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部落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高辣爽文

在小黑屋里做羞羞的事,王妃为王爷挡了一剑

2020-12-09 10:49:04一流部落小说
朱文生马上跑出去接她,看着她买了整整一箱酒。他说“为什么,如果复习成绩没问题,你要开心?”柳叶跟他告别,刚想骂,看见一个女孩贴着桌子站在那里等着。在小黑屋里做羞羞的事哦,这是我的搭档。朱筠走到女孩身边,介绍给刘茜:“我的大学女

朱文生马上跑出去接她,看着她买了整整一箱酒。他说“为什么,如果复习成绩没问题,你要开心?”

柳叶跟他告别,刚想骂,看见一个女孩贴着桌子站在那里等着。

在小黑屋里做羞羞的事 哦,这是我的搭档。朱筠走到女孩身边,介绍给刘茜:“我的大学女生,同专业,余赵赵。”

“你好,刘茜,我祝你头发小。”柳惜文礼貌地向女孩问好。

在小黑屋里做羞羞的事,王妃为王爷挡了一剑

“这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可以叫她姐姐。”搂着的肩膀,告诉于。

工作室刚装修完,还有很多东西要补充。惜柳转了转,跟助手打了个电话,打算承包柔软的部分。

“够了。”朱筠给刘茜倒了一杯酒。

刘茜没有喝酒,看着余赵赵问他:“是搭档还是女朋友?”

朱筠揉了揉刘茜的头:“你在想什么?”

“她喜欢你。”刘惜说道。

“嗯,看来你不会喜欢她了。”朱筠开玩笑说。

“不,赵将来有男朋友了”刘茜耸了耸肩。“我对每个人都一视同仁,同样的愿望。”

“她这么坚决?”祝你一声叹息。

刘茜推了他一把,把他从桌子上推了下来:“你追回来了吗?”

“不用客气。”朱筠又叹了口气。

在小黑屋里做羞羞的事,王妃为王爷挡了一剑

刘茜喝了口酒:“后来我明白了,恋爱和生活真的是两回事。”

“你跟罗老师谈一辈子。”朱筠笑着拍了拍刘茜的头。“好处多,路长。你会在磨合结束时明白一切。别不好意思。”

“滚!”柳惜发道,“如果你真的谈恋爱了,提前告诉我,让我有个心理准备。我也对赵薇说过同样的话。”

“等赵燕先说话。我不着急。”朱筠说。

刘茜受不了他的样子,碰了碰他的杯子:“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下午,进屋时,听到罗小声地喊:“我好辛苦。”

“你干了什么这么辛苦的事?”柳惜鞋问她。

罗立刻悄悄捂住了嘴。

刘茜看了一眼走过来的罗艺:“你又带她去玩了?”

罗艺接过她手里的东西:“不,她想自己跳舞。”

走过去,悄悄把罗抱起来:“臭宝贝,过几天我带你去燕儿姐姐家玩好吗?"

“臭怜惜,你总是那么忙,没时间陪我玩。”罗悄悄把她搂在脖子上,玩弄着她的头发。

罗毅趁着孩子的背影,吻了吻刘茜:“累吗?医生怎么说?”

在小黑屋里做羞羞的事,王妃为王爷挡了一剑

倒是刘惜坚持要一个人去,其实情况已经向罗毅汇报过了,只是他不放心。

“也许你还能活一百年。”她眨了眨眼。

罗毅接过孩子,自己抱着,抱着刘茜,一起上楼。

第41章41

生日那天早上,刘茜被刘爱珍拉去庙里烧香。菩萨塑像跪下时,她打了个哈欠,被刘一祯瞪了一眼。

“如果我爸还活着,他会生你的气。作为一个遵循生命科学规律的医务工作者,你这么迷信。你把无神论和唯物主义放在哪里?”刘惜双手合十,虔诚地磕着菩萨的头。

刘爱珍继续盯着她:“如果你爸爸还活着,你就不会这么胆小了。”

刘茜抱起刘爱珍,往外走。一边走,他一边吐槽:“罗悄悄知道他是从谁那里学来的。你要好好教育。”

“你三岁的妹妹还不知道手术是什么意思!”刘爱珍戳了戳刘茜的头。“我只是生活不好。怎么才能把你生病的父女传染出去?”

“田甜的身体不太好,她不是你和我爸生的吗?”刘惜开玩笑道。

刘一祯听了这话,想再打人。

母女出寺门,几个算命老师在路边拉客。问刘女士:“你之前带我去算命是什么心态?为什么总是搞封建迷信?”

“当时不流行,由亲戚介绍。哦,我很久都不相信。”

“你真行。”刘茜默默地摇了摇头。“好吧,它让我学会珍惜生命。”

“听说算命先生后来被抓了,好像是聚众从事一些不法活动。”刘一祯说。

活该。柳惜文哼笑着。

我只能活到四十岁。这个梗是可以断的。

当我们到家时,每个人都在忙着他们晚上的生日聚会。作为寿星,刘惜文无事可做,跑到刘添的房间里去叙旧。

这曾经是她的房间。她当时在国外读书,只有寒暑假的时候回来,所以房间里没留下多少痕迹。

但是书柜底部有她的一个秘密。她把一份没人知道的旧报纸藏在那里。

那是20多年前的一份人民日报,她在大学的时候以高价收到网友的来信。是在罗毅出生的当天上映的。

罗毅的生日其实比刘天早几天,但是两天真的很近,所以他按照刘天的生日和她一起度过了这几年。

当刘茜迷信网络算命时,他把自己的生日和星座与自己的配对,甚至得了80分。

把生日当天发行的《人民日报》作为生日礼物,在那个年代是很流行的事情。刘茜纯粹是一种跟进心态,感觉很浪漫。为什么她后来不发?她已经忘记了具体的原因和为什么藏在这里。

我只记得,罗毅答应回家过生日,她没有回。他没有站起来一两次,刘茜也不总是记得具体的情况。

刘惜想到这一茬,下了床,走到书房最底下的抽屉里。她想起应该是放在有饼干的铁盒子里。

她打开灰色铁盒的盖子,盒子就在里面。

当我买的时候,它变黄了。这么多年过去了,纸的边缘几乎是粉红色的。那天新闻里没发生什么大事,很平常的一天。不过其中一篇报道还是挺有意思的。是日报一贯的风格,对某著名作者的新书进行了尖锐的批判。

柳惜文读了几句就读不下去了,随手把报纸放在一边。

除了报纸,还有她从不同地方寄回家的明信片,高中同学寄给她的信,还有各种票根。

她的记性真的很差,就随便翻到一部剧的票根,但是对这部剧一点印象都没有,忘记去看谁了。

但她想记住的是,她会记住的。比如两张空白电影票,字迹已经消失,她还记得这是2014年发布的《星际穿越》。这是罗奕单独跟她看的唯一一场电影。

  柳惜坐在地板上,开始一点点检阅自己十八岁到二十二岁的部分人生片段。罗奕参与的部分不太多,但算得上是浓墨重彩。

  罗奕在隔壁书房里练字,听见她这边传王妃为王爷挡了一剑 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过来敲门。

  看见这人进来,柳惜顺手把这张旧报纸塞给他。

  当真是老古董了,罗奕哪儿能反应过来。他粗略看一眼就说:“你还有这种癖好?”

  “日期。”柳惜提醒道。

  罗奕看过去后,心里将“噢”字拉长了音节。他盘腿坐在柳惜身旁:“收下了,算你补了今年的生日礼物吧。”

  “随意,我已经忘了是哪一年想送你来着。”柳惜说。

  罗奕很快找到那个时间节点,说:“你大二的时候。”

  “嗯?”

  “那个月你多找你妈要了一千块钱生活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