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部落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高辣爽文

喜欢男人?我的下面,exo与你随时随地play

2020-12-10 16:27:39一流部落小说
“那是,我明白了,主人,估计连测试都不用。要想参加考试,至少要有一些资质,不然纯粹是浪费时间。没必要。”“资质差不要紧。如果你长得漂亮,嘿。”“刘世雄你又来了。可惜你刚才见过那个女孩,没让你失望?哈哈!

“那是,我明白了,主人,估计连测试都不用。要想参加考试,至少要有一些资质,不然纯粹是浪费时间。没必要。”

“资质差不要紧。如果你长得漂亮,嘿。”

“刘世雄你又来了。可惜你刚才见过那个女孩,没让你失望?哈哈!”

喜欢男人?我的下面,exo与你随时随地play

“切,这种歪瓜裂枣能入我眼吗?”

“可是石老师说,姑娘有一封信要交给师傅,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我明白了,不会是邪恶的歪门邪道派了卧底吧?信不准只是一只蝎子,我怕另有阴谋。”

“也许,最好小心点。”

“对,还是谨慎为好!”

第十章贼兮Xi

过了堂屋,拐了几个弯,敲了几下书房的门,石牧就把宁带到了北地第一座山前,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了她。

万千山穿着宽大的墨绿色长袍,扎成一束的黑发中有十几根整齐的银发,浓眉大眼,瘦脸,一副严肃的样子,看起来不像是个好说话的人。他锐利的目光在宁的脸上来回扫了几下,手里拿着一本厚厚的书停在半空中,沉思良久,然后把书放下,放在他旁边的桌子上。

听了石牧的话,万千山深邃的眼睛微微一动,看着宁,突然问道:“你叫宁?”

宁岳影之前告诉过石牧他的名字,但是石牧刚才也向万千山提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又重复了这个问题。他知道我是宁的女儿吗?想到这里,她有些担心,但又想到这里离门很远,而且父亲让自己给天和人送信,即使他是宁的女儿,他们也不应该对自己怎么样。于是我回答:“是的。”一脸的尊重和真诚。

“这么说,你大概是月镜城城主宁的女儿了?”果不其然,万山告诉了她担心的事情,语气没完没了,低沉。

“是的。”

她的声音很弱,几乎听不见。

月镜城之主的女儿?一旁的石牧雯听了这话,不禁怔了怔,等了一会儿看了看身边的宁玥瑛,心里一个个发毛。他之前问过她的名字,但是没有问她的过去,怕引起她的伤心。没想到她竟然是月镜城之主的女儿,这让他大吃一惊。

月镜城虽然只是位于中原东部的一座小山城,但其城主宁却是江湖上有名的人物,石牧自然听说过,也很佩服。

喜欢男人?我的下面,exo与你随时随地play

万千山深邃的眼睛里藏着一种光芒。仔细看了她一会儿,她叹了口气,“我们听说过月亮镜城,我不想告诉你真相。师兄也知道天人与你父亲有交情。这一次,你父亲让你把信送去烧遥控门。看来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头哥为他做。”

嘿,我父亲和天堂之间有友谊?我父亲怎么从来没提过?宁睁开眼睛,用一种非常惊讶的眼神看着座位上的万重山,但她看到,万重山看上去有些沮丧,转瞬间它们又消失了,恢复到原来的表情,看不到其间的变化。

“姑娘是本丰的贵客。我们害怕未经允许就把你带到门下。我们应该等高级领导通关,让他决定。你可以先在北尧峰待一段时间。”万千山没多说什么,转头看向石木路。“穆尔,你可以下去给宁小姐安排一个休息室。”

“是的,主人。”

石牧恭敬地立正敬礼,退后,然后领着宁玥瑛出了书房。

离开书房后,石牧边走边说:“你是宁大人的女儿。很遗憾听到月亮镜城发生的事情。不要太难过。”定了定神,宁岳影脸色有些阴沉,道:“其实我挺佩服宁老爷的。他不仅贤明勇敢,而且是仁义兼备的英雄。”

“真的?”宁玥瑛侧身看着石牧,睁开眼睛,问。

一双明亮的眼睛在一张黝黑的脸上闪过,那张脸像春天一样清澈。它实际上很漂亮,很感人。石牧莫名其妙地愣了一下,点点头,缓缓说道:“当然宁大师是我最佩服的少数人之一。”

宁岳影眨了眨眼睛,问道:“你师父说我父亲跟你师父有交情。这是.真的吗?”

“嗯,我没听说过。”石木摇摇头,想了一会儿。“师父自然不会把这种事告诉我们这样的后辈,不过既然师父这么说,应该是真的。毕竟和你关系密切。”

后来,石母给她安排了房间。

经过一段时间的梳洗打扮,原本花白的少女瞬间变成了娇滴滴的小仙女,让站在外面等她的石木大吃一惊:我眼花了吗?石牧不太相信,揉了几下眼睛。但是,她面前的女人很帅,冰肌如玉骨,站在她面前,那么真实,一点也不像假的。

喜欢男人?我的下面,exo与你随时随地play

“石公子,你怎么了?”

看到石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宁玥瑛觉得很不自然,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你是宁姑娘?”石牧伟张了张嘴。

“不是我,是谁?”宁月英纤细的玉指搭在她肩上的黑发,她的眼睛清澈如溪。

“可怜,几乎认不出来了……”

石牧露出尴尬的表情。

静下心来之后,石母带着她熟悉了周围的环境,一路上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很多人都觉得奇怪。为什么石牧突然有了这么漂亮的女人?

姓刘的哥哥拦住了石牧,用轻浮的眼神看着宁。他笑着说:“石老师,这个女孩是新来的吗?为什么我从来没有见过她?”

石牧道:“刘兄,其实你以前见过宁小姐。就在一个小时前,你问我该拿她怎么办。”

“喂,有吗?”刘师兄一脸惊讶,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记忆,四处寻找,没有发现这么美的身影。相反,他看到了一个衣衫褴褛的黑脸男人。想到这,脑子里突然闪过一喜欢男人?我的下面道光,似乎瞬间让我想起了什么。我偷偷说,这个小女孩是我之前看到的那个吗姑娘?但是,感觉不大可能啊,那个姑娘明明就是一身破衣,而且脸上又乌漆嘛黑的,怎么转眼间就成了仙子般的存在?真是怪了。刘师兄睁大眼睛,在一身白衣的宁玥滢身上飘来飘去,直瞧得宁玥滢脸都些许泛红了。

“刘师兄,师父叫我带宁姑娘到周边熟悉一下环境,我们先走了。”见刘师兄神兮兮地看着宁玥滢,石牧提醒他赶紧让出路来,可别挡道了。

那刘师兄却忽然嘿嘿笑道:“你这小子呆头呆脑的,让你带路也就只会带路,我们北遥峰可是风光无限,有很多地方是需要讲解的。你只顾着闷头带路,如何能让宁姑娘了解得透彻?我看,还是让我来领她熟悉熟悉山上的情况吧。”

“可是,是师父叫我带她的。”

石牧一脸诚恳地望着刘师兄。

“既然这样,就让我陪你们一起到周边转转呗,如何?”刘师兄说着,也不待石牧答应,乐呵呵地在前引路,便像是万千山安排他来的一样。

其他弟子见状,私下笑骂道:“这个刘师兄,一见漂亮的妞儿便把持不住了,真是死性不改。”

他们三人一起在北遥峰上转悠,刘师兄自我介绍道他叫刘鸣轩,大石牧三岁,不过却只是比石牧入门早了一年而已。其间,也有人想要加入其中,却都被刘鸣轩支开了,说道:“你们既然这么闲,那就好好修习去,凑什么热闹?再说带宁姑娘熟悉环境一两个人就够了,要那么多人做甚?”说得理直气壮,丝毫不觉得脸红。

刘鸣轩道:“焚遥门建派至今已有五千余年,焚霄峰虽是焚遥山主峰,但开山祖师当初来到这里的时候,最先登的却是北遥峰,知道为什么么?”说着笑嘻嘻地给宁玥滢挤眉弄眼了一番。

宁玥滢澈眸轻转,道:“莫非是因为北遥峰有什么极为特别的地方,以至最先吸引了他?”

“这是当然,不过……”刘鸣轩的嘴角挂着一抹贼贼的笑意,“这不是最准确的答案,再猜猜。”

宁玥滢又猜了几个,exo与你随时随地play却都不对。

见她一脸丧气,刘鸣轩终于透出答案道:“因为他是从北边来的,自然先登最近的山峰。”说完哈哈大笑,一旁的石牧见状无语地摊了摊手。

“切,这是什么鬼答案!”答案的简单让宁玥滢意想不到,自己猜了那么多富含深意的,却一个也不对,万万没想到最终的答案竟是这样。

本来是由石牧引领宁玥滢在峰上转转的,现在却完全由刘鸣轩将他替代了。他只能默默地跟在身后,几无存在感,偶尔才能插上几句话。刘鸣轩一路上滔滔不绝,东扯一点西拉一句,其中内容大到天下的各种大事、小到山上遇见的一颗石子,话语粗狂,无所不言,以彰显自己知道的东西广而丰富,听得宁玥滢对他多少产生了一些钦佩的感觉,心道:这人看上去虽然有点轻浮,不过知道的东西倒还挺多的嘛。

转了几个时辰,夜幕降临,他们三人大致将峰上的景点逛完,刘鸣轩道:“石师弟,这天你也挺辛苦的,就由我护送宁姑娘回房间歇息吧。”

喜欢男人?我的下面,exo与你随时随地play

石牧挠了一下脑勺,犹豫了片刻,一副老实的样子,道:“可是,这是师父交给我的任务。”

宁玥滢之前曾经历过几番“凶险”,心中阴影难退,对于刘鸣轩的过度热情,终究还是有所提防,轻声道:“还是让石公子送我回去吧,要不你们师父怪罪下来,我心里会过意不去的。”说着偷偷瞟了刘鸣轩一眼,看他有什么反应。

然而,刘鸣轩却不以为然,淡笑道:“没事的,师父又不会知道,不用担心。而且,这种小事情,师父也不会管的。宁姑娘,你就放心吧。”

宁玥滢猜测,这刘鸣轩多半是想趁此机会了解她的住处,满怀担心,却又不知如何开脱。而石牧又是比较的老实,对刘鸣轩的坚持也有些不知所措,想了一下,道:“要不我们一起送宁姑娘回去吧,这样我也算履行了自己的义务。”

刘鸣轩闻言,一脸的嬉笑。

宁玥滢则是面色黯然,心间萧瑟。这家伙,不会有什么歹心吧?一想起之前发生过的那几件事情,就有种说不出的害怕。再看看刘鸣轩言行举止间的神情,贼兮兮的,难以叫她放心。

第11章夜下门声

不过,石牧话都已经出口了,宁玥滢也不好作反对。她瞥了瞥刘鸣轩一眼,只见这家伙满脸自得、甚是欢喜的样子,不禁在心间暗自叹了口气:唉,但愿一切只是自己胡乱的瞎想吧。

刘鸣轩道:“咱们这就走吧。”说着乐呵呵地瞟了宁玥滢一眼,眼神之中似是藏着一丝诡意。

宁玥滢见罢心中一紧,玉般的面颊微微一红,旋即转身跟在石牧身后,纤柔素手抬在胸前,眉目低下,感觉很是不自然。石牧一向老诚,也没注意他们二人的反应,兀自在前边引路。

北遥峰上,小径繁多,奇景延绵,甚是复杂。宁玥滢跟他们转了几个时辰,虽然记忆不错,但面对这错综复杂的路径也是有点摸不着头,看来若不多逛几番,下次出来时非迷路不可。

转了无数个弯,穿越一个又一个的长廊,石牧终于将他们引到了一座院落前,道:“到了。”

行至院中,只见一棵大树昂立于庭中,定目细看,却是两棵,相互缠绵,笔然而上,直指云霄,便如一对紧紧相拥的情侣,相守相偎,不分不离。宁玥滢初来这里时,石牧曾向她介绍过这两棵树,名如其状,曰为合恋树。此刻再见,她自是一眼辨出,识得此树,这令本还想考考她的刘鸣轩错失了一次浮夸吹嘘的机会。

刘鸣轩干咳两声,道:“这么大的一个院子,就你一个人住,而且两侧也是一片清静,晚上怕不怕?”说着,冲她作出一个阴森森的笑脸来。

没待宁玥滢说话,一旁的石牧道:“刘师兄,你就别吓唬宁姑娘了。这里虽然清静了点,但在焚遥山上,四面都是结界,有什么可怕的?师父之所以安排宁姑娘住这,就是为了让宁姑娘能够好好休息而不受打扰。”说完,转头向宁玥滢,道:“宁姑娘,你好好休息吧,等会我叫人给你送些饭菜来,我和刘师兄这就先告辞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