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部落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高辣爽文

父女情深一升华的爱,自己不敢往下面塞药

2020-12-13 09:03:18一流部落小说
——那是小时候的笑话。杜宏佳从小有婚约,杜继福当时还是侍郎,所以在北京是大官。杜宏佳十岁的时候,杜继福和关系很好的同学订了婚约。伽罗在北京的时候,他见过这个女孩。她温柔害羞,非常讨人喜欢。当时少年无忌,堂弟打架厉害

——那是小时候的笑话。

杜宏佳从小有婚约,杜继福当时还是侍郎,所以在北京是大官。杜宏佳十岁的时候,杜继福和关系很好的同学订了婚约。

伽罗在北京的时候,他见过这个女孩。她温柔害羞,非常讨人喜欢。

当时少年无忌,堂弟打架厉害,也曾如此戏谑。

父女情深一升华的爱,自己不敢往下面塞药

后来,杜继福被降职为侍郎,但老同学却步步高升,成为外大官。两年后,他突然从婚姻中退休,把女儿送到皇宫,为永安皇帝建后宫。

杜继福就这样割袍断义,再也没有和那个同学来往过。

永安皇帝亲征时,同学也在一旁,被北良人抓到石头镇。而这个害羞父女情深一升华的爱 的女孩,连同其他妃嫔和皇帝父亲的妃嫔,被最终的皇帝安置在荒芜的龚蓓,被困在狭窄的方形宫墙内。

杜宏佳肯定受此影响。即使十八岁了,也没有再提起过婚姻,他只致力于宫廷。

现在被伽罗突然提起,杜宏佳只笑着举起酒杯喝茶。眼睛觑向伽罗瓦,在烛光下,美丽、精致的手指染出一些软糯的栗子,但她似乎很喜欢它,并认真地剥它。

这种场景很怀旧。

即使有很多顾虑,他也不敢像谢航那样肆无忌惮地横冲直撞,但他不想让伽罗走开。从此两地分离,无限相会。

更何况心底还是不愿意保留一丝希望。

杜宏佳尝了尝自己剥的栗子,忍不住说:“我舅舅在湖阳关养病很久了。现在他应该出发去南方了。他回北京肯定会来看我,会更关心你的情况。参军的时候曾经在儋州买过房子,和当地一个姓的交情不错。我叔叔是那里的官员,我和人们更熟悉。你为什么不暂时住在那里,等风头过了我带你回北京?”

伽罗翘着嘴唇笑了。“爸爸可能很乐意让我去西湖。”

“儋州比较方便照顾,以后还要回北京……”杜宏佳也试图劝说,却被伽罗笑着打断。

父女情深一升华的爱,自己不敢往下面塞药

“姑且说如果,具体怎么说,不一定不会有变数,表哥还有救人的苦衷。这个栗子好吃。我表哥最近一直在努力工作。多吃点能量!”她又递了几张过去,眼神清澈,半是疑惑半是开玩笑。“你放心,等你安定下来了,先告诉你表哥。”

“好吧。”杜宏佳点点头。“如果殿下不肯放手,我会尽量安排。”

“在洛杉矶这种情况下,表哥一定不能分心!”伽罗正色,拿回半盘栗子,让他听在心里。“不管你怎么安排,殿下永远不会伤害我的生命。但对付宋却是实打实的一仗。我在这里暂时是小事一桩,绝对有马虎不得的地方,我要用尽我所有的精力!”

表情严肃,语气严肃,仿佛四五年前在京城的傅府。

当时他有难,固执,她劝他的时候也是这样。

她一直把他当哥哥,亲近信任,这些年一直这样。

杜宏佳看着她的眼睛,但终究没有说什么多余的话。

*

三天后,易茗的商队建成并成群结队地出发了。

伽罗虽然没有出去,但是他在州政府办公室附近,他应该知道的消息还是传到了耳朵里。

王子来访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永城。据说他在永城呆了两天,然后摘下了徐昂的官帽,理由是御史和巡抚办公室没有驱使徐昂受贿夺权,皇帝下令彻查。然后他通过观察人民的感情和调查土匪的时间来调查徐昂。

据说前两天,随行将军黄彦博亲王带领禁卫军出城,在洛州各处视察折府,其中徐昂曾担任过一个姓氏的安定折府。

伽罗得知这个消息,不禁为谢航汗流浃背。

父女情深一升华的爱,自己不敢往下面塞药

易茗到处做生意,他对各地的官场情况了如指掌。这个是宋一手提拔起来的,不仅他自己职位高

现在谢行想动,那就是明明白白地砍掉宋的胳膊。

再深一点,就是要削宋控制多年的洛州军权。

宋璟宣在永安皇帝的纵容和贵妃的帮助下,统治了洛州地区多年,自然不肯放手。

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此时整个和谐城的气氛比来的时候紧张了好几倍。在州政府办公区,人们认为以太子护卫的名义,防守严密,大部分仍是宋安排的部队。

伽罗坐在马车里,陪着商队出了石头街,看到了白鹿原亭紧闭的门扇。

谢航和黄艳波在外面巡逻,门口值班的警卫早就撤了。不知道里面还有没有其他人。如果把人留下来,那几乎和宋手中的人质一样。就算是高手,宋派人闯进来也难以逃命。

这种情况令人担忧,甚至比上次云中市遗址和平谈判还要危险。

为了到达城门,对老兵的搜查比平时严格得多。即使他们熟悉易茗周围的管家,他们也被命令仔细搜查。他们看了几车丝绸货物和车厢里的女士们,然后才被释放。

十月底的天气,农村已经满目疮痍。

伽罗挑起马车边窗帘的一角,它们都是路边光秃秃的树和远近尘土飞扬的山。这条路一直延伸到远方,一直向西,就是Xi县的方向,也就是她奶奶选择的那条路。据说在今天的紧张局势下,还是比较稳定的。

而数百里之外,谢航只和他一起骑了二十多年,他也是前往Xi县。

作者有话要说:#受害女孩伽罗的秘密日记#

试着卸下关心的包袱,很容易。

我是不是太悲观了?还是可以试着勇敢一点?

心机男孩升级版谢航在后台化妆,等着上线!

第63章

自从放了伽罗,谢航就没怎么休息过。前两天一大早出门,踏上月球。后来我和黄彦博一起出了永城,在各种折家巡逻,更加忙碌。

在来洛州之前,他已经掌握了许多徐昂的证据。这一次,当他靠近时,证据被反复抛出,宋、措手不及。在东宫的谢珩接到了利用端公的命令,立即把徐昂换成了另一个司机,带回北京审问。

在官方职位被剥夺的那一天,徐昂消失了。

邕城是宋的地盘。虽然李凤林是秘书处,但这座城市保卫自己,巡逻街道,并派遣所有军事力量。宋已经是的手下了。对他来说,让徐昂走很容易。

谢航当即暴怒,下令到处逮捕他。他立即以巡折府之名命名永城,暂时避敌锋芒。

徐昂的逃脱是他预料之中的。当他在永城的时候,他在书房里。他没有篡改它。出了永城,顾忌就少了。黄彦博以巡逻的名义,到最重要的地方布置,引开宋的注意。然而,他偷偷带走了杜宏佳、湛清和50名警卫。根据盯着徐昂眼线的消息,他赶往郯城3354徐昂的藏身之处。

徐昂猝不及防,被围困的卫兵俘虏了。

谢珩立即带人冲出徐昂府,抛下追兵,快步离开郯城。

是宋的心腹。他不仅帮助宋,而且知道宋的底细。他也是很多洛州人的榜样,对宋很重要。他落入了谢航的手中。虽然跟随徐昂出逃的副手不敢擅自调兵,但他立即迎击了所谓的土匪,一路上被围困。

几次交手后,有的警卫受伤掉队,或者以身作则,把追兵引走。

这时候,只有杜宏嘉、湛清、曹典和十八名侍卫紧随其后。

日夜飞奔,冲破层层拦截,始终如一

这是当地的一个陪护,姓刘,杜宏佳费了好大劲才找到的。他在罗州地界行走多年,人情和地形都很熟悉。最难得的是诚实坦率的气质,很靠谱。这一次谢航去抓许,特意带着他,为的是借他的能力找到出路,选择出路,避开宋的人,逃出重围。在路上,他被袭击了几次。正是他对当地土匪、部队、地形的了解,让他得以顺利逃脱。

此刻,刘镖局站在狼谷口,神色凝重。

“如果殿下要去柘林,穿越这条狼沟是最短的路,但也是附近唯一的路。”乌云遮月,冷风滚地。黑暗中,他只能看到谢航高大的侧影。“这一带全是山,里面的路很陡。白天走路要小心,晚上不能出行,所以晚上出行的客人只能从这里走。所以,这个地方也是土匪、小偷最喜欢的伏击地。你要是不小心,就会落到他们手里。”

谢珩紧握缰绳,一手紧握铁扇,眉头紧皱。

“如果去柘林,最近的路有多远?”

“如果是白天,我们仍然可以走山路,不会花很长时间。但是今晚天黑了,我得走大路。除了这个,我还要往西跑4英里。那条路绕着山走,比这条捷径多几十英里。过了山,还要回去才能到柘林。”

黑色的山口,黄色的茅草随风飘动,鸮人的声音传来。

谢航站在马背上,神色凝重,沉吟不语。

他去抓徐昂的时候,因为黄彦博那边需要人手,不想打草惊蛇,所以只挑了50个精英来陪他。逃出郯城后,我估计黄彦博的事应该完了,就派人传话,让他派人去接他。见面地点是柘林,随之要走的路也大致商定好了。

如果那边有人来接你,一定会选择这条捷径。

洛州广袤的领土大部分是宋璟宣的势力,但只有柘林的姓有着光明的前途和良好的地形,可以为他提供一个安宁的生活。再穿过狼沟几里,然后进入柘林边境。

但此刻在谢航身后的,是追他的匪徒。肯定不远。

自己不敢往下面塞药盗匪被宋所俘,所遣虎狼——乃朝廷命定。因为超过50人需要战争部的文件,所以未经许可调动军队是重罪。宋虽然狂傲高傲,却不敢动这霉头,又难以调动军职人员,于是就把这些不是退伍老兵就是剿匪的土匪都提了出来,各成山寨派,平时各干各的。宋需要办事时,奉命外出挣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