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部落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高辣爽文

蜜道强有力的挤压,啊快停下别撞了好痛

2020-12-13 07:36:01一流部落小说
苏顾会意地问:“什么?”“戒指。”苏顾松开手,垂下肩膀。他说:“我说这么黑,你还是能看清楚。我有什么吗?”“看那个盒子。”列克星敦说:“你要和谁结婚?”苏顾说:“我不能看看吗?”“不可能。”列克星敦说:“提督看着戒指。一定有

苏顾会意地问:“什么?”

“戒指。”

苏顾松开手,垂下肩膀。他说:“我说这么黑,你还是能看清楚。我有什么吗?”

蜜道强有力的挤压,啊快停下别撞了好痛

“看那个盒子。”列克星敦说:“你要和谁结婚?”

苏顾说:“我不能看看吗?”

“不可能。”列克星敦说:“提督看着戒指。一定有鬼。”

谷素娥放弃了。她赢不了列克星敦。

列克星敦说,“提督会给陆奥打电话吗?”

苏顾犹豫了一下,回答说:“没有。”

和我调情?

苏顾很清楚列克星敦的弱点在哪里。他反击道:“不,这不是CV-16的戒指,是菲尔普斯的。她是如此美丽和聪明.哦,这么高,她是女生,不是小萝莉。不用去宪兵队也可以结婚。”

“你这个变态,终于露出脚了?”蜜道强有力的挤压列克星敦说:“你想娶你的女儿。”

谷素娥似笑非笑,斜着眼睛看着列克星敦。

“你在看什么?”好像我很怕菲尔普斯,一直在打她,逼她起外号“女儿”。没事,没做贼心虚,列克星敦终于伸出手,拍了拍苏家,“易贤,我跟你说过要娶她……”

苏顾说:“你不知道吗?”

列克星敦笑了,不敢说他知道警卫室发生的一切,但他对提督太有信心了,以至于过年过来也没发现什么问题。

苏顾接过誓言戒指,突然说:“我真的有点对不起你。”

“便宜了还卖,你就是提督。”列克星敦说:“现在有15艘婚船,还有不知道多少的初赛选手。现在说这个。”

蜜道强有力的挤压,啊快停下别撞了好痛

谷素娥突然不知道如何开口。

列克星敦站在苏古面前,双手轻轻扶着他的肩膀,额头抵着他的额头:“说你不介意,一定是骗人的。如果可以,我真希望提督只属于我,哪怕是嘎嘎……”

苏家说:“佳佳是你妹妹,我亲妹妹。”

"兄弟俩还在算账。"列克星敦说:“其他都无所谓。漂亮的衣服,或者好吃的食物,或者精良的装备,我可以每天帮她洗衣服,我可以每天帮她梳头,但是有些事情,男人,区长,甚至姐妹都不能放过。”

苏顾说:“其实她也是一艘婚船。”

“没错,她也是婚船,很多人也是婚船。”列克星敦说:“我希望提督只属于我,但我不能。这样的话,只要提督把列克星敦记在心里,他就会一直喜欢列克星敦。”

苏顾很感动:“夫人……”

列克星敦又顽皮地笑了:“不管府尹有多少艘婚船,哪怕是一百艘……”

苏顾说:“人不能这么多。”

“没有一百吗?比方说九十九。反正已经约定了,提督每周至少要归我一天陪他睡觉——”列克星敦张开了手。“十倍。”

“这个真的不行。”苏顾抱住列克星敦,笑道:“即使你让张熙发明一些东西给我吃,你也做不到。”

“那一定要抱着我,说很多很多情话。”

蜜道强有力的挤压,啊快停下别撞了好痛

苏顾道:“从夜谈日谈如何?”

“不好。”列克星敦说,“我还得呆几个小时才能睡觉,否则提督的身体会受不了的。还有钓鱼的钓鱼季。我不是科罗拉多。我每天都要。不知道怎么保养。我只知道怎么钓鱼。”

苏顾不知道该表现什么表情。他沉默了一会,说:“说了这么多,列克星敦还在乎。”

“在乎,当然在乎。”列克星敦在谷素娥身边坐下,躺在床上,散落着长长的亚麻色头发。“原来是看护,提督虽然有八艘婚船。现在一个个,我是真的习惯了,不然我早就生气了。”

列克星敦继续说道,“其实不管怎么样,只要提督像以前一样和我们在一起,就再也不要离开。提督知道吗?你走的时候,对列克星敦来说,整个世界都是黑白的,没有光彩。”

尽管说了一遍又一遍,苏顾还是说:“你放心,你不会走的。”

“如果你再离开,”列克星敦说,“就抓住提督,绝对福尔马林。”

苏顾害怕了,上车容易下车难。

直到吃晚饭的时候,苏顾走进食堂,一进门就看见易贤坐在角落里,向自己招手。

苏顾走过去,一直等到他看清易贤面前躺着的是什么。他的肩膀立刻就倒了下去:“你真会炒菜,不是开玩笑吧?”

易贤说:“当然不是开玩笑。”

苏家捏了筷子,拿了一块青菜看了看。她还没有吃东西,嘴里有一种苦味。

一个很明显的问题是,易贤是至高无上的大厨,不是神,还是要讲究基本法。没有夜光料理。青菜是不可能有肉味的。是什么还是什么?最多就是好吃。

看到苏家的动作停下来,易先忍不住问:“青菜有那么难吃吗?”

“易贤做的东西绝对好吃。”苏谷决定放慢他的部队。他环顾四周说:“长春呢?”

“不知道,我没看见她。”易贤道:“我早该逃了。”

“那个家伙……”谷素娥悲愤的同时,摸了摸口袋,刚刚好。

易贤说:“所以她把碗给你了。”

“不好。”苏顾说。

易贤说:“不能浪费。”

“嗯,好了,没事了,我能行.有辣椒吗?”苏家拿着筷子在青菜里探头探脑。

易贤说:“没有.提督应该吃得快。”

“这么多青菜。”苏谷道:“不过是一碗蒸蛋,差不多。”

义贤道:“府尹还要甚么?”

苏顾咬着嘴唇,下定决心,放下筷子,躺在餐桌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那么,我选你怎么样?”

蜜道强有力的挤压,啊快停下别撞了好痛

“你说什么?”易贤愣了一下,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她看了一眼苏顾,毫不羞涩地低下头,露出浅浅的笑容。“好的。”

苏谷说:“逸仙喜诗。”

“嗯。”

苏顾说:“我想了很久,可惜文化低,觉得不适合。”

"玲珑骰子安,你知道你爱你的骨头吗?"苏顾说:“还是——我只希望你心如我心,不辜负相思。”

苏顾说:“我觉得这句话最好。”

苏顾犹豫了一下:“死有钱,跟紫成说。”

易贤道:“拿着。”手,与子偕老。”

重庆坐在不远处,她竖着耳朵,听得清楚,心想,你们不嫌尴尬吗?

第926章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

苏顾根本没想隐瞒,这种事情隐瞒没有任何用处,于是逸仙得到戒指顺利成为婚舰的事情,没有等到第二天,当天晚上镇守府已经传开,绝大部分的人都知道了。

时间尚早,咖啡厅还在营业。

关岛捧着一杯可乐坐在吧台前面,趴在吧台上面,笑眯眯伸出白净的手掌:“继黎塞留之后,逸仙成为婚舰,啊快停下别撞了好痛不是华盛顿,所以我赢了……内华达,手链,我的手链。”

“放心吧,少不了你的,那么着急做什么?我的人品你还不放心吗?”内华达是粗狂的西部牛仔,不是内心纤细的女孩子,首饰什么的不值一提。

约克城搓着手,笑容委实贱兮兮的,她说道:“那个啊,内华达,说话算数,那一把匕首现在归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