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部落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情感口述

诱哄夹住腿打屁股,范滨滨叫刘海瑞上范嫣然

2020-12-09 04:20:32一流部落小说
晚自习的教室,大部分被窗外的夕阳染红了。今天轮到白悦然当值日生了,所以在所有学生都走了之后,她留在了教室里,而那个本该和她一起当值日生的同学却成了楚吕。————发送到今天的章节,希望大家喜欢看正文~~~Ps:继续找各位亲爱的朋友

晚自习的教室,大部分被窗外的夕阳染红了。今天轮到白悦然当值日生了,所以在所有学生都走了之后,她留在了教室里,而那个本该和她一起当值日生的同学却成了楚吕。

————发送到今天的章节,希望大家喜欢看正文~ ~ ~

Ps:继续找各位亲爱的朋友求月票。喜欢这篇文章的各位朋友,希望为这篇文章投月票~ ~ ~谢谢~

第13卷[725]

诱哄夹住腿打屁股,范滨滨叫刘海瑞上范嫣然

“你为什么?”她好奇地问。

"我和今天值日的同学换诱哄夹住腿打屁股了身衣服."楚路说着,看着站在他面前的白悦然,“我想和你一起当值日生。”

她听着,微微笑了笑。“好吧,我们一起值班吧。”

放学后两个人在教室值班。在这种贵族学校,虽然老师有安排学生值日,但很多有钱的孩子也会给一些福利,让一些普通家庭的学生帮着做值日学生的工作。但是白悦然以前从来没有这样做过。对她来说,这也是一种体验。她做值日生并不觉得无聊,所以一直在按规定做值日生。

教室里除了扫地擦黑板,没人说话,但白悦然能感觉到楚吕的眼神,一直看着她。

擦完黑板,她放下橡皮擦,转头看着他。“你刚才在看我?”

他想否认,但当他看着她的眼睛时,他终于诚实地回答:“嗯。虽然我希望.你可以喜欢我,这些天,我总是找不到机会和你独处。”

她恍然大悟,“这就是你特意换值日生的原因吗?”

他迟疑地问,“你会恨我这样做吗?”

她高兴地摇摇头。“没有,我挺开心的。”至少他似乎真的在努力让她喜欢他。

她的话显然使他的表情放松了。“那么,你喜欢温柔的男生吗?”他想起了卢明海之前说过的话。

诱哄夹住腿打屁股,范滨滨叫刘海瑞上范嫣然

“温柔?你是说听话?”对她这个年纪来说,温柔的概念就相当于顺从。

范滨滨叫刘海瑞上范嫣然

“差不多。”虽然他不太懂,但是温柔和顺从有什么区别?

“嗯.那我应该是个喜欢听话的男孩子。”白悦然想了一下。“至少不会有太多争吵。”

他的脑海里瞬间闪过仓瑶的脸,突然脱口问她是不是因为仓瑶听她的,所以她才会喜欢仓瑶。

当然最后也不是他自找的。

当他走向她时,他的表情有点尴尬,但他的眼睛没有避开她的视线。“我以后会听你的。既然如此,你以后能不能多跟我聊聊?”

她若有所思地微微凝视着他。

当他看到她久久不回答时,他似乎很着急。他又说:“我一定会比仓瑶更听你的。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听!”

她忍不住笑了笑,融化了脸上的冷淡。对她来说,他就像一只试图取悦主人的狗。如果他现在有尾巴,他会拼命摇尾巴。

他只是看着她的笑容,突然他无法回过神来,直到她的声音再次在他耳边响起。“你不用跟仓瑶比,他就是他,你就是你。”

“那我可以叫你然吗?你叫我法律。”他知道小思和君悦会叫她的外号,她只会叫她喜欢的人的外号。

她没有说一句话,但他的脸上充满了焦虑和渴望。

渴望在他和她之间更近一步,从名字开始,他在努力接近她!

诱哄夹住腿打屁股,范滨滨叫刘海瑞上范嫣然

“好吧,以后就这么叫吧,法律。”她说。

何突然一喜,“不过.然而……”就两个字,但他哭得张口结舌,满脸通红,不像她那么悠闲。

“你要是不习惯喊,就不用这么叫我了。”白悦然道。

“不,我.我会习惯的。”楚路坚持道,“但是.但是……”他又喊了一声她的外号,咬着嘴唇,然后像鼓起勇气一样对她说:“你要不要摸摸我的头发?”

“嘿?”她怔了一下。

“因为你.你不是说很喜欢我的头发吗,感觉很好。”他越往前走,脸就越红,感觉好像在求她摸摸。然而,现实也是如此。因为除此之外,他不知道她还喜欢什么。

她静静地看着他脸红的脸颊,突然发现他似乎比小思更容易脸红。当然,这种脸红的情况似乎就在她面前。平时他面对其他同学的时候,她好像不太容易发现他脸红。

这种认知让她感觉很好。“我刚擦完黑板,还没洗手。”她说。

“没关系。”他把头放在她面前,低下头,摆好姿势让她摸摸。

白悦然抬起手,用手指摸着楚吕柔软的头发。他显然很紧张,但还是坚持喊她的名字,让她摸他的头发。这种情况是她第一次遇到。“你真的这么喜欢我?”

".嗯。”他回答。

“那你喜欢我什么?”她很好奇。

他愣住了。他喜欢她什么?虽然她真的很美,但是他身边总有漂亮的女孩子。她的成绩不错,运动也不错,但他知道,这些都不是他喜欢她的理由。他只是很想让她看着他。她只需要看着他,对他微笑,他就会开心很久。

“不知道,就是喜欢,想和你在一起。”这几乎是他最大的表现。

“是吗?”她的手指,顺着他的头发,滑进他的耳朵里,用双手捏着他的耳垂,让她觉得软软的,让人上瘾。

他的脖子细长,制服衬衫的领子扣得很紧。在她的眼前是一个和她同龄的男孩。虽然他现在的身高和她差不了多少,但可能过不了多久就会比她高。如果你当时想摸他的头发,也许她应该踮起脚尖,或者他不仅低头,还弯下腰。

她的指腹贴在了他的脖颈上,可以感觉到肌肤下的动脉血管。她是见过苍遥身体的,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出于对男孩子身体的好奇,于是让苍遥在她的面前把衣服一件件的脱下,让她看他的身体。

当然,也并不算是看了全部,最后,苍遥的内-裤她还是没让他脱了,或者,或多或少,还是会有些不好意思吧,白悦然是这么想的。

第13卷 【726】

苍遥的身体,算不上多美,虽然身体的比例很好,肌肉结实,但是身体上,有着不少训练留下的伤痕。

伤,对于白门的人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白悦然自己就曾看到过父亲的身上,也有着很多伤痕。

她曾经好奇地问过父亲,这些伤是怎么来的。父亲只是淡淡地说着,有些伤是年轻的时候因为年少轻狂或者白门的事情而伤到的,而至于更多的伤痕,父亲却一个字都没有提。

那些伤,全是密密麻麻,像是被利器割伤的伤痕。

虽然很多伤痕,因为时间久远的关系,已经很淡去了,可是却并不代表没有。

而母亲每每看着父亲身上这些伤的时候,都会露出一种很复杂的神情,一言不发,却会用手去轻轻地抚着父亲身上的伤痕。

每当这个时候,父亲就会轻声对母亲说,“这些伤,一点都不痛,而且我很高兴,可以有这些伤。”

于是,她知道了,父亲的这些伤,都是和母亲有关的。

母亲对于父亲来说,是等于全部。父亲注视着母亲的目光,总是这么地专注,全心全意。而楚律,注视着她的目光,也有些像是这样。

虽然这份目光,远没有达到父亲对母亲目光的那种程度,可是却让她有些喜欢这样的目光。

白悦然突然对楚律的身体,也产生着一丝好奇,他的身体,又会是怎么样的,和父亲以及遥都不一样的身体,也会有什么伤痕吗?又或者是那种被精心呵护着的花朵,身上什么疤痕都没有的?

“可以解开一下衬衫的扣子吗?”白悦然开口道,手指贴在了楚律衬衫领口的纽扣位置上。

他的脸上满是诧异,似乎完全没想到她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如果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她正想要收回手指,手却被他猛地按住了。

“我没有不愿意!”他急急地说道,怕说得晚了,这个好不容易她愿意亲近他的机会,又会没有了。

脸上是诱-人的绯红,他的目光凝视着她,“我说过只要是你的话,我都会听的,你要我做什么,我也都会愿意做的!”

说完这句话,他自己动手,一颗颗的解开自己衬衫的纽扣。他的手指,因为紧张而有些微微的不利索,与此同时,他的脸也更红了,头微微的别开,羞涩的模样,竟是如此的可爱。

当他把制服衬衫的扣子完全解开的时候,他的脸已经红得不成样子了。光洁的胸膛,衬衫的遮掩下,若隐若现地呈现在她的面前。

她的手指在他的锁骨上滑动着,然后慢慢顺延着往下。一路摸下来,他身上的肌肉虽然没有苍遥的结实,但是却也并不是像女生这样软趴趴的感觉。触感上而言,他的身上似乎并没有什么伤痕,摸上去很是光滑。

不过想想也是,他并不需要像苍遥那样,学习各种生存搏杀的技能,以他的出生,该是养尊处优被众人捧在掌心中的吧,身上又怎么可能会留下大大小小的伤疤呢。

手心指尖处,是他紧绷的身体,她甚至还能感觉到一丝丝的轻颤,白悦然看着眼前的楚律。他现在到底有多紧张呢?!心里又在想些什么呢?

可是即使如此,他还是这样地站着,任由她的手抚摸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