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流部落小说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多肉言情

男生愿意主动教你游泳,箭在弦上之最强兵王

2020-12-09 10:36:34一流部落小说
舒迅的质疑势头有所下降。当你站在一个至少比你高二十厘米的男人面前,怎么会有很强的气场?所以所谓的女性光环,只是作用于一群没用的男人。“亚雅。”舒迅眼睛一瞪,左青仓的手搭在她的肩上,他离她更近了。"这是

舒迅的质疑势头有所下降。当你站在一个至少比你高二十厘米的男人面前,怎么会有很强的气场?所以所谓的女性光环,只是作用于一群没用的男人。

“亚雅。”

舒迅眼睛一瞪,左青仓的手搭在她的肩上,他离她更近了。

"这是你的英文名吗?"“怎么,好看吗?”“怎么读?”“辛西娅,月亮女神。”“情绪化。”“因为我的昵称是雅雅,所以我找到了这样一个英文名。很矫情?算了,我改。嗯.乔伊斯怎么样?”“亚雅.不,辛西娅很好,没有变化。”

男生愿意主动教你游泳,箭在弦上之最强兵王

“亚雅。”“嗯?”“亚雅。”“嗯?什么?”“亚雅。”“什么事,说出来!”“亚雅。”“我不理你!”“亚雅,别不理我。我爱你,亚雅。”“你.讨厌,讨厌!”

“亚雅。”

对这个称号的回忆又暖又酸,舒迅手心冒汗,肩膀上似乎有一团火在燃烧。

第二十章停止你的心理活动

“亚雅。”左青仓用另一只手勾住他的项链,小钥匙抖了一下。“你早就猜到了,为什么不下结论?”

舒迅躲开了他的目光。

“你还怪我。”左青仓说:“你认为徐遐生不应该为他的行为负责吗?在你眼里,他只是个孩子。孩子做什么都可以原谅,哪怕剥夺了别人的生命。那样的话,不仅是我,任何发现真相的警察或法医都会指出徐遐生的罪行,你也一样。”

“我不会!”

“你会的,但你还没来得及发现。”

“现在说这个没有意义,左青仓。”

“旧事重提的意义在于,如果你还抱着枉法的想法,我还是不会同意和你合作解决任何案件。”

男生愿意主动教你游泳,箭在弦上之最强兵王

“谁把我拖进这个连环杀人案的?”

“我想通过例子告诉你,如果一个孩子任其发展,会恐怖到什么程度。如果我过去庇护过徐遐生,他现在会比这个案子里的凶手可怕得多。”

“你还没有孩子。一次不要太担心一个孩子!”到现在,舒迅都在强词夺理。

覆水难收。左青苍静了下来,把项链塞进领口,突然把搭在淑洵肩膀上的手放下来,扶在淑洵的腰上,在她面前使劲拉她。舒迅忍住了,但听他咬着牙,几乎是缓慢地说:

“将来,我们会有孩子的。”

舒迅把他推开,他的心跳几乎快失控了。

左青仓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外套,一切都和当初一样正常。“我得去翻斯纳哲家扔的垃圾袋。太脏就别送了。”

苏洵转身要走,我心中有一股戾气,恨他也恨自己。心理学最好的一点就是永远无法分析自己的心理。舒迅也是如此。当她走出来,突然转身回到左青仓时,她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她想把这解释为对真相的追问,但那是因为左青仓明确告诉她,他和她有未来。

拓片真的是一种很脏的上桌方式,但是舒迅知道左青仓的方式没有错。要了解家庭的生活方式和习惯,甚至*,比偷窥更直接,尤其是左青仓,他看着眼镜,知道别人在工作中偷偷玩单机游戏。

左青仓在附近找了个有wifi的地方,收了几份郑队查出来的文件,盯着斯内哲的妈妈看了一会儿。别告诉我,他玩得很开心。上夜班之前,施纳泽的母亲钟平带着两袋垃圾下楼。

舒迅没有动手,而是看着沧,戴上塑料手套,把两袋垃圾里的东西一个个拿出来。剩饭剩菜放在一边,他甚至一条一条地看着皱巴巴的纸巾。不到五分钟,翻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舒迅瞥了两个明显用过的安全t恤和他们用纸巾包着的包装袋,皱着眉头,脸颊有些发烧。

左青仓很平静,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收纳袋,小心翼翼地把T和纸巾放在一起,仿佛在自言自语:“这东西到底是来自施纳泽还是钟平,还有待检验.但是无论如何,有一些无法解释的地方……”

“可能斯涅哲有一天看到他妈妈偷别的男人的东西。情感和心理经不起刺激……”

男生愿意主动教你游泳,箭在弦上之最强兵王

“解释不合理。”左青仓起身。“另外,注意你的措辞——钟平目前单身,她和任何单身男人交往都是合法的。”

淑洵认真地想了想,兀自点点头。“假设凶手是Snazhe,他对母亲与其他男性的交往不满,然后心理扭曲杀死所有单身中年女性并留下侮辱性言语,这需要一个反复刺激的过程.其实在长期的不满中,Snazhe只需要告诉妈妈,他不想有继父,妈妈也不会忽视。”

“我说的奇怪不是心理扭曲,而是这两袋垃圾。”左青仓低下头,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很明显,其中一袋来自厨房,里面全是生活垃圾、食物残渣、牙签、外卖盒、纸巾等。而另一个袋子则装满了丢弃的草稿纸、纸巾、水笔芯等。应该是从Schnazer桌子旁边的废纸篓里拿出来的。如果想快速处理掉用过的安全T,应该直接扔厕所洗干净,或者扔进厨房的生活垃圾里,因为厨房的垃圾一般一天清理一次,但是书房或者卧室的垃圾可能需要两三天甚至一个星期才能清理干净。但是,这两个Ts来自书房或卧室的垃圾袋。”

“说明它的主人不是有意要快速处理掉它们,而是用纸巾包着,这是一种掩饰,可能是为了避嫌。从另一个层面来说,这种恋人关系相对稳定,没必要担心。也许在他们家里,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左青仓拿起一张掉出来的草稿纸。“恐怕他们的用户不是施纳泽的母亲。”

“你什么意思……”舒迅突然恍然大悟。“是施纳泽吗?”

“没有一个母亲会把这种东西扔在儿子书桌旁的纸篓里。”

“我们把这两个安全T送去检查,并和犯罪现场留下的痕迹进行对比。”舒迅的眼睛亮了起来,但很快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丝惊疑。“他对女人的排斥这么明显,你怎么还有女朋友?”如果他能在家里得到这么稳定的恋人关系,为什么要出去找中年女性.等等,我不敢想."

“先对比一下。”左擎苍把两袋垃圾扔回垃圾桶,找了个地方洗了洗手。

  检测的结果几乎让所有人大跌眼镜,两个T里的J液来自史纳哲,和罪案现场提取到的罪犯DNA一致,同时,T上还有另外一个人的DNA信息,在左擎苍的暗示下,做了亲缘关系检测,另外一个DNA信息和史纳哲存在直系亲属关系,可能是史纳哲的母亲钟萍。

  拿着检测报告,胡皎脸上的表情别提多难看了,一副快要呕吐的样子。

  几个便衣去了雾桥七中,从教室里把史纳哲带了出来,他非常平静,甚至长长舒了一口气,好像获得了某种解脱一样,进了询问室,几乎没有什么抵触,就交待了自己的罪行。提到犯罪动机,史纳哲沉默了,半天才说:“我想要去网吧,我妈妈不给我钱,我只能去偷了。后来,我觉得偷钱不过瘾,想玩点刺激的……”

  一边旁听的左擎苍和舒浔交换了一个“他在说谎”的眼神。

  几个警察心知肚明,几个小时后,终于审讯出了实情。

  史纳哲的性格本来就内向,他父亲去世之后,亲情的天平全部倾斜在了母亲钟萍身上。谁知随着年龄的增长,钟萍对史纳哲的约束和控制越来越强,她认为自己为儿子付出了一切,儿子对她应该无条件的遵从。这种控制一开始只是在生活和学习上,后来渐渐畸变,成为一种强烈的独占欲。这个母亲的心理也产生了偏差,她在家的时候,不允许儿子有任何独处的时间,甚至不让他独自睡觉,在发现儿子经常偷偷打.飞机后,她极度愤怒,她认为儿子的一切属于她,连他自己都不允许对自己有任何触碰,最后,她为对儿子实施了X侵犯,在随后的日子里,她渐渐将这种非法而变.态的行为正常化,史纳哲变成她满足自身要求的一个工具,而在外,她仍是一个严肃正经,为了抚养儿子宁愿守寡的伟大母亲。

  一个少年在经历了丧父之痛后,又承受了母亲这种畸形的爱控制,一方面在逼迫和引.诱下不得不和母亲保持这种关系,一方面强烈地排斥和怨恨这种行为,却无法脱身,只有在短暂的玩游戏中才能取得些许放松,因此他通常选择有杀戮情节的游戏来发泄对母亲乃至所有女性的不满。在他的意识中,母亲是邪恶与美的化身,他依赖母亲又男生愿意主动教你游泳痛恨母亲,渴望正常的母爱又对自己和母亲的这种关系感到恶心和厌恶,长期心理矛盾的作用,让史纳哲开始走向一个不能回头的深渊,而这一切,钟萍浑然不觉,她仍旧用自己极端而变态的手段控制和压榨自己的儿子。缺钱从而没办法去网吧玩游戏的史纳哲终于爆发,他把愤怒投降了跟自己母亲一样年纪并且单身的女人,他把对母亲的爱和痛恨发泄在了这些无辜的中年妇女身上,他残忍地破坏着她们的尸体,他学过“骚”字怎么写,可早就忘记了,他认定这个字和女人有关,这是他潜意识里对母亲最悲痛最愤怒的形容,他把这个字留在了尸体上。

  左擎苍看完笔录,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舒浔觉得,他肯定早就猜到这个秘密了。这个案子对他来说不算棘手,就是动机太多出乎意料。他总能用最坏的恶意去揣测罪犯的一切行动和动机,想别人不敢想的。

  舒放是不会变成史纳哲那样的,舒浔坚信这一点。

  从警局出来的时候,舒浔主动叫住了左擎苍。

  带着一丝好奇和对他一直以来的钦佩,舒浔迎上他的目光,“我知道你早猜出来史纳哲的畸变来自他母亲,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吗?”

  “直觉。”左擎苍言简意赅。

  舒浔显露出些许的失望,“我以为一向以细节推理自傲的你,会不屑于这种感性的方法。”

  左擎苍扬了扬唇角,似笑非笑,“当丧失思考能力的时候,只能靠直觉。”

  “你丧失了思考能力?”舒浔反问,露出讽刺的表情,“真不敢相信你如此谦虚。”

  “在打开纸巾的一瞬间,我想起了……”左擎苍不经意抬眼,目光却牢牢锁住舒浔的脸,“我们那次不太成功,是吗?”

  舒浔一怔,眼角抽动了两下。

  时间倒退几年,在某次旅游的夜晚,落地窗外是黑沉沉的大海和漫天星斗的苍穹,左擎苍在舒浔一个劲儿哭叫还大声喊疼的时候停了下来,此时两人衣衫.尽.褪,左擎苍的一只手握着舒浔的膝盖往上推,另一只手着搂着她的腰。

  “我还没进去……”左擎苍带着一丝无奈,嗓音低沉而压抑,“你哪儿疼?”

  “是吗?”舒浔心虚地看向别处,脸红得像成熟的杏。

  左擎苍作势又要前进,舒浔又大叫起来,捂着脸,哭得极惨。

  左擎苍罢休,起身坐在床沿,深吸了几口气箭在弦上之最强兵王,抽了张纸巾,把戴好的TT拿下来扔进垃圾桶。舒浔委委屈屈地抱着被子,好一会儿才止住眼泪,然后又忍不住笑起来。左擎苍回头,“笑什么?”

  “没什么。”舒浔咬着下唇,“逃过一劫。”

  “是吗?”左擎苍反问,回身拉起舒浔的手,按在自己还叫嚣着要披荆斩棘的武器上,“事情总要解决,只是……换个途径。”

  “啊!”舒浔惊叫一声,推拒着,“你……”

  往事重现,怪不得他会失去思考能力,舒浔现在也思考不了,只记得当时自己指尖触碰到的坚硬和热度,他伏在她耳边的重喘,喷溅出的激流。

  “停止你的心理活动。”左擎苍忽然出声提醒,一下子把舒浔从过去拉回了现实,她的眼神还有些许飘忽,措不及防地和他对视,不安地眨眨眼,双唇抖了抖,又胡乱看向别处。

  明明是他旧事重提,却连她的心理活动都要管!

  舒浔眉头一皱,凶起来,狠狠瞪了瞪他。

  作者有话要说:入V双更,大家等着,12点前还有一更

  ☆、第21章 失联

  “明天我将回校。”左擎苍和舒浔并肩而行,他们的关系经过这起案件似乎缓和了许多,至少二人不再装作互不认识甚至剑拔弩张,舒浔不知道这种改善是暂时的还是预示着更进一步发展,她终于从左擎苍的暗示和实际行动上,发现了他的动机。

-