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部落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情感口述

狐狸精h,rouwen一对一

2020-12-10 04:55:01一流部落小说
“哈哈,许子友和她家宁浩!”黄霞跌跌撞撞地和他们打招呼,后面是程子智。看着的尴尬,许发誓再也不喝酒了,免得他喝多了出丑。“黄霞!”许舒服地抱着她。“你去哪儿了?喝这么多酒?”她问程子智。程子智只是保持着平静的表情

“哈哈,许子友和她家宁浩!”黄霞跌跌撞撞地和他们打招呼,后面是程子智。

看着的尴尬,许发誓再也不喝酒了,免得他喝多了出丑。

“黄霞!”许舒服地抱着她。

“你去哪儿了?喝这么多酒?”她问程子智。

程子智只是保持着平静的表情,没有回答。“帮她回去休息,喝多了!”说完,他转身离开了。

狐狸精h,rouwen一对一

许随口扶起了,无奈的看着宁浩。

“回家吧!我有时间再见到你。”宁浩笑了。

“黄霞,你来得正好!”许舒服的用力抱着她向宿舍走去。

“呵呵,随便你,你是傻子!”黄霞边走边笑,她的笑声令人惊愕。徐只好把她放在肩上,吃力的上楼。

“傻瓜!”黄霞很困惑,一直称自己为傻瓜。

“程子抱着那个家伙让你喝了多少酒?我以后会跟他算账的!”许舒服的恨恨地说道。

当黄霞醒来时,她可以自由地问,但她没有谈论平安夜。

“我本来想给你出口气,不过算了!”许舒服的笑着。

黄霞认真地看着许子友。“有时候,我觉得你太聪明了,有时候你怎么这么笨?”

“小姑娘傻啊!”许舒服的回道。

黄霞摇摇头。“许子友,你真是嫉妒!”

寒假期间,宁浩和母亲一起去深圳看望父亲的坟墓。徐子留在了北京,因为她患了轻微的感冒。分开了必然会想念,徐每天在家等宁浩的电话。

前几天,宁浩也按照约定准时打来电话。后来就没有规律了。徐着急地等着,偶尔出去走走。

在同一个大院里,有时候程子志会过来看她,带一些电影光盘和她一起看。

《北非谍影》,看了几遍还是喜欢,电影里的台狐狸精h词几乎都背下来了,尤其是程子智,记忆力很好,能时不时背一段给她听。

狐狸精h,rouwen一对一

许子友笑了。“来吧,别为难我。我不熟悉你的台词。”

“请你看这么好看的电影好吗?”程子抱着一副失落的表情。

徐子宰就笑了:“对了,寒假北京这么冷,你为什么不去南方玩呢?”

“我一直在那里。去哪都没意思。还不如在家看CD呢!”他的真实答案。

电话铃响时,徐子立即冲了过来。“你找谁?”

“老首长在吗?”

“开会去了!”许舒服失望地挂断电话,回到电视机前。

“等宁浩来电话?”看她失落的样子,程子肯定的问。

“说你天天打电话总是忘!”许随口抱怨rouwen一对一道。她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她知道他不打电话可能还有别的事,但还是觉得委屈。

“可能很急,很忙?”程子安慰她。

“嗯!”她点点头。

寒假开始的时候,宁浩从深圳回来,沉默了一点。当我来找徐安心的时候,我也累坏了。

“不舒服吗?”许关切地问道。

“不不!”宁浩的神态有些不自然。

“你有什么心事吗?”徐舒服的感觉他已经不像过去那么清醒了。

狐狸精h,rouwen一对一

“不不!”

情人节不是中国的节日。徐子对此一无所知。他只是看着身边的同学度过,觉得好玩。就对宁浩说:“情人节我们去八角游乐园吧?”

“情人节?”宁浩对这个节日不是很清楚。“什么时候?”

“这个周六!”许舒服的笑嘻嘻的看着宁浩。

“我想给阿芳补课,她想考托福!”宁浩尴尬的说道。

“你可以跟她说一下,再找个时间学习!”徐安心有点不高兴,她可能一直对阿芳有不好的感觉。

“那怎么行?她时间很紧,还安排了别的事情!”宁浩说。

“哦!”许心里安心不是个滋味。可能宁浩连真正女朋友的作息时间都不知道,但是她知道方的作息时间。

“再去游乐园玩一次?”宁浩说对不起。

看到他的尴尬,她笑着点点头。“好吧,以后再说吧!”

周六,徐子没有回家,一个人在宿舍上网。其他人都去约会了。据说黄霞最近和一个人关系很密切,最后她放弃了程子智。

闫冰在QQ上给她发了一条信息,“情人节快乐!”没有别的话说。她只好把两个字打回过去:开心!

程子智的QQ开着。她来了就问:“你怎么不跟宁浩去约会?”原来全世界都知道今天是情人节。

“他忙!”她给他回了电话。“你呢?为什么不去找美女约会?”

“我找到了,但是人家不同意就自己回来路过。”他以一个悲伤的符号结束。

许想了想,还是问道,“你看上的那个?还没有结果?”

“是的!可惜我的九十九朵玫瑰。”程子志说:“我以后给你发,放在这里就不会显得难过了!”

“谢谢!”

“宁浩忙吗?这么好的机会不和你出去?”他问。

“很多东西。”她给了他一个笑脸。

“都难过死了,你还笑?朋友不够!”他哄她,“中午我们去东来顺吃涮羊肉,安慰我这个伤心人。”

“难过的时候能吃肉吗?”她嘲笑他。

“我是转移治疗!”

“和你在一起!然后中午在我们学校门口集合!”她给他回了电话。她也很难过,但无法表达。

有时候,许是真的感激程子之。他总是在合适的时候出现,不着痕迹的安慰她,让她不会一个人难过。

宁浩沉默是有原因的。上次回深圳,一个表弟说支持他去英国留学。我叔叔不知道宁浩父亲的去世,因为他的家人早年在父亲的帮助下移民到英国。他直到上次回深圳才知道表哥去世了,但是宁浩和他妈妈面临着很多困难。

“回英国跟我一起读书,我可以照顾你!”大叔的态度很真诚。

宁浩的妈妈爽快的答应了,而宁浩犹豫了。

后来舅舅问了好几次。宁浩的妈妈催促宁浩早点准备。“去英国比去中国好得多,在你叔叔的帮助下,你将来一定会取得成功。”

“可是,我,我们现在不是很好吗?”宁浩问他妈妈。

“好吗?我们现在是社会最底层。看看你妈妈现在,工作这么累,还不能保证,让我们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我毕业后就可以工作了,到时候您就不用那么累了。”

“你毕业?没有坚实的后台,你想分个好工作都难!”宁母对这个社会看的很透彻。

“可是,可是……”宁浩还是不想去。

“还有什么可是?是不是不想放弃许自在?”宁母对儿子和许自在的关系多少了解一些,“年轻人谈恋爱到最后有几个有结果的?”

“我们不一样!”宁浩想尽力维护自己的爱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