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部落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赏析

老师让我爽了一夜,前戏描写细腻的H文

2020-12-13 09:58:41一流部落小说
……解决路上一排尸体后,保镖们走向跑车,车门打不开。这辆跑车设计精确,不能从外面打开.从破碎的窗户向里望去,保镖们只看到一个瘦小的女人抱住二少爷,哭得脊背发抖。二少爷的头靠在座位上,已经闭上了眼睛,座位上全是血.****老师让我爽了一夜*

……

解决路上一排尸体后,保镖们走向跑车,车门打不开。这辆跑车设计精确,不能从外面打开.

从破碎的窗户向里望去,保镖们只看到一个瘦小的女人抱住二少爷,哭得脊背发抖。

二少爷的头靠在座位上,已经闭上了眼睛,座位上全是血.

老师让我爽了一夜,前戏描写细腻的H文

* * * * 老师让我爽了一夜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急诊室。

灯一直不灭,红灯一直亮着。

李觉斯还有一口气,已经被推进急诊室五六个小时了。李觉熙、满文和李都在第一时间赶到医院。

然后,一群李家的人从欧洲各国赶到巴黎,挤在这家私立医院里。

在李家人的帮助下,最近几个小时,一些著名的医生被要求去抢救急诊室。

但是没有人出来告诉他们李珏的情况.

叶嘉妮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双手沾满了鲜血,没有人上前责备她,因为她太忙了,顾不上她。

只有当李从中国赶到医院时,他盯着她,厉声问道,“顾?”

李觉峰还穿着正式的西装裤,领带拉得歪歪斜斜的,一双墨一样的眼睛正盯着她,目光犀利.

3前戏描写细腻的H文016.(幸福)谢谢你救我(12)

老师让我爽了一夜,前戏描写细腻的H文

李觉峰还穿着正式的西装裤,领带拉得歪歪斜斜的,一双墨一样的眼睛正盯着她,目光犀利.

仿佛她要给一个他不满意的答案,他会立刻杀了她。【文本深夜开始阅读

叶嘉妮不敢回答,不怕死,但她看到了李珏风布满血丝的眼睛。

那张冰冷坚硬的脸上满是冰冷的寒意,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布满血丝,憔悴而疲惫,还有恐惧.

李的眼神太复杂了。

叶嘉妮没有重复许孔的话。她只能嘶哑地说,“我.不知道。”

她无法想象如果她说实话会是什么样子。

需要多久才能知道?

厉家派出了前所未有的人前去搜救,但时间一点点流逝,却没有顾的消息。

叶嘉妮坐在长凳上,身体在颤抖。

如果我们继续这样下去,搜救.只能变成搜索。

……

起初.她一个人死了也能解决,但是她把顾和拉了进来。

老师让我爽了一夜,前戏描写细腻的H文

她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在走廊旁边的休息室里,李家的重要人物被团团围住。李觉熙站在急救室外面,靠在墙上。自从他进来后,眉毛一直皱着,从来没有松开过。

文穿着一双十几厘米的高跟鞋,却毫无怨言地和他站在一起,不时抬头看着急救室的灯。

……

李觉峰站在一边,看起来比任何人都平静。

他没有皱眉,也没有担心,只是板着脸站在那里,黑色的眼睛冷冷的盯着地面,薄薄的嘴唇撅着,全身冰冷,让他不敢靠近。

良久,吴江带着医生来了,手里还拿着一张单子,脸色『色』地站在李面前犹豫了一下,又恭敬地地道,“李老师。”

李珏站在风中,他修长的双腿伸直,莫莫盯着乌江,垂着的双手紧握成拳,手背青筋毕露。

吴江接过单子两秒钟都没开口。

“滚!”

李珏猛喝一声,把吴江推到一边,冷冷地盯着医生,用法语咬着牙问:“你说!”

法国医生被眼前这个人凶狠的眼神惊呆了。他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他无奈地说:“经过检测,已经证明路上的血迹和皮屑组织是雪莉夫人的,应该是被拖留下的痕迹;在.在……”

医生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看到李的脸色在一瞬间白得可怕,仿佛一瞬间,李脸上的血『色』就消失得干干净净。

“你.你想检查一下吗?你的脸『色』很差,所以会晕……”医生的职业习惯让他脱口而出。

“继续!”

李用凶狠的目光盯着他,他细长的手抓住医生的衣领。他不顾身在急诊室外,痛苦地大叫:“那血不会死人的!”

“不,是的……”

医生几乎上气不接下气,吓得一瘸一拐,结结巴巴。“那包东西,包括血、头皮屑组织和树上的头发,也已经被确认,确认是李太太的,但是,但是那些.只能说明李太太受到了虐待。不,这不足以证明她已经死了……”

3017.(幸福)谢谢你救我(13)

医生几乎上气不接下气,吓得一瘸一拐,结结巴巴。“那包东西,包括血、头皮屑组织和树上的头发,也已经被确认,确认是李太太的,但是,但是那些.只能说明李太太受到了虐待。不,这不足以证明她已经死了……”

……

被拖的血。【文本深夜开始阅读

我在森林里被虐待了。

……

李珏风的眼睛尹稚盯着他,把他甩到墙上,一双黑色的眼睛给人以冷酷而完整的杀人光泽。

“砰”

医生痛得尖叫起来。

李觉熙看向一旁,那两个保镖立刻上前一步,拖走了瘫倒在地的医生.

满文站在李觉西旁边,眼睛红红的,身体忍不住依偎着李觉西。“你可以派几个人出去找找。”

不是小艾,她不可能活下来。

"……"

李觉熙皱起眉头,默默地低头看着妻子,把她抱在怀里,平静地拍拍她的背。

他们发出前所未有的声响,但仍然找不到顾。

我只能证明顾的可能已经化为乌有。

“还找什么没有?”李觉西看着乌江。

李珏风眼神幽冷而阴霾地盯着乌江,乌江低下头,低声地道,“树林里有一些拖拽的痕迹,经过核实,包括一些是太太的。”

“给我说下去!”

厉爵风吼道,一双眼变得极度可怕。

“拖痕到树林外的海边……消失了。”武江熬夜看书道。

他的话落,急救室外的走廊里,安静得没有一点声音。

厉爵西、曼文、叶佳妮全都呆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