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部落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多肉言情

英雄不提,忧伤往事最强单通英雄

2020-12-10 07:15:52一流部落小说
作者:田豫李翁最后一节,回忆了小时候和少年时代的沃牛山。在这一节中,我将回忆英雄山上的往事。英雄山是哪座山?40岁以上的巢湖人应该知道,英雄山就是沃牛山,1966年破建时改名。那一年,不只是瓦牛山改了名字,潮城

作者:田豫李翁

最后一节,回忆了小时候和少年时代的沃牛山。在这一节中,我将回忆英雄山上的往事。

英雄山是哪座山?40岁以上的巢湖人应该知道,英雄山就是沃牛山,1966年破建时改名。那一年,不只是瓦牛山改了名字,潮城其他一些地名、建筑、单位、学校也改了名字。比如主干道命名为东风路(意为“东风压倒西风”),新城小学更名为东风路小学,东门新建酒店命名为“东风酒店”。巢湖剧场更名为“革命剧场”。那些年,东方红电影院、东方红公社、东方红中学先后改名。有些人改了名字。沃牛山改名“英雄山”,是因为沃牛山有革命烈士纪念碑。这个名字已经用了大概十年了。什么时候改回来的?记不清了。

1964年,我去了潮县一中。校园现在是巢湖二中,就在沃牛山东坡。我们的教室在校园的顶层,后门是沃牛山。在下午的课外活动中,我们经常在校园外的路上跑步锻炼,或者去山顶的森林读课文,背英语单词。那段时间是我学生时代最美好的时光。

1966年夏文化大革命之初,学校突然停课。那时候我们还没毕业,还是在校生,每天照常上学,看海报,都是瞎混混。无聊的时候去沃牛山玩,没心思再看书了。有一天,我听高中同学说,一个从苏联回来的留学生,住在Woniushan上的宾馆里,是一中毕业的“反修正主义战士”。对于这样优秀的校友,一中的同学们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纷纷前去看望。听到这个消息,我也想看看。那些年,我经常在报纸和县文化馆的宣传窗口上看到新闻图片,报道说在苏联留学的中国学生因为反对“苏修”而在莫斯科红场被苏联警察殴打。没想到我们窝县还有这样的英雄。

有一天,我和几个高中同学去酒店看了一下。得知这位校友叫郭丹青,老家在杨洋河边。从潮县一中毕业后考上大学,后来被送到苏联留学。我们在胡林酒店遇到了这位杰出的校友。我们看到的时候真的很好看,穿着苏联风格的外套,戴着一副宽边眼镜,眼睛闪着智慧的光芒。我很难相信他原来是潮县人。对于我们初中生的来访,他热情接待,把我们领到阳台,那里有几把圆背椅。坐下后,我们期待他给我们讲讲苏联反修正主义斗争的英雄故事,但他只是对时局发表了一些看法。那时候我还只是个初中生,不太懂。我坐了一会儿,匆匆离开了。

前后大概有一段时间,有一天,一中的一些高中生在沃牛山的树林里溜达,说了一些不合适的话,用刀在树干上刻了一行字,一下子酿成了大祸。这些学生后来受到了严厉的惩罚,大约过了十年才平反。记得1977年恢复高考的时候,他们有些人还没有最终解决自己的问题,错过了当年高考的机会。其实从成绩上来说,那些高中生如果参加了高考就应该被录取。

1968年10月28日,潮县一中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去农村插队定居,或者回到家乡务农当知青。我把它放在离城不远的英雄不提半汤里,在淡季的时候回到了窝城。我当时并没有放弃学习。每次回城,只要有时间还是要去沃牛山,大多是看书。山后面的亭子是参观人数最多的,因为人少,而且很安静。

大约在1972年或1973年(具体年份记不清了),巢湖地区召开了先进集体和个人下乡代表大会。会议在卧牛山的王虎饭店(县政府招待所)举行。我不是活动家的代表。会议前几个月,我被临时带到巢湖地区的“五七办公室”(后改名为“知青办公室”)忧伤往事最强单通英雄,帮助准备与两位下放干部的会议。下放干部过去都是大学毕业。他们负责写手稿。我帮着抄稿子,偶尔帮着写。记得有个地委宣传部的专业摄影师(何敬诚老师)拍了很多农村知青积极分子的现场照片,包括下地干活、赤脚医生、搞科学种田活动等等。所以我给他复印或者写了图片和说明文字。在那段时间里,我还为丁抄了在地委负责知青工作的秘书的发言稿。据说丁对我抄的稿子很满意,然后有稿子就让我抄。我觉得奇怪,我字写的不好,你为什么喜欢我?事后才知道,丁书记是老花眼了。我字写得大,笔画工整,他看得清楚。直到老了眼睛也老了才开始意识到。

一年后,我再次被调到知青办帮忙。工作地点在卧牛山地委办公楼外的平房,靠近王虎宾馆门口。这两次帮忙加起来半年多,期间还出差去了武威、庐江、和县的知青办事处,主要是画一张巢湖地区知青点的地图(在地图上标出知青插队地点的位置)。记得同时调来帮助一个叫郑松的下放干部,是上海人,被下放在县城西港。郑先生是50年代毕业的大学生,学历很高。他在我的学习上帮助了我很多。我在那份工作中并不太忙,这给我赢得了宝贵的学习机会和业余时间。下班后,我几乎每天都可以去树林里看书。所以我的学习进步很大,增加了我以后参加高考的信心。

1975年,安徽省举办了一次省级工农业余文艺演出,我加入了潮县队。潮县各区都派了代表,集中在胡林饭店。县文化馆的老师帮我们排练了一段时间,然后去小县城郭庄大队全省演出。这次经历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回忆。

大概也是在那一年,一位华侨老太太从欧洲回到潮县老家(雅富乡),也住在胡林饭店。出于好奇,我和一个朋友呆在酒店外面,等着老太太出来散步,想和她聊聊英语。那天真的见到老太太了。她穿着不同,很洋气。她身上有香水的味道。乍一看,她像个外国人。我上前和她搭讪,她一开口就不说英语,说的是标准地道的潮县方言。现在回想起来,真有意思!

最难忘的是潮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