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部落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高辣爽文

上课和学长做h文,在公司不许穿内裤

2020-12-13 02:58:26一流部落小说
“别说话,银黄不会有事的。”冷冷的话匆匆说了一句,一点无声的眼泪留在了一边。银黄无力地摇摇头。“我真的很爱你,我想和我的宝贝生活在一起。”冰冷的话语留下了此生唯一的眼泪。“是的,我会永生。我会等银黄,和银黄一起生活。银黄,别睡了。我相信话

“别说话,银黄不会有事的。”冷冷的话匆匆说了一句,一点无声的眼泪留在了一边。

银黄无力地摇摇头。“我真的很爱你,我想和我的宝贝生活在一起。”冰冷的话语留下了此生唯一的眼泪。

“是的,我会永生。我会等银黄,和银黄一起生活。银黄,别睡了。我相信话会好的。”冰冷的话语已经失去了一万年来不断的沉默和冷静,他颤抖着恳求道。

上课和学长做h文,在公司不许穿内裤

银黄笑着看着他,擦了擦脸颊上的泪水。“看你的了!”

冷词完全崩溃的看着晕倒在他怀里的两个人,他突然看到了沉默的小家伙。

“小,帮我照顾好你妹妹,保证你妹妹好好生活,还有我们的孩子,告诉她冷漠我的真名。”

冷词说完小默点了点头,冷词将自己所有的内力都注入了银凰的体内,三人继续下落,冷词用自己的身体将银凰与小默紧紧的挡在了自己的面前。

悬崖上,来的一群人崩溃了,“死修罗”彻底颓废了。紫跟着曲曲,回到了她该去的地方。两人带着悲伤和痛苦离开了。

悬崖下,冰冷的话语用最后一口气保护着银凰和小家伙。冰冷的话语让他们闭上了眼睛。他心满意足地看着睡着的人。他宁愿安详地走着,抚摸着他们的孩子。他终于放心地离开了。他默默地看着他,闭上了眼角的泪水。

寒词躺在银凰身边,直到第二天银凰再次醒来,银凰疯狂的看着躺在他身边的寒身,她颤抖的抚摸着他的脸颊。

她看到了,她看到了他嘴角那舒服的微笑,她知道她已经失去了他,她不再哭了。

小已经和她沉默了,因为她无话可安慰。

为什么,为什么?

她的幸福去了哪里,她的爱情去了哪里?

你让我爱,你让我快乐,你又让我快乐。为什么现在要抛弃我一个人离开?为什么不能让我多开心一段时间?

是什么让你这么残忍?是什么让你抛弃了我?为什么让我一个人承受?

“啊~ ~ ~!”悲伤充满了整个谷底,鸟儿也跟着哭,动物也跟着哭。风在悲伤中找不到路,丛林找不到生存的气息。

你凭什么抛弃我?没有你我怎么办?没有你我怎么办?携手共进,这辈子永远和你在一起,为什么要我一个人生活?眼泪终于落在他的脸颊上,但小家伙想安慰他的手,停在了空中。

上课和学长做h文上课和学长做h文,在公司不许穿内裤

她应该安慰什么?我妈说他们是最幸福的一对,现在只剩下我姐了。我不懂那份悲伤,我拿什么安慰自己,我有点黯然的低下头。

“醒醒~ ~ ~醒醒~ ~”银凰疯狂的摇晃着身体,伤心地哭了。

“起来,你给我起来,为什么?为什么给我一切,却抛弃我一个人?为什么?啊~ ~起来告诉我,没有你我怎么办?你告诉我,没有你我该怎么办?起来,我求你起来,起来.别丢下我一个人,别丢下娃娃一个人,起来……”她咆哮道。

她打算怎么办?没有他她怎么办?

你为什么这么残忍?你答应过我你永远不会离开我,但是你违背了你的诺言。你为什么这么残忍?

“我恨你,恨你,我恨,恨你为什么要食言?为什么要一个人离开?醒醒,醒醒,我要你醒醒,别让我恨你,醒醒~ ~ ~别让我恨你,别让我恨你~ ~”她彻底的大哭起来。

她愤愤不平地抬头看着天空,为什么要把他带走?你不知道你真的很恶心吗?你真的不知道你很恶心吗?她愤怒地看着天空。

银黄抱着他冰冷的身体,天空变了颜色。悲伤使一切变得荒凉。她完全像一个被遗弃的洋娃娃,温柔地笑着摸摸肚子。

没有你她会怎么办?但是你离开了我们的孩子,但是他不能代替你。

她闭上眼睛,没有兴趣。

她痛苦地张开嘴。"花开的时候,最珍贵的花落了就凋谢了."

错过花期谁还需要安慰?“我需要你的安慰。你在哪里?”你不想和以前一样吗?我需要你的安慰~等待你的安慰。

上课和学长做h文,在公司不许穿内裤

“你这辈子能哭多少次不流泪?

你的生命中要留下多少眼泪才能在公司不许穿内裤让你的心不碎?“如果你能哭到失明,如果眼泪流干,我会回来的。如果流了几代人的泪,只要能回来,宁愿心碎。

“没有人能看到我憔悴的眉宇。

当初的誓言太完美了,像漫天飞舞的落花。

寒冷的夜晚,北风吹来,没有一丝安慰。

当初的誓言太完美,无法将相思化为灰烬。“我不相信我们的誓言被打破了,我不再希望有人能安慰我。我只想等你安慰我~!对你的爱不会化为尘土,对你的爱不会褪色。

“人生要做多少杯才能避免喝醉。

我这辈子要醉多少次才能怕黑?“不要让我一个人在黑暗中,不要喝醉了只想得到你的怀抱。

花开的时候,最珍贵的花落了就凋谢了。

如果错过花期,很奇怪谁需要安慰。“对你来说是憔悴,对你来说是苍蝇。不需要别人的安慰,只需要你的怀抱。不想枯萎,为你独自忍受寒冬。

我在等你回来。你知道吗,你的妻子在等你,最后一滴泪落在她的脸颊上,美丽的歌声已经结束,悲伤的悲伤还没有散去,思念的思念还埋在心里。

“呵呵."远处传来一个狂妄的声音,银凰有点警惕的跟在自己的身后,一个白衣婆婆出现在两人面前,一点依旧紧紧的保护着银凰。

银凰露出了一个让人安心的笑容,她就那么轻松的坐在了一边。悲伤早就收起来了,但是她心里的痛却放不下。她眼里没有一丝感情,但心里已经在抽泣了。她盯着她面前的老妇人。

“我叫毒莎莎,我叫毒婆婆,我愿意跟着我。只要你陪我老太婆五年,五年一到我就送你走。”毒婆婆眼里闪过一丝落寞,银凰没了忽视的看在了眼里。

“可以,但是我有三个条件。”毒婆婆玩味的看着银凰,沉默的点了点头。

“第一教小小武功,还有我肚子的宝宝等两岁后你教,第二我身上中了‘毒音’希望你帮我,并帮我改变容貌,第三还没有想到想到了再说。”银凰刚一说完,毒婆婆便来到了银凰的身前为她把着脉。

毒婆婆沉默了一会,便点了点头“可以,丫头你身上的内力不错啊,还有一部分的内力将你腹中的孩子保护的很好。”毒婆婆的话让银凰苦涩的笑着转头看向自己身边那冰冷的身体,毒婆婆此时也注意到了。

毒婆婆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吧!将他埋葬在不远处得山洞外,那里将是你生活的地方。”银凰沉默的点了点头,毒婆婆独自扛起冷言的尸体便转身走去。

小小小心的搀扶着银凰,银凰苦涩的看着那前去的人儿,泪水再次不忍的落下了。

正文 番外二十六

番外二十六

山洞外,一少女懒散的躺在一旁的石头上,她目不转睛的看着身边的墓碑,她眼中太多的思恋和期待。

不远的处得洞口,一位花白的老婆婆无奈的看着,已经两年了,不曾有过一日她不在那里呆上一会,她知道那是她对思恋的羁绊,那是她爱的归属,老婆婆无措的转身离开了。

言,两年了,你已经有两年不曾理我了,难道你真的不要银凰了吗?已经两年不曾见你笑了,已经两年不曾在你怀里耍赖了,已经两年不曾与你看日落了,……两年了,你在那里?是否也在等待我是否也再寻找我?

远处一小女孩手牵着一小男孩,女孩眼中是散不去的悲伤,男孩眼中是不满的疑问。

上课和学长做h文,在公司不许穿内裤

“小小姐,为什么娘亲总是一个人在那里?”男孩不满的嘟着嘴问着。

小小蹲下身子宠溺的看着男孩,“惗言,娘亲是在想你爹爹,你娘亲很累,所以你要听话。”惗言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姐姐,两年了,两年你都不曾好好的看一眼惗言,哥哥说过会找到你的为什么你还走不出自己的心呢?小小摇了摇头拉着惗言离开了。

娘亲,为什么你就不能好好的看一眼惗言?惗言也想爹爹,为什么娘亲你却不曾让我踏进那里一步?

接近傍晚,她依旧不曾离开的躺在那里。

“姐姐惗言出事了……!”远处小小焦急的喊道,银凰就像断了线似地瞬间不见了人影。

“何苦呢!”小小无奈的看着消失的人影。

“惗言……!”银凰焦急的来到了惗言的床前,她害怕的看着床上躺着的小人,不可以,不能这样,言已经走了不能再夺走我的惗言,银凰慌乱的抚摸着那小人儿。

“娘亲是这个!”惗言将一萧和一本书给了银凰,银凰随手的放在了一旁。

“惗言,娘亲错了,娘亲真的错了,别离开娘亲好吗?”银凰梗咽的拉着惗言的小手,娘亲,你终于愿意看惗言一眼了,惗言开心的笑了。

“娘亲,惗言不会离开娘亲的。”惗言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娘亲,为她擦拭着脸上的泪水。

这是第一次见娘亲流泪,不论何时,就连在爹爹那里都不曾流过,当年爹爹离开娘亲应该很伤心吧?爹爹,惗言一定会好好照顾娘亲的,惗言心里默默的说道。

“娘亲,惗言想看爹爹。”银凰激动的点了点头,一旁的毒婆婆很小小都激动看着银凰接受了惗言的存在。

“婆婆你看看这是什么?”银凰将萧跟书都给了毒婆婆,毒婆婆看着激动得手颤抖了起来,毒婆婆欢喜的看着银凰,“这是失传的‘音攻’,银凰这次惗言因祸得福了,以后好好练,绝对不会有对手,而是惗言一出生便带着浓厚的内力,只要他慢慢的吸收归自己所用以后绝对的高手。”

毒婆婆激动的说道,银凰很兴奋的抱着惗言,一旁的小小更加的坚定的看向洞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