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部落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高辣爽文

绳子遮三点,有力的大手肆意探入她

2020-12-14 15:04:45一流部落小说
小郡主真的没有高估秦凤仪。秦凤仪知道李靖偷偷把大阳的画像给了静安皇帝。她很不高兴,对李菁说:“你是我媳妇,和我是一个国家,你知道不!不告诉我就发大阳的画像。你眼里有我吗?你要背叛我!”李靖道:“你就是你,太阳就是太阳,我没送你画像。

小郡主真的没有高估秦凤仪。秦凤仪知道李靖偷偷把大阳的画像给了静安皇帝。她很不高兴,对李菁说:“你是我媳妇,和我是一个国家,你知道不!不告诉我就发大阳的画像。你眼里有我吗?你要背叛我!”

李靖道:“你就是你,太阳就是太阳,我没送你画像。你一张臭脸干什么!”

秦凤仪道:“大阳是我儿子!”

绳子遮三点,有力的大手肆意探入她

“他生了我!”李静根没有生气,喝了口茶。

秦凤仪气得在镜子上拍了李一下。李的眼神冰冷,手里的白瓷灯开始慢慢的裂开。砰的一声,它碎成了灰尘。秦凤仪吓了一跳,嗖的一下跳起来,几步就向外跑去。

秦凤仪打电话给李钊,告诉李钊,秦凤仪说:“这么大的事,你可以不跟我商量就偷偷做。我对她说了几句话,威胁我。”

李钊惊呼:“阿静又来了!”这样不好。夫妻之间说点什么挺好的。哪里能说可以动手?

秦凤仪很高兴,拍着胸脯,“不,这次我跑得快。我看到她啪的一声关上了一盏精致的雪瓷灯,吓得我跑了出去。不然我一定要让她揍一顿。大哥,你一定要说服她,吓死我了。我不敢回去。今天我会住在你家。去王宓给我偷大阳。”

李钊:…

第314章媳妇的野心

虽然秦凤仪当天就被大哥哥劝回家了,但李钊也单独和妹妹谈了谈对妻子和母亲温柔贤惠的问题。李菁也是满肚子的火,对弟弟说:“你不知道他的倔脾气,现在他在南一,离北京很远。我知道他对陛下有些不满,但是太阳就是太阳,一个是孙子,一个是北京有的是人讨厌他不能和你父子树敌。柳妈妈公主,就是这样。我是为了我自己,我不是为了他,为了太阳。”

李钊说:“你可以告诉他,阿峰不是不讲理的。”

李靖道:“哥哥,你哪里知道他有多倔?别人把他的嘴磨出来他也不听。”

“行了,你可以放心了。那就是,阿峰有话跟你说,以后不许你捏杯子。你还想打人!”李钊对妹妹说:“你可以念佛。阿丰脾气好,有心肠,能容忍你的脾气。”

“我打他哪里去了?”李靖真是委屈死了。

绳子遮三点,有力的大手肆意探入她

李钊说:“你把杯子捏碎了,比打人还害怕。”

“他会害怕我吗?兄弟,别被他忽悠了,你好就投诉!”

“反正以后不许你捏杯子或者拍桌子,知道吗?它不是一个孩子。”李钊说:“阿峰吓到你了。他跑出去让我帮他偷太阳。”

李京笑出声来。李钊想起来也是好笑。嘴唇一翘,对妹妹说:“阿峰是个善解人意的性子。他只是让你走了。现在有一个大太阳。你得多给他留点面子。”

“我明白了。”

李钊还叫妹妹输给秦凤仪。秦凤仪的样子也是欠腹诽。李京道歉时,昂着头,手放在胸前,摇晃着腿。“你知道怎么了!我跟大哥大姐说了!你压坏的那套是上品官窑瓷杯,叫你压坏一个不好。那套值1220块钱。你做得对吗?以后不要这样了,知道吗?”

李靖忍着痒说:“你太好了,就接受吧。”

秦凤仪呻吟了两声,却不得不离开大哥去吃饭。李钊说:“好吧,你随时可以吃晚饭。你们两个说话轻松点。”

李钊走后,秦凤仪坐在沙发上,不再说话。李靖把茶递给他,他才接过来吃了。李靖道:“你真是没完没了。”

秦凤仪道:“你总要和我商量。”

“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我把两个孩子的画像送到我母亲家的时候,我说,如果我送一幅给陛下,你不是拒绝了吗?”

绳子遮三点,有力的大手肆意探入她

“我不答应,你就不该做。”

“我说过不会让你写那本土鳖书的。你听了吗?”李静道,“按照你说的,大阳是绳子遮三点你儿子。大阳有了儿子之后,也是你孙子。孙子有一个儿子和重孙。按你的意思,祖孙孙都不能跟朝廷来往?”

李靖劝他:“我们是我们,孩子是孩子,最好一家人安顿好。”

"老实告诉我,你喜欢北京的那个座位吗?"秦凤仪不傻大概一半吧。相反,他相当聪明。他只是一个告密者。他把茶灯放在手上,问他的妻子。

李京沉默了一会儿。“我没看上,原来是我们家,是我们的大太阳!”

秦凤仪惊恐万分,登时语塞。良久,秦凤仪道:“你没说我们能与朝廷抗衡,就是。”

李京挑了挑长眉。“说起来容易。大皇子一旦登基,会愿意放我们走吗?”

“如果以后我们强了,他能怎么办?”

“如果他强,就下手南艺。如果我们很强大,我为什么要放弃我的财富?咱们孙家是皇族嫡系!更何况势均力敌,必有一战!”李敬道:“再者,大皇子是什么德行?他比你差远了!我们谈血统,谈天赋,那个位置应该是我们的!”有力的大手肆意探入她

秦凤仪道:“那职位有什么好?要不是那个位置,我妈也不会早死。”

李静道,“你错了。如果没有那个位置,恐怕陛下的队伍已经被先帝和六皇子杀死了。”

秦凤仪是真的生气了。“如果你这样说,我妈妈会说对的——”

“我妈没想到始皇帝会死在陕甘。如果我爷爷还活着,刘家可不会失势!”李靖拉着他的手严肃地说:“要不是先帝,我爷爷和叔叔们就不会死了。我妈没死,是因为她爸和她哥白死了,她伤心,抑郁。”

秦凤仪以为儿媳妇失去了母亲,不如自己。她叹了口气,“反正我也没打算要那个狗屁王座。”

“不想要,可以拿回去给大阳。”李静看着丈夫。“那是我儿子的!”

秦凤仪没明白。“那个座位有什么好?”

“没有什么是好的,但它是我的,它是我的!为什么要把属于我的东西送给大王子?我永远不会和解!”李靖道:“你愿意把你的东西给大皇子吗?”

“你少来了,招惹也没用,那什么狗屁奏章,我不稀罕!”

“我儿子很少见,你帮我儿子夺回来吧。”

“大阳也不稀罕。”秦凤仪刚说完,就见李镜又拿起杯子来,秦凤仪连忙夺下,道,“行了行了,别又捏了,杯子也要钱的好不好!”

“你倒是给我句痛快话!”李镜推他一记。

秦凤仪无精打彩,“这既做藩王,也没办法再做皇帝了啊。”

“错!”李镜道,“当年我为什么选南夷之地,就因为,这里天高皇帝远,这是虽属于朝廷,朝廷的掌控力微乎其微。你以为,为什么你在南夷如臂指使,处处顺手。因为,南夷这里的官员,多是不得志之人。只要你对他们伸出手,他们必然忠诚于你。这里,现在只是名义上属于朝廷,实际上,它是你的地盘儿。”

“我们若留在京城,必然处处受困!你因身世这故,必然有志难伸!所以,你说离开京城,我才建议你来南夷。”

“唉哟,媳妇你这想的也忒远了啊。你那会儿就想到皇位啦。”这第二聪明之人果然忒有心眼儿啊!

“原就是咱家的,我为什么不能想!”李镜说的理所当然,光明正大。

“想吧想吧。”秦凤仪叹声叹气。

李镜平生见不得男人一幅窝囊样,没好气,“你叹什么气呀!”

“媳妇野心太大,还不能让我愁一愁啊,真是愁死我了。”秦凤仪满面愁容,说他媳妇,“你说你,先时明明只爱我美貌的。我现在也好看着哪,尚未年老色衰,你就移情别恋,改爱江山不爱美人了。哎唉,你们女人哪,变得也太快了。”

李镜硬是给他气笑,轻捶他一记,“我主要是为了大阳。”

绳子遮三点,有力的大手肆意探入她

“这事儿得叫我好生想想,你这说得也忒远了,陛下才四十出头儿,他身子骨儿好着哪,活个七八十岁不成问题。”秦凤仪道,“再者,好人不长命,我看,他得奔了百去。这事儿不急,慢慢来,咱们新城才建起来,西边儿尚有山蛮虎视眈眈,你就想到北边儿的事儿了,你这想的也忒远了。”

李镜问他,“有没有信心?”

“切,不就个皇位吗?大皇子拿什么跟我比啊,你也别信什么出身不出身的鬼话,陛下也是庶出,这个位子,不是看出身的,看的是本事。大皇子什么人,我清楚的很,他笼不到有本事的人。他要有本事,早做太子了。”秦凤仪与媳妇道,“这事你不要急,先得把屁股底下的地盘儿坐稳了,别自己还没坐稳就眼馋肚饱的。这不是个一年两年的事儿,我得好生合计合计。”媳妇野心太大,真是愁人。

“你慢慢来。”李镜道,“以后我给京里送东西,你也少唧歪。”

“送吧送吧。”秦凤仪翻个大白眼,说李镜,“你这样儿,真有失爷我的风骨。”

“你有个屁风骨。”李镜笑,“有件事,还没与你说呢。”

“什么事啊。”秦凤仪一想到这个媳妇的野心就发愁,道,“要是再大的野心,就别跟我说了啊。估计我也完不成。”

李镜嗔他一眼,手随适的放在小腹上,与丈夫道,“你又要做父亲了。”

秦凤仪一听这话,立刻把那些个发愁的事儿全都抛诸脑后了,两眼放光的看向媳妇的肚子,“真的?”

李镜点点头,眼中也满是笑意。秦凤仪连忙问,“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我不知道?”

“先时没大把握,早上章太医过来把脉,说是两个多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