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部落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赏析

胸罩脱了看见奶头,我成了局长的家奴

2020-12-12 06:31:39一流部落小说
在他身后,带着五六个戴着黑色墨镜的保镖,大摇大摆的向电梯这边走来!白怡见他来了,吓得加快脚步,一路小跑向电梯。她长生不老胸罩脱了看见奶头,很少穿高跟鞋。因为紧张,她的脚踝突然扭了一下,痛苦的嘴抽抽着。幸好离电梯很近。她一瘸一拐地快速钻了进去

在他身后,带着五六个戴着黑色墨镜的保镖,大摇大摆的向电梯这边走来!

白怡见他来了,吓得加快脚步,一路小跑向电梯。她长生不老胸罩脱了看见奶头,很少穿高跟鞋。因为紧张,她的脚踝突然扭了一下,痛苦的嘴抽抽着。

幸好离电梯很近。她一瘸一拐地快速钻了进去,并按下了快速关闭按钮.

胸罩脱了看见奶头,我成了局长的家奴

甚至在电梯门即将关闭的瞬间,突然被一只手挡住,电梯又开了。一个说话有礼貌且有明确威慑命令的保镖说:

“不好意思,我们老师不喜欢和外人坐电梯!”

第五章我们认识吗?

白怡看着穿着笔挺的黑色风衣,双手背在背后的颖天珏。他的身上散发出一股超强的气势,让闲人不可靠近的极度心寒,就像一个从地狱里出来的黑暗大帝。气势惊人,让人看都不敢看!

这一刻,她的心跳仿佛要跳出来了!想着他认清自己之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但是片我成了局长的家奴刻之后,这个冰冷犀利的男人没有任何表情和动作,她只是稍微放松了一下.

他没认出自己!

还有,我结婚一年只见过她两次,唯一的两次,她脸上贴了一个难看的烫疤,那么难看,他怎么可能认出她来?

应天阙望着电梯里的女人,深邃而锐利的眼睛闪过一丝惊讶,心里不由升起一丝不同于普通女人的熟悉感.

“我们以前见过?”他略带磁性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低沉,就像常年发号施令的国王。

白怡立刻被他的问题吓了一跳。他不是说不认识他吗?

她努力抑制自己紧张的情绪,平静地回答:“老师可能认错我了,我们.不认识。”

应天爵是谁?想在他面前伪装自己?既然我不认识她,她为什么这么紧张?刚才看到自己的时候,吓得脚都扭了!

和当了多年天爵的墨池在一起,我看到天爵居然主动搭讪一个陌生女人,眼睛都忍不住瞪大了!

白怡那双锐利的眼睛像一把锋利的刀。当他正准备把电梯交给他们时,那个人突然走了进来.

胸罩脱了看见奶头,我成了局长的家奴

“既然老师不喜欢和别人一起骑车,请老师先走。”白怡说完立刻一瘸一拐的退了出去,把电梯让给了他们。

天珏看着慌忙出门的女人,忍不住又看了她一眼,却没说什么。电梯门关上了。

白怡拍了拍胸口,见他不在了,松了一口气。男人的气势越来越大,一看就会不自觉的紧张。别说他会当着他的面撒谎!

但是,如果他真的认出了自己,他不会把自己收拾干净吧?

反正两个人都离婚了。虽然他骗他离婚,但他也不喜欢自己!

白怡觉得自己很荣幸能在今晚的摄影大赛颁奖晚会上入围。她真的不敢想她会得奖!

然而,当国际知名摄影师和资深法官周淑芬在台上叫她的名字时,她完全惊呆了.

她做梦了吗?

白怡在这里站了很久才缓过来。他紧张而兴奋地走向讲台。中奖不仅意味着获得奖金,还有机会得到一份好工作!

在会场的一个角落里,本次比赛的主办投资人应天珏双手看着台上获奖的女子,眼神深邃。我没想到她会来这里.

为什么这个女人.给他一种奇怪的熟悉感?

第二天

胸罩脱了看见奶头,我成了局长的家奴

因为昨晚获奖,白一寿答应请林佳出去喝酒庆祝,两个人都喝醉了才回家!

早上八点半,还在床上呼呼大睡的白怡接了个电话,说华纳音乐国际传媒邀请她加入公司。

她答应后,挂了电话.

在床上睡了几分钟,我想起了刚才的电话。白怡立刻从床上坐起来,抓了抓凌乱的长发,终于醒了!

华纳音乐国际…是她前夫应该是天爵的公司!

他同意了?

但是他昨晚见面的时候没有认出自己。听说他的员工福利很丰厚!

“丁……”她的手机响了一条信息。是华纳人事部发来了公司地址和要带哪些文件来参加工作的信息。

看完短信,她立刻从床上爬起来,洗完脸,以最快的速度刷牙,很迷茫。她没有看镜子里现在的样子,穿好衣服就出门了。

半个小时后,白怡拍了拍胸口,在一栋128层的商业楼前下了车,直接上了110层的信息台去了人事部。

然而,她一走出电梯,就撞上了迎面而来的人。她想在电梯里呕吐。她甚至没有看到是谁,突然她吐在人们的衣服上.

“哦……”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昨晚喝了一点……”白怡看着男人笔挺的黑色西装上的臭酒渍,马上道歉。

她抬起头,看到一个暴怒到可以吞人的男人的样子,吓得哑口无言。

――ftex

第六章猪!

应天爵低头看着自己西装上恶心的酒渍,全身瞬间散发出一股极其令人心寒的戾气。看着眼前这个该死的女人,我恨不得把她从这楼上扔下去!

白怡是他的眼睛,心跳得好像要跳出来了!

与秘书陆琴,谁应该在天阙后面,看了一眼总统身上的酒渍,并立即问伊拉克任务的声音:

“你是谁?谁允许你来这里的?这地方是你这种人开的吗?你知道你吐了谁吗?"

白怡只看了陆琴一眼,目光落在黑脸天阙上。他不得不鼓起勇气解释道:

“我叫白怡,半小时前人事部邀请我入职。如果我对这件事总是不满意或有任何问题,我现在可以走了,不是吗过……真的很对不起,衣服我会负责洗干净的。”

大厅前台的两个女秘书看着这场景,两人都惊呆了,乖乖啊,居然新来的员工刚一来就把酒吐在总裁身上了!她肯定是会被赶走的!

应天爵看着面前这个该死的女人,咬牙,默了半晌,他脱了身上的外套丢给了她,只冷声甩下一句话:

“残留一点味道就别滚来上班了!”

胸罩脱了看见奶头,我成了局长的家奴

“是……”她接着他丢过来的酒臭外套,无措的应了一声。

他居然没有让自己滚蛋?白伊又意外又惊讶。

难道是外界一直误解他了,他其实是一个外表冷漠,内心狂热又善良的好人?

走进电梯里的应天爵,看了一眼还站在电梯口浑浑噩噩的白伊,眉头紧蹙了起来:

“这副鬼样子来我公司干什么?当僵尸吗?滚回去!”

白伊被他骂的嘴角抽蓄了一下,他好人个毛线!群众的眼睛果然是雪亮的!

前台的两位秘书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总裁居然没有将那个新员工赶走?

秦璐不由多看了眼面前这个跟酒疯子一样的白伊,心里也实在是不能理解,默默的好奇着应天爵为什么会留下她?

待那个男人走了后,白伊才按了另一部电梯,下楼,回家,今天这个样子的确没办法来报道了。

应天爵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坐下,想起那女人吐在自己身上那恶心的酒渍,他扯起身上的衬衫闻了一下,靠!

怎么衬衫上也是那恶心的酒味?

可恶的女人!

自己居然还能留下她?当时脑子绝对是抽掉了!

应天爵脸色黑沉的立马站起身,正准备出办公室时,秦璐敲门走了进来,跟他确定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