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部落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情感口述

荡女乱翁,被主人调教

2020-12-09 12:06:44一流部落小说
……因为刘川的微博,那天晚上整个武林职业联赛像过节一样热闹,各种转帖、嘲讽、段子层出不穷。而刘川在发微博后,洗了个无情的澡,并不知道自己的微博上了头版,引来了无数人的围观。吴坐在床边,用ipad刷微博。刘川微博上很多评论都是“含

……

因为刘川的微博,那天晚上整个武林职业联赛像过节一样热闹,各种转帖、嘲讽、段子层出不穷。而刘川在发微博后,洗了个无情的澡,并不知道自己的微博上了头版,引来了无数人的围观。

吴坐在床边,用ipad刷微博。刘川微博上很多评论都是“含泪欢迎川神归来”,很多人看到照片后感叹“川神好帅”。吴一个个拒绝了,爬过去觉得心情很好。

刘川退役一整年,回来时人气还是那么高,这让吴很吃惊,但他也为刘川感到高兴。

荡女乱翁,被主人调教

光是看着那些“好帅”“流着口水”“真想摸四川神的爪子!”“川神娶我!”吴的心里不禁感到一丝不安。喜欢刘川的人真多。如果大家都知道刘川和他在一起,吴觉得他绝对会成为这群人的公敌。

刘川洗完澡出来,看见吴坐在床边,低着头刷微博。刘川走到他跟前坐下,好奇的说:“你看什么,这么认真?”

吴把ipad递给他,并给他看了几条评论。

那些评论恰好是:“川神娶我!”“川神娶我10086!”“川神娶我家户口本!”

刘川摸摸鼻子,笑着说:“这些家伙在开玩笑,别理他们。”

之后,他凑过来,轻轻吻了一下吴的嘴唇像是跺脚。他低声说:“我是你的。”

作者有话要说:

庆祝刘川和吴互相跺脚成功o(n_n)o

接下来就是玩游戏培养感情了。你可以猜猜下一对是谁!

第122章210 211

荡女乱翁,被主人调教

第210章,神秘身份

自从刘川的真实身份公开后,华南赛区的其他15支球队顿时感到压力很大。之前被刘川打了好几次的“神仙队”,在和刘川一行见面时,兴冲冲地跑去找川神签字,让刘川有些尴尬。

兰觉得“刘川是河海”的消息发布得太早,太高调也不是好事。毕竟刘川的打法还是挺明显的。随便搜一下中国队之前的比赛就知道了。如果公布身份,肯定会被其他团队成员盯上。

但是,刘川充满信心。他似乎并不担心被针对自己。他反而笑着说:“不是还有你吗?”让他们想办法针对我,正好方便你玩。"

兰想了想,似乎是对的,于是笑着摸摸下巴说:“好,就这么定了。下次我要杀六个人,别抢我。”

刘川点头:“好,我掩护你。”

队长和副队长都很自信,队员们都很紧张。听他们这么一说,不禁放下心来——就算刘川的身份公开吸引了对手的刻意针对,他们还有副队长蓝伟然,还有两位大神联手,却怕打不过对手。

果然,刘川和卫兰冉联手,在华南师战无不胜。每次刘川被盯上,兰斯都躲在某个视野阴影的角落里,偷偷放一支暗箭,寻找合适的机会偷袭。对面的人本来是放火烧川神的,突然旁边一个逍遥人被杀了。一场直接的群体混乱让他们感到迷茫,他们简直惊呆了。他们总觉得这个叫“蓝”的逍遥人像个飘忽不定的幽灵!

兰就这样在台下飘来飘去,在刘川身后随着背影精神抖擞,又让刘川引来对方的仇恨。他轻而易举地躲在后面,乐此不疲地干掉了六个人!王牌超神!对于龙隐团队来说,这个系统提示并不新鲜。

玩蓝眼睛和针的幽灵风格,再加上刘川用木偶遥控放风筝,让无数支队伍都有了着落.在半个月的比赛中,遇到龙隐队的所有球队都被粗暴地打成了输家组,甚至没有一支球队能从他们身上获得一分,几乎所有的球队都被团里简单地消灭了。

于是,很多记者对刘川身边的“蓝”字搭档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记者们很想采访他,但兰却懒得接受独家采访。赛后被记者屏蔽,询问来历。兰笑着说:“哦,我是电信一区的。”

记者:“…”谁问你是哪个区的?

兰魏冉留下了这句话,把烂摊子留给了刘川。刘川只好笑着说:“他是我在网游中发现的高手。”

许小七,谁知道真相,笑着背后的麦克风。其他记者想从刘川嘴里说出来,但他们什么也说不出来。刘川很守口如瓶,什么荡女乱翁也不想说。你只要把刀套在他脖子上,他就不会说一句话。

“蓝”,一个逍遥自在的球员,他的龙隐队身份成了一个谜,在电竞网上又成了新闻。虽然不是头条,但也处于非常醒目的位置。但是,因为刘川没有让记者拍照,很多人不知道蓝是谁。另外,兰斯退役太久,回来就换了id,所以很多人都没有想到这一点,只以为这个小姚是网游高手。

然而萧思静就不一样了。

荡女乱翁,被主人调教

在七星草俱乐部训练的肖思静,看到龙隐队的消息,刷了一下电竞网站,点了进去。

这个id为“蓝”的玩家让他莫名的有一种熟悉感。萧玉洒脱的使用远程法术控制领域,不容易配合唐门傀儡系统,因为洒脱强加的“混沌状态”会让对手失去自控能力,四处乱跑,与唐门傀儡需要精准定位的前提相冲突。也就是说,刘川需要对手摆正位置,才能爆发战斗,但洒脱的混乱状态会让对手东奔西跑,局面变成一片

想不到这个逍遥能和刘川配合得恰到好处,而且只有一种可能——他们都是顶尖高手!

他找机会的能力相当厉害,和刘川的技术也只是错开,互不影响。肖思静今天下午仔细观看了龙隐队的一场比赛,发现“蓝”和“海纳百川”的技巧从始至终都没有冲突过。

玉笛是逍遥制,木偶是唐门。两个互不相容的学校居然能发挥出如此默契的配合,真是令人惊讶。两个人的技能是分开的,外行看起来好像永远不会步调一致,但其实真正知道的人都知道,小姚和唐门只有错开节奏才能形成完美的联系,否则只会自相矛盾——这个小姚绝对不是网游高手那么简单,随时都能跟上刘川的顶级意识,证明他并不逊色于刘川本人。

他会是谁?

萧思静微微蹙眉,对旁边的苏说道:“啊,过来看看这个游戏。我怀疑这是否容易。”

苏凑过来被主人调教仔细看了看,顿时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蓝?是他……”

两人对视了一眼,萧思静点点头,表情严肃地说:“你也想到那个人了?”

“嗯,有点像四蓝调。”苏有些不敢相信,“真的是他?他在第四季结束后退休了。近几年一直没有消息。他怎么会突然和刘川走到一起?”

萧思静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说:“难怪叶晨曦说,‘我在上海等他。’我以前一直无法理解叶晨曦这句话的意思。现在看来,叶队长早就知道他的主人回来了。"

".我明白了。”苏时轮愣了一下,说:“刘川真能干,他能把四个蓝军拉进他的队伍。”

萧思静平静地说:“真有意思。我本来以为刘川会和一堆新人一起回联盟,肯定会被各大球队虐。我没想到兰斯会回来。他们的两个对手实际上是联手的。这让我很期待。”

苏时轮凑在他耳边,低声道:“你就不怕他们联手虐死你?”

萧思静笑着说:“我不是还有你吗?”

苏:“…”

苏副的脸微微变红,随即平静地转过头去。

坐在对面的陈小北偷偷看了一眼少爷和副队长,装作什么也没看见。

虽然小思敬推测“蓝”是落花第一队长,但他一直不知道什么叫做胆怯,不管对手有多强,他都不怕。更别说刘川拉蓝伟然入队,就是刘川拉歌手老子入队。小思敬还是一个“我知道”的态度。

苏很担心。作为第一批参赛选手,苏也和兰见过多次面。虽然兰斯退役了这么久,但他的状态肯定不如当年。但是,在战术安排上,兰即使输给了刘川四次,也从来不敢小看他。叶晨曦得到了他的真传,并在年轻时获得了两次冠军,这足以证明这位大师的力量。

荡女乱翁,被主人调教

到目前为止,联赛中已经有很多获得冠军的队长,如刘川、肖思静、邵泽航和叶晨曦。这四个战术强人各拿过两次冠军,而唐玉凤和周目只拿过一次。在强队中,只有兰从未获得过冠军。即便如此,传说中的落花队创始人,也是很多队长仰慕的战术强人。

如今的联盟有很多强队,比如铜雀、唐朝、落花、华夏、七星草,还有徐加盟后正在调整的国色,最后在杨戬加盟后完善阵容,上赛季获得铜牌。这个赛季的势头很猛.

联盟有很多强队,刘川和兰斯联手回归。另外还有一个猫神调队。明年春天的第十三季简直就是史上最激烈的对决,一定会形成群雄逐鹿,强队如云的大场面!

七星草在这么多强队的冲击下,如果不及时调整提高,肯定会成为最先被淘汰的炮灰。

小思静一直很淡定沉稳,泰山崩于前不变色;苏比萧思静更体贴周到,考虑事情也更周到全面;这两位携手六年的好同志,面对即将到来的风暴,毫不畏惧,反而坚定了站在一起努力的决心。

苏时轮低头想了想,便叫徒弟:“薛可,你来。”

过了一会儿,一个高个子男孩来到了这边,站在苏的身后,低声说道:“师父。”

苏时轮笑着起身道:“你坐这里。”之后他抬头看了看坐在对面偷偷瞄他的陈小北。他说:“小北,你也过来。你们两个已经在擂台上打了好几场了。我看你最近训练的怎么样。”

薛克表情平静地坐了下来,这个十七岁的男孩,有一种超越年龄的稳重,虽然话不多,但眼尖,果断。

陈小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站起来挠了挠头说:“哦……”

萧思静也起身道:“小北,坐这里。”

两位大师同时站起来,在后面看着。陈小北突然觉得压力很大。他偷偷看了一眼旁边的薛克,发现后者一脸平静。他在跨服务领域建立了一个圈子,并向他发出了邀请。“密码7890。”

陈小北只好硬着头皮登录,薛克已经在房间里等他了,见他进来,直接二话不说按下了播放准备。

两个人开始打架。

陈小北虽然看起来腼腆害羞,但来到战场,小男孩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小和尚提着一把威武的大刀,扫、劈、劈,推的速度快如闪电!

陈小北的剑少林凶悍不凡,大刀挥舞密不透风,让人招架不住.

薛克很平静。他一直在用精准的飞行技巧避开陈小北的强硬攻势。一些不可避免的群体性攻击会吃得很辛苦,很受伤。作为一个偏僻的裁决者,被少林近战砍了会对他非常不利。所以,薛克并没有冲动行事,而是从容等待时机。

突然,薛克手里的皮鞭,只听一声刷刷,如同蛇精般的金色皮鞭准确的缠住了陈小北的腰,薛克左手按下了快捷键,鼠标拉了一下,滑了一下,皮鞭飞快的舞动起来,直接将陈小北的皮鞭扔向了远处!

漂亮的扇形鞭法是鞭法五毒最难的技能之一!

陈小北像被扔出去的球一样被扔向远方,眼前的视野变得混乱。薛克趁机用鞭子控制住他,迅速打出了一记远程鞭击连击。只见鞭子厚厚地盖着陈小北的全身,刷啊刷啊抽啊,听着就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