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部落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赏析

为什么女人喜欢又大又粗,坐上去不疼的

2020-12-10 12:33:37一流部落小说
长辛宫到处都是红灯笼。连院子里的大柏树都挂了几棵。黑仔裹着松鼠皮斗篷,披着湿漉漉的头发,在一棵大柏树下播种了一些东西,这吸引了白鹤来争夺他脚下的食物。他只是呆呆地看着鹤,并不急于进屋。我在门口咳嗽。黑仔回头一看,

长辛宫到处都是红灯笼。连院子里的大柏树都挂了几棵。黑仔裹着松鼠皮斗篷,披着湿漉漉的头发,在一棵大柏树下播种了一些东西,这吸引了白鹤来争夺他脚下的食物。他只是呆呆地看着鹤,并不急于进屋。

我在门口咳嗽。

黑仔回头一看,发现是我,但他并不太惊讶。恭敬地向我致敬。

我总是问他:“你妹妹呢?”

为什么女人喜欢又大又粗,坐上去不疼的

黑仔没有回答,只是指了指琴房的方向。

没注意到房间里有几根零星的弦,阿南在拨冰。

我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黑仔也没有邀请。白乃反而用手抓了一把鸟食,让鹤直接从他掌心啄出来。

“你头发湿了,为什么不进去?”我鼓励他。“小心着凉!”

黑仔抬头看着我,看上去很温柔。“皇上想进去,他妹妹不吃人。”说完,他倒有些不好意思。

我不敢一个人进去。

"黑仔今天开车离开时和那些孩子在一起,但我没有想到。"我无话可说,“好玩吗?”

黑仔看看我,“这不好玩,我只是听太后娘娘说宫里没有小男孩,怪无聊的。我出来闹一闹,把宫里闹得热闹。”

“你是什么时候看到贺混进宫女队伍的?”我打碎了他。这孩子在宫殿里跑来跑去。不是吗?看这个?

为什么女人喜欢又大又粗,坐上去不疼的

黑仔犹豫良久,最后说道:“我只看到他们一大早就带了一个灰衣宫女来板关乡道,而且他们还换了一会儿脸。之前进去的那个一直没出来。”

“绝不……”我结巴了。

“现在应该出来了,”黑仔说,“借着一个大宴会的机会。我变成了一具尸体,被扔出了宫殿。”孩子说这话的时候,一点表情都没有。只是时不时静静的看着我。

所以,当我们在板关乡道喝茶的时候,其实板关乡道里藏着一具尸体!幸运的是,我们和孩子们一起去了。如果孩子不小心跑了.

黑仔的冷静远远超出了他这个年龄应有的水平。即使在这个时候,他也肯定不会焦虑或干巴巴的。我比大人冷静多了。当然我很不耐烦,阿南总想让我控制自己的愤怒。

我突然向黑仔伸出手,在他的心里打了一巴掌。我想试试这孩子的武功。他能拉五石之弓,他的从容让我好奇。

当然,我没有尽全力,我只是尽力了。

不出所料,黑仔轻而易举地逃过了我的手。很快,我们两个就在一起打架了。大柏树在他身后,黑仔从左向右躲闪,他不时能找到一个漏洞用一拳攻击我。就他的年龄来说,他的功夫真的很了不起。

“你在干什么?”

阿南沮丧的询问来自他的耳朵。

我赶紧收势,回头看见玄关下的安安站,睁大眼睛盯着我和黑仔。

我对阿南笑了笑,不知道说什么好。

“皇上来找我姐,不好意思进门。”黑仔漫声漫气的对身后的大柏树说道。“皇上想和我们一起过年。”

82号宫殿

站在大柏树下有点不好意思,脸僵硬的笑不出来。

黑仔的孩子太直接了,他让我很震惊。让我我没有机会掩盖。

为什么女人喜欢又大又粗,坐上去不疼的

阿南在台阶上站了一会儿。这时,她已经脱下了宫装,只穿了一件占了家的小兰花大衣,穿了一件水下财团的裙子,脱下了她那满头的珍珠。看上去清纯优雅简单,轻如清风。她的脸不再生气了。就是有点平淡。

“不要在黑仔捣乱,小心踩在雪地里的泥上,弄坏了新靴子。”阿楠张了张嘴,却是在和黑仔说话。说完一幕转身进屋。

刚发现长辛宫的窗帘都换了,冬天用的厚棉窗帘都换成了夏布的彩花窗帘。暮色斜照,这些花帘在微风中微微搅动。是我想象中的家的感觉。

那时候,我等着父亲放了王凡,我曾经幻想自己可以在封地里拥有一个简单朴素的家。家里的女主人拉开窗帘,叫我和孩子回家吃饭。只是女主人.

黑仔像个成年人一样叹了口气。

他对着院子门口砍了很多东西的雪人噘嘴。“我姐刚才回来发脾气说要推倒雪人。她说雪人毕竟不可靠,不能保证她的安全。”说完,黑仔看着我,似乎有些崇拜。

我苦笑。揉揉脑袋,难怪妈妈喜欢他。他说话真的能戳到人心。孩子就像成年人一样,知道听到这些心里会难过。

阿南知道我的困境。严丰的儿子什么都不是。我想要的比那个女人重要十倍。

黑仔严肃地掸去裙子上的灰尘,检查他的鞋底是否干净。然后沿着石路大步向房子走去。走了几步,回头见。我没动,大眼睛向我闪。

阿南没有邀请我,但也没有说不让我进去。

也就是说,我当然可以进去。我是皇帝,宫中任何地方都是我的地盘。连整个大赵都是我的地盘,更别说阿南的小卧室了。所以,阿南不能拒绝我!

我深吸一口气,昂首阔步地穿过黑仔。

阿瓜很早就拉开了帷幕。看到我,孩子似乎松了口气。她把我引向琴房,显然阿南也在那里。

阿南琴房春意盎然,窗户已换成胭脂纱帘。小窗微开,纱帘随风轻舞。一颗红为什么女人喜欢又大又粗梅斜插在一个长颈的梅瓶中,使得窗外的晚霞暗淡。

房间中央,锦缎床垫上放着一个小箱子。箱子不大,但是里面全是零食和水果。还有各种配菜,当然还有酒。

阿南独自靠着胡椒墙坐着,腿上放着冰。手里拿着碧玉杯,旁边放着一个小酒壶。她半垂着眼睑,不知道在想什么,根本没看见我进来。

我抽了抽鼻子,房间里全是酒精。混合着春风的温暖让人觉得有点薰。

“你一个人喝酒怎么不打电话给我?”我走过去,试着和阿南凑在一起,和她坐下。

结果阿南动的比我快,她好像被我吵醒了。如意还没替我脱靴子,她就起身跪在锦褥上,小心翼翼地朝我敲着头。“我欢迎皇帝的光临。”

我惊讶地看着她。她已经很久没有对我这么客气了。滑到x.b.t.x.t

为什么女人喜欢又大又粗,坐上去不疼的坐上去不疼的

黑仔也上了锦缎床垫。他从一个大金杯里舀出一杯酒递给我。

我接过来闻了闻。“这是一种很好的屠苏葡萄酒,”我说。“安安一个人怎么享受!”

阿南没有喝醉,黑黑的眼睛转了几下。“请,陛下。”她向我举起酒杯。

我踏上锦褥,像往常一样找了个舒服的地方靠着阿南。“今天过年,点就是了。”我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等着阿南来质问我。

但阿南没有。她什么也没问。她只是勤勤恳恳地为我斟满了酒杯。

她的殷勤中有一种陌生感,让我仿佛回到了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在这样的礼貌和陌生中,总有一些诱惑。比如这个时候,阿南把大眼睛藏在浓密的睫毛后面,静静的看着我。

我又一次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阿南很忙,很充实。

“阿南,今天我得谢谢你。”我看着,酒从白瓷的小壶口流出,清醇芬芳。“要不是你,我早就……”我的手抚着胸口,绞痛的感觉好像又回来了。今天真是九死一生。我只是轻描淡写,因为是阿南提供的大米。还好阿南提醒了我。

阿难恭恭敬敬地说:“这是妃子的权利。”

我抓起杯子,又一口喝了下去。这次不用从阿南那里倒,摇了摇才知道是空的。我抓起案上的金瓯,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别劝了,自己一饮而尽。

阿南脸上有点惊讶。

黑仔正忙着拿起桌上的一盘鸡爪递给我。

我抓起一只鸡爪,慢慢地跑。

阿南的脸又平静了。她变得安静地靠在墙上,好像很无聊,拨了两下弦。

“黑仔今天来了。我刚把话说开,“我刚放下杯子。“冯钰儿那边,你暂时不准动她。”

阿南静静地坐着,好像没听见我说话。她长长的羽毛上覆盖着纤毛,在脸颊上投下阴影。她的指尖轻轻地转动着琴弦。但压抑着,不让琴弦发出声音。

这样说可能会伤到我。至少阿南和严丰的儿子已经处于危险之中。且不说阿南那天被他们打了头,也就是今天,他们用阿南的粮食和大米下毒,意思很明确。就算毒药杀不死我这个皇帝,我也要让阿南背黑锅。

“不是因为我还爱她,而是……”我伸手握住了正在拨弦的手。“我让她有用。再说,如今的情形,就算何认定了的儿子是想害你,的儿子也可以口误否认一下。你是否真正掌握了与何交往的证据?没有证据,她可能会反咬一口。那你能说清楚吗?唱歌,投毒,甚至打你的头,严丰自己一次都没干过。没有物证,追她的结果最多是她没管过这个宫里的事。”

安安依旧静静的坐着。随着日影的移动,她脸上的阴影也随之扩大。

“不说别的,你能看到今天有多少人附和季风的发言!即使你今天揭露严丰是幕后黑手,也没有多少人会相信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