫掠都挺长的,没那么好送,但是现在船上有很多鲜嫩的美女。师父喜欢和一个卖屁股的人玩,总让他们觉得被敲诈了。

  但这种不耐烦,在看到步出的人之后,几乎瞬间就倒在了地上。

温的女婿,不断的在她的身上驰骋着

  “这是这个.这.女性……”

  “女人?”

  他们不会眼花缭乱的,眼前这个是女的!

  即使她穿男人的衣服,即使她像男人一样留着头发,即使.不,不管他的狗娘养的是什么,她面前的绝对是个女人,是个非常非常会流口水的女人!

温的女婿   其中一个傻乎乎地盯着西凉毛看了一会儿,然后探头往屋里看。确定屋里没人后,指着西凉毛说:“你.你是舞男吗?”

  西凉莫笑而不语,只是微微点头。

  “你变成女人了吗?”愚蠢的大海盗不禁沮丧,但很快他就被他的同伴踢了一脚。一边留着小胡子的海盗精明的看了大个子一眼,然后色迷迷的盯着西凉毛笑了笑,“你个傻逼,你没看见那个小白脸是个女的打扮成男的吗,不然我们鬼王这么久都出不来。”

  “女扮男装?”大男人呆愣了一会儿,随即还是有点不可置信,毕竟西凉莫身上那种因为长期生活在上层位置,这两年比较听话,参与政治决策和培养英雄气概的普通人几乎想不到女人会有那种凌厉而稳重的气息。

  但西凉毛男装的形象,远不是那种魅力到骨子里的形象。

  但他很快盯着西凉毛高耸的胸膛笑了:“还是国王有眼光,能弄这么漂亮的东西上床。”

  两个海盗还没来得及多说什么,一个冰冷如海底的声音突然说道:“这是干什么?王还在等她端上早餐?”

温的女婿,不断的在她的身上驰骋着

  小胡子和大个子都异口同声地打了个寒颤,立刻恭敬地转过身来:“逸发,我们让她给国王当早餐吧。”

  然后小胡子马上瞪着西凉毛喊:“你还在那干嘛?不要去三楼小屋伺候国王吃饭。过一会儿,国王会在那里会见三位岛主和大人!”

  西凉莫一听,就感兴趣了。她听说过三大岛主。自从《海中鬼王》出现以来,手段高效、血腥、凌厉,纵横合作的合并很快就说服了很多海盗归其指挥。

  其中三大岛主是西地海路上最厉害的三个海盗。投降百里仓明大旗后,成为他指挥下的堂主之一,但其他海盗仍习惯称其为岛主。海贼本来就是粗人,并没有带走主卫风的忌讳。

  Xi梁默还在想着这些海盗,但他没想到海盗们早就有了主人。

  海鬼王和海鬼王不过是他喊捉贼,抓到贼后导演演出的一部戏。

  Xi良模顺从地鞠了一躬:“是的。”

  然后,她向三楼的小屋走去,蒙面的伊达尔玛悄悄跟着她。

  西凉莫婀娜的身姿和行走间的神韵迅速吸引了众多海贼的目光,她泰然自若的行走,因为这就是她想要的效果。

  这样的目光一直伴随着进入内堂后的西凉莫,但这又是一个开始。

温的女婿,不断的在她的身上驰骋着

  因为这个船舱里有许多高大强壮的人,或者说野蛮人——海盗。

  虽然小屋很简单,但是西凉毛注意到它很简单干净,没有太多装饰,但是每一个装饰看起来都粗糙狂野,但是很…

  别致。

  这些高大强壮的海盗在水中充满了凶猛的野性和奇怪的气味是如此及时。如果他们不坐在这里,这里就会显得空荡荡的。

  西凉毛的嘴角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微笑,然后在那一瞬间海盗在赌她的赤裸裸的疑惑中,在那一双仿佛什么都没穿的淫荡的眼睛里,平静地走了过去,在百里主题旁跪下,静静地准备着布衣美食——她没有忘记自己是来为人民服务的。

  而此刻,百里还没有到。

  伊护法走过去站在她身边,顺手无意挡住了赌她的男人淫荡的目光。

  海盗不是懂得隐藏的人,尤其是坐在这里的那些最厉害的海盗头目。显然,他们对看不到美有些看法。

  其中一个戴着金眼罩,扎着深红色辫子的瞎子看着易达摩,突然粗声粗气地笑了:“大达摩,这就是王最近看到的那个人,可是我怎么听说是个男的?”

  易达摩看着他淡然道:“独眼龙主,王不喜欢别人探听他的私事。”

  独眼是海盗头子的外号。他以在海上咬人而闻名,他有一颗深邃的心。他最喜欢做的是强迫犯人喂海鲨,但他不喜欢让他们活着。后来被百里仓明安抚后,他疯狂粗暴,但也很忠诚。

  对于伊达尔玛,我虽然怕了一会儿,但还是赶紧继续笑了几声,贪婪的目光落在西凉莫身上。

  西凉毛并不像任何一个普通女人那样害羞害怕,而是对他微笑,像兰花但不媚俗。

  这笑容里的撒娇让男人眼前一亮。这种尤物般的贱人真的很少见。独眼觉得自己血管里全是男性气息。他立刻直起身子,舔了舔嘴,说:“喂,我不是刺探王的私事。这个小贱人来自中国中原,味道像北国。我就想知道王什么时候玩腻了,让我们兄弟们来点新鲜的。

  一堆男人狂笑。

  易达摩也看到了良模的笑容。他冷冷地扬起眉毛,不赞成地看了Xi梁默一眼。然后他继续冷冷地说:“是的,

  起初,海牛是为了窥探国王的私事,所以他们最终不得不帮助国王去钓鱼并祭祀海神。为什么,你想试试吗?"

  提到“海牛”这个名字,场面瞬间就冷了,大家都僵了,好多人都白了。

  西凉毛很好奇,能让这些凶残、恶毒、残忍的海盗头目脸色苍白。海牛怎么了?

  不过很明显,她在北方的美色吸引力迅速下降,或者说大家都听话了。0

  对她来说没关系,毕竟她是来看苍冥之主的训练能力的。她只是静静地坐着,但很自然.

  西凉莫的眼珠子微微闪过一抹神秘的光芒。

  因为伊拉克达摩的存在,海盗们开始互相交谈。渐渐的,就好像过了。男人狂笑,对着各种脏话和方言大喊大叫。

  不像早餐,是土匪晚餐的气氛,却让西凉毛心里觉得有趣。

  然而过了很久,我还是没有看到柏丽仓明进来。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戴着幽灵面具的人匆匆走进来,对伊拉克的监护人耳语了几句。伊护法扬了扬眉毛,然后用西递方言对那人说了些什么。

  那人摇了摇头,农发低头看了看傻莫,见她正静静地坐着,却没有什么异常。他压低声音说:“你最好老老实实地坐在这里,不要到处走,否则,万一发生什么事情,王不在的时候,谁也救不了你。”

  西凉莫笑而不语,面色淡然。

  伊护法无奈,只能带着人匆匆而去。

  Xi一离开,梁默的眼里就闪过了一丝异样的光芒,然后他微微挺直了腰板,伸手去拿主桌上的酒杯。

  就是这样的一个动作,却仿佛吸引了很多闪烁的目光。

  如今的西凉莫,已经不是那个可以悄悄隐藏存在感的瘦弱女人了。她只是坐在那里,气息不汇聚,所以有着无与伦比的存在感,不容忽视。她只是隐藏了自己的呼吸,因为伊拉克在保护她的生命。

  现在,当它不再隐藏的时候,它已经有了预期的效果,只是因为来自伊拉克护法的警告,所以大家只是看着,却没有那么肆无忌惮。

  她跪着走了几步,伸手去拿酒壶,往杯子里倒了一杯酒,然后半立起来把杯子放在桌子上,于是衣领领口开了一个小空间,不是很紧,不多也不少,刚好够对面的独眼龙看到他锁骨上斑驳的吻和胸前一小块皮肤。

  她不小心没听到很多抽气声,然后西凉莫的手不小心滑了一下,手里的杯子落在对面不远处的独眼膝盖上。

  “嘿,你.”独眼顿时大怒。

  后来,诅咒的后半段完全迷失在西凉毛的笑容里。

  Xi良模似乎很歉然。“哦,我真的很抱歉。我的小女儿不是故意的。现在我想给你一杯酒,我有权为我的小女孩赔罪。”

  可惜他的眼神里完全没有任何歉意和恐惧,他只有似笑非笑的样子,但独眼龙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看着西凉莫手里的酒,却不敢动弹。

  Xi梁默看着他,突然笑了:“哦,我忘了岛主不敢和他的小女孩喝一杯酒。”

  之后,海盗们幸灾乐祸,在大厅里轻蔑地大笑。

  再怎么吓人的王者威慑力,这些人都是海盗,没有太多顾忌和想法。就算明天死了,今天也会开心,所以对于他们来说,嘲讽法一直是最好的良药。

  西凉莫似乎抽回了手,但下一刻,正如她所料,独眼龙立刻伸出手抓起了她手里的酒杯,顺便他也想伸出手抓住她的手,但只有西凉莫连半根手指都没让他碰一下。

  独眼抓住了空气,但他一丝不苟,不敢大胆扑上去。看着Xi良模的样子,他忍不住咬牙喝下了酒。他骂了一句:“小贱人,你从国王床上爬起来还这么骚。国王不能满足你吗?”

  Xi良模一点也不恼火,笑着回到座位:“国王的能力自然是有的,岛主也不断的在她的身上驰骋着 很好奇?”

  当这个孩子说话有点挑衅的时候,另一个光头纹身的矮胖男人突然冷笑道:“你这个小贱人,别嚣张了。我们的国王一直在船上祭祀海神,所以不能接近女人。但是,他下了地,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投怀送抱。那你就不应该被我们压倒。只有好好伺候大家伙,以后还是温柔一点吧!”

  哦,这是不是意味着百里藏明在船上‘死得像玉一样’?

  听了这个回答,西凉莫倒是挺舒服的,嘴角的笑意更深了一点。

  Xi梁默似乎有点惊讶地看着这个人,笑了笑:“我不想让海狮岛的主人有点文艺,我会说中原官话。我的小女儿很温柔但是很温柔,但是她怕自己变成海牛。”

  一提到名字,场上气氛就凝固了。

  “你也认识海牛?”一直没有怎么出声。看起来最年轻的精瘦眯眼男人突然坐在另一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