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部落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情感口述

跪舔军人的臭军靴,男朋友接吻时说忍不住了

2020-12-09 14:38:42一流部落小说
爱上小何后,她从未想过有一天那种爱会消失。原来爱情一直存在,却从来没有天长地久。一段感情从开始到结束,从期待到绝望。伤害总是与幸福相伴。有人说爱情只是一种理想,现实中的爱情总是多愁善感的。然后,有人认同结局只是一种方式。如

爱上小何后,她从未想过有一天那种爱会消失。

原来爱情一直存在,却从来没有天长地久。

一段感情从开始到结束,从期待到绝望。伤害总是与幸福相伴。

有人说爱情只是一种理想,现实中的爱情总是多愁善感的。

然后,有人认同结局只是一种方式。如果不是幸福,那只能是痛苦。

跪舔军人的臭军靴,男朋友接吻时说忍不住了

两个人痛苦总比一个人来找珍妮弗好,因为当她痛苦的时候,至少有人感受到了痛苦。

我曾经想过,如果有一天她下了地狱,她一定会把她讨厌的人拖到一起,忍受地狱里熊熊燃烧的烈火,否则她会安详死去。

看来她真的不是什么好人。

佛说:“放下屠刀,成佛。”

佛说:“背不能动,就让它去吧。”

但她不是佛,所以她还在世俗中沉沦挣扎,仿佛漂浮在广阔的天空,被空虚包围,无法辨别方向,看不到希望的彼岸。

安苏认为,很少有人在红尘中受苦,能够安全地承受一切。毕竟能忍受孤独和痛苦的人很少。

她在红尘中挣扎了太久,内心始终没有找到方向,所以她拼命想找到自己的彼岸。

否则.为什么要和平相处?

不知道睡了多久,因为剧烈的头疼,一阵阵的疼,醒了过来,真的是多年不改的噩梦。

跪舔军人的臭军靴,男朋友接吻时说忍不住了

室内光线有点暗。天还黑吗?

她抬起手腕,试图看看时间,但她的动作慢慢开始变得僵硬,好像出了什么问题。

她现在在哪里?从混乱中慢慢醒来,这里是皇家医院!她昨晚来这里看小何,说了些什么,然后.睡着了?

她揉揉疼痛的太阳穴。她睡在小何的病床上。他呢?

“醒醒?”小何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声音很近。

依旧是昨晚的睡衣,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完全看不出生病的迹象,这个男人一直很擅长伪装,如果他不想让人看到他生病了,那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她应该问小何,她睡在他的床上,他怎么睡的?但是小何.他怎么能虐待自己呢?另外,皇家医院最需要的是房间和床位。

想到这里,我似乎更放心了。

小何用遥控器,窗跪舔军人的臭军靴帘向两边拢,温暖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

跪舔军人的臭军靴,男朋友接吻时说忍不住了

微微皱眉后,她问:“几点了?”

“快十点了。”小何抬头看着她,一大早就醒了,困了,懒了,困了,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她却没有意识到,眉头也紧了,低头看了看表的时间,然后掀开被子,就要起床。

萧何淡淡的看着,没有上前,只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当安苏起床时,她的腿又软又重,这真是糟糕到了极点。

按照约定的时间,慕辰今天会来K国接她,回法国巴黎。慕辰昨天在电话里提到他会在登机前给她打电话。她的电话号码呢?

手插在口袋里,空空如也,环顾四周,手机静静地放在圆桌的一边。

捡起来,黑屏。

安苏抬头看着萧何。

“我帮你关了。”小何微微拉了拉嘴唇。

她觉得自己有些生气,看着他不说话。

“你还记得我们一大早说的话吗?”萧何的声音微微有些冷。

“什么话?”片刻的疑惑,但很快就知道是什么了。

“安苏,我们一大早就提到了结婚。”他冷冷地看着她说:“你答应过的。”

安苏沉默了。她没有失忆。她仍然对早上说的话印象深刻。她答应小何结婚,有些冲动。她当时没想那么多。现在看来,小何是认真的。

“先生,我.订婚。”这也是变相的拒绝和拒绝!

“我是和你结婚,不是和你订婚。这个你不用跟我说。”萧何陌陌,看着安苏,就像是看着一个微不足道的人,但出口,却是与两人息息相关。

“结,还是不结?”他又不耐烦地说话了。

安苏静静地看着他。她明白小何是在逼她和自己。他们结婚后,没有退路,注定男朋友接吻时说忍不住了要互相伤害一辈子。

良久,安苏笑了:“你怎么不打结?”

安苏告诉自己,大多数女人无论嫁给谁都会后悔,但她们只能维持一段普通的婚姻,没有人能幸免。尽管他们很无助,但这就是生活。

既然不管嫁给谁都要经过世俗,那么那个人是慕辰还是小何又有什么区别呢?

“无悔?”

她扬起唇:“嫁给K最厉害的男人,我能后悔什么?”

小何听到发言,直接拿起旁边的话筒。“让人进来。”

外面的人好像等了很久。萧何放下电话后不久,袁青带着两名穿着正装的工作人员走了进来。

安苏注意到他们的胸甲,惊讶地看着小何。

“我们现在结婚。”小何用一双黑色的眼睛那么平静地看着她。

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现在小何正在赶鸭子上架。她卡住了。

此刻,在房间里不断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中取出文件和印章的两名工作人员实际上是婚姻登记处的负责人高倩。

小何,他已经准备好了一切。

“我的证件在酒店,我……”

小何冰冷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这是在袁青的清晨为你拍的。”

安苏看着袁青。袁青手里拿着她的证书,摸着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微微折叠着。

“今天,会不会太急了?”她还没和慕辰谈过,现在怎么能结婚呢?

“早死早超生。”

那一刻,安苏承认自己因为小何的话突然崩溃而动摇了自己犹豫的意志,一个邪恶的念头从心里冒出:就这样,我们一起死吧! 那两位工作人员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秘书长一大清早打电话让他们过来。为总统服务之前,他们事先还签订了保密协议。在阁下公布婚讯之前,他们不得将此事泄露出去。

他们哪敢泄露啊?阁下结婚的对象是苏家大小姐,已经让他们很吃惊了。原本他们还以为阁下喜欢苏安,才会想要和她结婚,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又不是那么一回事。

阁下和苏家大小姐,两人之间似乎太过冷漠了,那样的表情就好像是仇人对峙一样。

还真是搞糊涂了!

萧何在婚姻登记表上快速签字,然后把笔递给苏安:“签字。”

苏安接过笔,紧挨萧何名字的旁边,她笔锋微顿,但仅仅是一瞬间,因为她很快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那么快的签字速度,甚至把纸张都带出了些许纸刺出来,她似乎不允许自己在这一刻打退堂鼓。

放下笔,直起身,看着签名栏,苏安笑了笑。

萧何。苏安。从这一刻开始,他和她已经是夫妻了!

这件事情若是发生在三年前,她一定会喜极而泣,但是如今,有的只是讥嘲和冰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