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部落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赏析

耽美农村高h叔侄,孙玉梅

2020-12-12 15:12:31一流部落小说
“正经人!”程潇瞪了他一眼。“我也是你的朋友。我不想让你受苦。”盛元石端起茶杯看了看天空:“没什么损失。”程潇懒得担心,只提醒他:“公司不是他自己的,你活该,别拿少了。”盛元点点头。“我知道。”两个月后,从纽约JFK国际

  “正经人!”程潇瞪了他一眼。“我也是你的朋友。我不想让你受苦。”

  盛元石端起茶杯看了看天空:“没什么损失。”

  程潇懒得担心,只提醒他:“公司不是他自己的,你活该,别拿少了。”

  盛元点点头。“我知道。”

耽美农村高h叔侄,孙玉梅

  两个月后,从纽约JFK国际机场G市飞来的顾南婷坐在YG航空公司的贵宾室里,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在盛源等着现在的航线。

  一个小时后,盛源氏的航班降落了。

  两个人相视一笑。

  盛元首先伸出手说:“恭喜你,顾总。”

  顾南亭递过手,用力握了握他的手。“快乐,圣宗。”

  那天晚上,顾南婷不得不飞回中国。盛元石抬起手腕看了看表:“等程潇?她能在一小时内着陆。”

  “不,明天早上有个会。”然后笑笑,“我们有的是时间。”

  是的,他们有余生,那么长。他可能再也见不到司徒娜了。

  那天晚上,盛源氏喝得酩酊大醉。

  很快我们第三次见面了。顾南婷和乔治从纽约起飞。他富裕时不礼貌。作为新公司的最大股东,他只提了一个要求,以顾南亭的名义命名新成立的航空公司:程楠。

耽美农村高h叔侄,孙玉梅

 耽美农村高h叔侄 全世界都认为是关于顾南婷和程潇的爱情传说。就连盛源氏自己也在首航广播中告诉了乘客。

  但其实南行等于司徒娜和程潇。

  是两个男人,对两个女人最高的爱和思念。

  不久之后,盛源氏回国了。他怎么也想不到司徒娜在司徒家破产后确实放弃了出国留学的机会,只是在国外寻找期待。她改姓母亲,从A市来到他的家乡G市,就读于空管学院。毕业后自然被分配到G市空管中心。

  就像六年前,他控制了南亭,再一次无声无息的闯入了他的世界。

  成元石仰躺在南亭睡的床上,双手掩着脸。

  睡不着觉似乎对他的行为不满意,跳到床上对那个两次都待不起床的男人狂吠。

  盛远石转向厨房,睡不着,一路跟着他。

  在黑色大理石的桌子上,有一个三明治,两个额外的煎蛋和一杯牛奶。他摸了摸杯壁,还有一些余温,证明她刚刚离开。

  生孙玉梅元站在厨房里,腿又长又高,安静地吃着三明治和煎蛋,但当他喝完牛奶放下杯子时,眼睛湿润了。他微微抬头看了很久。直到情绪平复下来,我才洗杯子和盘子。最后我睡不着说:“味道还行。”

耽美农村高h叔侄,孙玉梅

  我睡不着。我好像很不喜欢他。虽然我没有咬他,但是我改变了我温柔的常态,哭的很大声。

  盛远打了个喷嚏,走回卧室。他的目光在梳妆台上的模型飞机上停留了很久,然后移向一摞排列整齐的行业书籍和外语参考书,最后用一个略显陈旧的笔记本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拿起一份打开的、看似潦草的人工记录,上面有飞机呼号、空域分类、飞行进度清单、重要交通信息等。属于空中交通管制管理的基本范畴。

  翻开另一本书,还是手写的,讲空速指示器测速原理,起飞轨迹,湿跑道和污染跑道起飞的主要特点,飞行性能和飞行计划。

  一个一个翻,都是她的笔记。厚,九份。从她的记录内容来看,有一些是她作为管制员必须知道和掌握的,也有一些是她不需要看到的,比如飞行表现和飞行计划。

  试想无数个寂静的夜晚,当她在月夜的窗前阅读和研究那些专业书籍的时候,有一种盛元生活时的情感在她脑海里迸发出来。不想停留片刻,他转身离开了。

  我睡不着,但我站在门前。他左转,它就右转,他右转,它就左转,就像和他对抗一样。生元并不讨厌狗,只是对狗毛过敏,以至于从小就拒绝和狗靠得太近。此刻,他以不让他出去的姿势睡不着觉,这让他有点尴尬。

  我睡不着,盯着他,低声哼着,好像随时会跳起来咬。

  盛元实不明白他怎么得罪他的。他用手捂住嘴,试图向一只狗解释:“我没有拿属于你主人的任何东西。”

  睡不着:“汪汪!”然后就停不下来了,不停的尖叫,尖叫。

  被困在屋里的生元打电话给南亭,问她怎么驯服。当她睡不着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南亭小姐姐,你在家吗?”显然是被不眠之夜的声音所吸引。

  成远不知道他是怎么来到南亭家的,所以他不想让他的小表弟一大早就在这里看到他。

  但我睡不着,听到外面的声音,哭得更欢了。

  外面的那个开始敲门。“南亭小姐姐?”

  盛元石深吸了一口气。“她不在这里。”

  一瞬间,外面除了单调的吠叫声,什么动静也没有。

  盛元实揉揉太阳穴,“齐苗。”

  一会儿,”.啊?”

  第二十六章我不会在老地方等你

  盛远石从里面开门时,睡不着,扑向他。如果不是齐苗及时制止,成远石估计他需要去社区医院打野狗养殖。他并不害怕,只是不停地拍着衬衫的正面,试图拍掉下面可能留下的狗毛。“这种狗,让小区养?”然后他打了个喷嚏。

  齐苗其实后悔了一晚上,特别是想到自己对狗毛过敏时可能出现的症状。他更担心了。“小区门口的宠物店都是物业经理开的。什么狗不能养?”

  盛元皱起了眉头。“作为楼主,你不在乎吗?”在他看来,欺负他不睡觉是一条恶毒的狗。

  齐苗意识到自己过敏了,有点心疼。“如果你不同意,我以后会告诉南亭的小姐姐,她应该……”

  盛元实打断了她。“别说我。”

  齐苗上下打量着他。“你怎么会在这里?好吗?”

  “是什么?”盛元石听到这个消息,脸色一沉。“我还是想问你,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齐苗故作镇定说:“不知道。”

  盛远石看到她愧疚的眼神一闪而逝,我得到了一点理解。他没有急着打开电话屏幕,打开通话记录。“昨晚我和乔静泽在一起,最后一个电话也是打给你的,但你说我不知道。齐苗,你以为你能敷衍过去?”

  平时富贵的时候都是小表妹。她被外人看做妹妹。但现在他冷着脸问她,这让齐苗有点不好意思。她挠了挠头。“什么敷衍?我昨晚睡得很早,根本没接到你的电话。”完全丧失了底气。

  盛元石似乎相信了。他喊了一声“哦”就叫了梯子。直到电梯来了,梯门打开,他才进去说:“那我看看乔静敢不敢行动。”说话的时候,眼睛牢牢盯着她。

  乔静马上回答:“我很尴尬,你不用担心。”

  齐苗是暗暗感觉自己挺男人的,那一个又送了一个。“盛老七在前女友家过夜。我不能睡客厅沙发。齐苗能行!”

  齐苗笑着骂:“神经病。”没回答他。

  乔静固执地卡住了,“再假装看不见!我,乔静,不能接受土壤,只能为你服务。”

  齐苗天天装死。

  南亭到塔的时候才7: 20,显然早了。比起等生元醒来的尴尬,她更愿意早点出门。

  结果有人比她早。程潇看到南亭下了通勤车,大叫:“两位老公。”那个跟着她下了车的男人,不用介绍,也知道是老板。

  南亭招呼程潇说:“来我这,怎么这么早?”

  程潇随口说道:“有人出差了。我来送飞机。我听说你被玻璃划伤了。对了,看看你是不是坏了。”

  南亭很感激程潇的关心,但他说:“谣言止于智者,程队长。”

  程潇开玩笑地说:“看来我能不能捍卫自己的智商,完全看你的脸色了。”然后指着顾南婷,“我的大老公,顾南婷。”

  南亭很有礼貌地对穿着正装的顾南亭说:“顾总是好的。”

  顾南亭并不介意未婚妻与“大丈夫”相称,用沉重的眼神看着南亭。“你好,我是顾南亭,苗条亭。”

  南亭微微笑了笑。“南亭,庭院深。”

  “我认识你。”顾南亭绅士地道:“上次道歉风波之后,为了有机会向你表示感谢,我从空管中心了解到你。希望南老师不要介意。”

  “道歉”事件后,程潇在找视频女主角,顾南婷当然知道这件事。起初,他没有干预,因为他相信他可以找到一个像他的船长一样老练的人。然而,他忽略了一点。他家的队长程脾气不好,控制渠道和控制有冲突。结果,即使她通过偷拍视频猜到“恩人”从事的是控制职业,作为知情人也查不出更多。

  对于中南,美女队长,男人聚集的空管中心,不买?有点奇怪。程潇气得一拍桌子,“我问他们塔的控制室里的女控叫什么名字,他们异口同声地告诉我,它像朵花!如花?接地气好好听的名字!我几乎被说服了。”

  顾南亭当时正在签署文件,听到微聚的眉毛。“在总裁办公室,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

  “放在大老板的架子上!”程潇不想理他,转身就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