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部落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高辣爽文

窑子开张了文字目录,叫的越大声老子越兴奋

2020-12-13 03:29:44一流部落小说
她以为他不会敬酒,现在看来她错了。“干杯!”荣蓓岚专注于设置红酒的漩涡,突然嘴角扯起一丝微笑。可爱的夏天还没有看到他微笑的含义,荣蓓岚的酒杯已经靠近了她的酒杯。可爱的夏天正要遇见她,却看到眼前一花。她很惊讶:“你在干什么——

她以为他不会敬酒,现在看来她错了。

“干杯!”荣蓓岚专注于设置红酒的漩涡,突然嘴角扯起一丝微笑。

可爱的夏天还没有看到他微笑的含义,荣蓓岚的酒杯已经靠近了她的酒杯。可爱的夏天正要遇见她,却看到眼前一花。

窑子开张了文字目录,叫的越大声老子越兴奋

她很惊讶:“你在干什么——”

在这样一个错误的眼神中,两个明显即将相遇的眼镜变成了另一个暧昧的姿势——他的手臂绕过了她的手臂,把眼镜送到了他的唇边。

“要喝,就喝一杯酒。”荣蓓岚抿嘴一笑,浅浅的喝了一口。“可爱,拜托!”

目光闪烁,夏可爱此刻失去了信心。但只是一瞬间,她又平静了:“你不想敬酒,可以不敬酒。不要乱来!”

小手微微翘起,半杯红酒倒了下来,正好倒进脸盆的一边,没有漏一滴。

荣蓓岚黑瞳很小心:“不喝烤面包片没关系。我们找个好地方聊聊。这种可笑的晚餐,真的是K城最讽刺的宴席。”

容蓓岚拿着一只玻璃高脚杯,用另一只手迅速抓住夏可爱的手腕,转身就走。

“放开!”夏低声警告,又不安地看着满屋的权贵们。

这一次,荣蓓岚为所欲为,今晚担任主角。他没有拆掉老人的桌子吗?

“放手?”他眉毛一扬,一脸平静,“不可能。以后就不可能了。”

夏可爱用锐利的目光和敏捷的双手抓住旁边桌子的边缘,稳住了自己:“荣蓓岚,你不是谦谦君子吗?为什么这么不合理?”

“我老婆马上就要做我阿姨了。我能做一个谦谦君子吗?”让北环平静地问道。

"."夏可爱也不再多嘴,只是捧到桌面上。

只是摊开各种眼神,再一次回到荣蓓岚和夏可爱。江和万拧着眉头,神情疑惑。他们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夏可爱心里有些慌。她到处找――荣师傅在哪里?你为什么不出来?

窑子开张了文字目录,叫的越大声老子越兴奋

远远的,荣洪诗咬紧牙关,盯着荣蓓岚——这孙子真没面子,真想掐死他!

“别把他当好人。”让北兰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如果我爷爷是个好人,也不可能积累出这么厉害的京兰。可爱,你好像很童真。但婚前婚后,你做的都是一样的事——被卖,数钱。”

“我没有……”夏可爱磨牙。

一直失去耐心的荣蓓岚突然走火入魔,正准备穿越边境,抱着夏可爱离开。

“让董——”就在这时,李助理尖叫起来,“让董晕倒。二少,快,叫救护车。”

夏可爱惊呆了,突然回过神来:“老人们都被你搞晕了。”

她竭尽全力击破荣北兰,向荣和方向跑去,急于为荣和采取急救措施。

“二少,加油!”助手李绝望地喊道。

“老二,你怎么站着不动?”蒋和万急促的声音,从人群中传出,“打120,通知朱医生过来。第二,这次他是认真的,呼吸都快没了……”

窑子开张了文字目录

一瞬间,三楼和三楼的人把荣围住了,荣蓓岚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爸爸,快醒醒!”夏可爱一边做急救,一边急切地喊着,“老人——”

遗憾地闭上眼睛,让北方用手机响起。

窑子开张了文字目录,叫的越大声老子越兴奋

他开始叫:“120……”

正文156。第156章她是我的妻子。

120来得很及时,医生很帮忙,抢救很成功。

荣洪诗睁开眼,一脸惊愕,茫然地问:“怎么回事?”

他薄唇一撅,让北环什么也没说,只是盯着老人的眼睛。

眼睛不会说谎。

“爷爷晕过去了。”一个很阳光的男人张开嘴笑了,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幸好医生给了力量,救了爷爷。”

夏可爱被家人挤在最外围。她看不清楚,她只能听到声音。但是夏天可爱估计也是亲的——这个男人应该是老人口中不配的那个。

“可以!”蒋轻声笑了笑。“爸,医生说以后不能喝太多。”

“喝酒?”荣大师思索的时候,眼睛突然亮了,他试着举起手臂。“可爱?”

“父亲,我在这里。”夏可爱只能在人群后面摇手。

她真的不矮,但是站在这群贾蓉人当中,她真的叫的越大声老子越兴奋很卑微,只能靠她的臂膀吸引眼球。

容家虽然有各种各样的想法,但都是为了夏的可爱而合作。

夏乖,快点进去。

“乖,过来。”江万和一伸手,就把夏萌拉到荣师傅跟前。“爸爸,可爱没问题。你还是先照顾好自己吧!”

荣师傅一把抓住夏萌,眼神一扫荣蓓岚的方向:“算了,你们都回去吧,我让萌在这里照顾我。我七十多岁了,终于可以享受被女儿照顾的乐趣了。多好!”

说到“女儿”这个词,让他故意咬字,加重语气,一边意味深长地盯着容北兰。

荣蓓岚脸一黑:“爷爷,荣家不缺一等护工。”

荣老爷听了,立刻捂着额头,满脸痛苦地躺下:“哎呀,头又疼了,眼睛都花了……”

“老人还躺在床上,就算不伤爷爷,你能不能闭嘴?”可爱的夏日隧道。

“可爱是对的。”何江呻吟着。“老二,等老人出院了再说话也不迟。”

“我想看医生。”荣洪诗试着爬起来。

“我在这里。”旁边那个温柔的声音,“容老,你暂时没事。老年人最需要心脑血管疾病的护理,不要刺激老年人。别挤在这里。如果你能做到,你现在就可以出院了。”

“不能生气,会好吗?”荣问。

“是的,你不能生气。”医生笑着问:“荣老,你只是不舒服。你受刺激了吗?”

窑子开张了文字目录,叫的越大声老子越兴奋

转了几圈眼睛,荣世宏没有直接回答医生的话,只瞟了一眼荣蓓岚。

犹豫会,容士鸿一挥手:“大家都回去吧!你们都站在这里,我连氧气都没有了。北澜、南河和可爱留下来。”

见容士鸿思路清晰,声音还算浑厚,江和婉也没有坚持,便带着容家上下告辞,一起向外面走去。

“子烬呢?”容士鸿追问。

江和婉柔声道:“他可能在哪里忙吧?”

“八成又跑哪去忙女人了。忙了一辈子女人,就忙出个不敢见人的私生子。”容士鸿抱怨着,没好气地挥挥手,示意没事了。

等病房里恢复安静,容士鸿才吩咐:“南河,和可爱一起,去给我办手续出院。北澜,你留下来。”

不太放心地看着那对不对盘的祖孙,夏可爱有些担忧,一时没动。却被容家老三容南河一拉:“爷爷有话和二哥说,我们走吧!”

容南河带着夏可爱出去,还顺手关紧门。

门一关上,容士鸿立即扶上自己的脑袋:“哎哟,头昏……”他瞪着容北澜,“都是你给我气的。”

深深地凝着容士鸿算计的目光,容北澜淡淡道:“爷爷这一手,越来越运用得出神入化。想晕就晕,想醒就醒,想好就好,想出院就出院,还有个医生配合。”

“混帐!”容士鸿板起面孔,“我白疼你了。”

淡淡一笑,容北澜转移话题:“爷爷可以认任何姑娘做女儿,就是不能认可爱做女儿。”

“不认也认了,可爱是个秀外慧中的好姑娘,我挺满意。”容士鸿冷冷一哼,“现在全K城都知道了。你抗议得晚了,你若要再和可爱有牵扯,你就是乱/伦,就是大逆不道,全世界都会谴责你。你可以说我不厚道,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容北澜静静地凝着容士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